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党的文献 > 党的知识-中共简史 > 文章正文
 
金冲及:新中国的前三十年(2)
时间:2013-02-25   来源: 当代史    人气:33586
-------------------------------------------------------------------------------------------------------------------
 
 
 
金冲及  
公路特别是康藏公路和川藏公路,当时到处传唱着"二呀二郎山"的歌曲。水利,比如说新安江的水利,现在那个地方叫千岛湖。还有三门峡水电站,都是那个时候建立的。为了支援内地,大量内迁。当时上海迁出了20万人,里面有22000名技术人员、8000名熟练工人和一些管理人员。
  前几年我到黑龙江去看兵工厂,他们兵工厂里原来的骨干还都是50年代清华大学等的毕业生,在50年代的长时间里,恐怕在座各位祖父辈的都献身在这些事业里。那时候有一句话是"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都是献给国家了,真可以说是可歌可泣。大家感到新中国的事业蒸蒸日上,当时首先看到的是这种变化。
  有许多媒体常常给人一种感觉,好象新中国成立以来,共产党无非就是一个运动接着一个运动,整了一批人又整一批人,别的就没干什么好事儿。这跟我们这些可以算作见证人的感觉很不一样。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无法理解新中国成立后,为什么那么多的知识分子拥护共产党,青年学生都那么热情地投身到新中国的建设事业中。建设社会主义,主要是靠人们满腔热情地投身社会主义工业化带来的,这是主体。
  关于私人资本,我想用一些数字来说明。1956年合并了全国的私人资本共有二十四亿一千八百六十四万(当年1块钱的币值远不只今天的100块),后来发现有的地方少计算了20%,有的地方少计算了40%。就算是加一倍,也只有50亿人民币。所有私人企业加在一起也就是这么些。中国最大的资本家荣家的申新纺织集团,茂兴面粉集团,加在一起是24个工厂。荣家是最大的,没有人能够和它比,也就不过这些。当时号称是火柴大王,后来又是煤炭大王的刘鸿生从1949年从海外回来,做华东军政委员会委员,可以看出他在工商界的地位。在他临死的时候,他的全部资本总额是2000万。而且在工商业中,极大部分是商业,不是工业。又非常分散,绝大多数规模很小。所以这些厂即使是全部买下来,也远不足以真正把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支撑起来。
  再作一个比较,刚才我所说的,建立那么多厂,它的投资是多少呢?在第一个五年计划里,全民所有制的企业固定资产投资是六百一十一亿五千八百万元,资金从哪儿来的呢?从1953年到1957年计算,全民所有制的企业的上缴利润占国家财政收入增加数的74.7%。这样一比就知道了,国家在五年里的投资是,六百一十一亿五千八百万元,而私营企业的资金总额最多不到五十亿元,而且还很分散。
  这样我们就能知道,中国之所以能够建立起社会主义,首先是靠全国人民流血流汗投身到热气腾腾的事业中去干出来的,而不是靠收买那一点私营工商业得来的。忽视主体,只讲"两翼",如果不说它是本末倒置,至少是主次不分。
  到了1956年,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基本建立起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就是从这个时候算起的。现在也有人提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和新民主主义混同起来,感到都是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所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其实就是新民主主义,只是改了一个名称。甚至说"既知今日,何必当初,何必要搞什么过渡时期总路线、搞建设社会主义?
  新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就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共同存在和共同发展。而新民主主义阶段开始的时候,在工商业中,私营经济的比重明显超过公有经济,至于在农村里没有多少公有经济,广泛的是小农经济,甚至在建国初期还有大量封建地主土地所有制,那个时候只能说是新民主主义,经过社会主义工业化,经过刚才所说的三大改造,到1956年才建成了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社会,进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第三,怎样看待1956年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建立起来。
  对这件事,《决议》里也有很明确的论断,"整个来说,在一个几亿人口的大国中间比较顺利地实现了如此复杂、困难和深刻的社会变革,促进了工农业和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这的确是伟大的历史性胜利。"胡绳主编的《中国共产党70年》里也进了两句话,"它是在保证国民经济基本上稳定发展的情况下完成的,它是在得到人民群众基本上普遍拥护的情况下完成的"。这跟苏联很不一样。苏联在农业集体化的时候,整个的农业生产总量总值是大幅度下降,而且还受到了很多破坏和抵抗。
  就中国来讲,整个社会主义进程的过程,生产是明显地逐年发展,而人民群众绝大多数是拥护的。当然,也不可讳言,在社会主义改造中,特别是最后一年,存在着过快、过粗、过于求纯的一些缺点,有些人用这些缺点来否定中国在1956年建立起社会主义制度的历史性胜利。有的人甚至提出,《决议》里的这一条应该修改。但事实上,从刚才所做的分析可以看到,到了1956年,甚至再提早一点儿,在1955年以后,公有制经济已成为中国建成社会主义制度的基本条件已经有了。我有一次在讨论会上打了一个比方,等于要生孩子,你总要有七八个月才能生下来。假定说,这个时间都没有到,那就是流产,连早产儿都做不到。尽管最后一两个月缺乏经验,不小心,早产了一点,生下来孩子会有一些先天不足的地方,但首先我们要做的是欢呼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了,他的先天不足的东西,只有在后天采取一些措施补足,你也不能把婴儿塞到母亲的肚子里再重新生出来,那是不可能的。那时候条件已经基本具备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建成总体来说是成功的,但是有缺点。
  我刚才讲到"过于求纯",大家知道这是十分明显的一个缺点,反映了当时包括中共中央对什么是社会主义还没有完全弄清楚。但是在八大的时候,陈云同志已经提出"三个主体、三个补充",就讲到了这个问题。而在1956年年底和1957年初,中共中央好几个领导人谈过一些重要的看法。毛泽东讲过,"地下工厂,因为社会需要,就发展起来,要使它成为地上,合法化。只要有市场,有原料,这样的工厂还可以增加。可以开夫妻店,可以雇工、可以开私营的大厂。私人投资开厂,定息也有出路。华侨投资,一百年不要没收,可以消灭了资本主义,又搞资本主义。"特别是最后一句"可以消灭了资本主义又搞资本主义",十分精辟。刘少奇说,"有这么一点资本主义,一条是可以作为社会主义经济的补充,另一条是它可以在某种方面同社会主义经济作比较。"周恩来讲,"在社会主义建设中,搞一点儿私营的,活一点儿好处。"当时是探索的过程,究竟如何搞社会主义还不那么清楚,在1956年底和1957年初。他们考虑到可以允许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是十分可贵的,可惜到1957年下半年"左"的错误发展起来,刚才所说的那些思想就没有得到实施。这是探索中的特点。
  
  二
  
  关于大跃进。这个是错误的,
  带来了严重的灾难。
  有人认为,大跃进只是毛泽东个人在那里胡来,干部都没有头脑,都跟着起哄。我觉得事情并不那样简单。大跃进发生在1958年左右,我当时在复旦大学担任教学科学部副主任,那时候的学校不像今天有那么多部门,那时候一个教学科学部、一个总务处、一个政治辅导处,还有一个校长办公室,就这样几个部门。我周围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我很清楚当时高级知识分子在大跃进开始的时候,绝大多数人是兴奋的,是拥护的。邓小平同志也讲过,"大跃进是不正确的。这个责任不仅仅是毛主席一个人的,我们这些人脑子都发热。完全违背客观规律,企图一下子把经济搞长去。主观愿望违背客观规律,肯定要受损失。"这个话值得我们思考,为什么那个时候不仅仅是一两个人,而是很多人,包括邓小平在内,头脑都发热,这是什么原因?我想它的发生至少有三个原因。
  第一 、要从当时中国的民族心理去了解。
  大家都知道,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曾经创造过灿烂文明的国家,甚至到18世纪时还站在世界的前列。但到19世纪以后,不光是落后了,而且还被人家踩在脚底下,被人看成是劣等民族。为什么新中国成立时毛泽东说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引起那么多人激动,有这个原因在内。
  尽管新中国独立了,大家都看到,我们的经济还是很落后。如果没有经济上的独立,政治上的独立就不能得到保障。毛泽东当时也讲,我们经济落后,物质基础薄弱,这样总使我们感到自己处于被动的状态。哪一天再过15年,我们的粮食多了、钢铁多了,那我们就可以更多地取得主动。
  再加另外一个因素。朝鲜战争结束后,中国估计15年内不会再遇到战争,那么就要抢这15年,在这15年中一定要把我们的工业,特别是重工业发展起来。我当时听陈毅同志做报告,他讲,有人问,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力量搞重工业呢?他说,如果我们只搞轻工业,大家都在这儿吃鸡蛋糕,都很高兴,你在那里很高兴吃着鸡蛋糕的时候,人家拿几万吨钢往你头上甩下来,你还有什么?确实是那样,那个时候大家都讲"落后就要挨打",所以在这样的状态底下,希望快,希望能够尽快把我们的经济文化发展提上来,这是一个普遍的民族心理。
  第二,那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形成了人们一种特定的思维方式和心态。
  那以前的几年,许多原来认为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结果都很快做到了。我拿自己的感受来讲。在解放战争的时候,毛泽东说我们要争取三年、五年胜利。那时,我是共产党员,在国民党的统治区。说实在的,那时根本还看不到胜利在什么时候能实现。我心里想,能三年、五年胜利吗?结果1946年全民内战爆发,1949年胜利了,就三年。然后新中国成立,国民党留下一个财政经济总崩溃的烂摊子。新中国是10月1日成立的,从10月15日开始,上海、天津物价飞涨,到11月底物价涨了2倍。在这个时候,毛泽东说,三年、五年恢复,八年、十年建设。我在国民党统治区生活过,亲眼看到过金圆券,财政经济崩溃,国民党有那么多的财政金融专家,都一筹莫展。共产党能解决这个问题吗?结果是从1949年解放到1952年国民经济恢复、物价稳定,一共又是三年的时间。抗美援朝开始后,很多人都捏把汗,我们能打赢美国吗?美国的军事现代化,特别是我们完全没有制空权,它的飞机可以从树梢上飞过进行轰炸扫射,比现在的法国英国对利比亚还要猖狂,结果1953年美国被迫签订停战协定,战线稳定在"三八线",1950年发生战争,到1953年又是三年。社会主义改造,现在看起来是快了一点儿,但1953年宣布过渡时期总路线到1956年敲锣打鼓进入社会主义,又是三年。一次次,自己认为做不到的事情,结果都做到了。在这样的状况下,所以到大跃进时,河南省委第一个提出,"苦战三年,改变面貌"。毛泽东还加了两个字,"苦战三年,基本改变面貌"。今天大家都清楚,我们的经济水平、科学发展,如果谁说三年中改变面貌,在座的不会相信,我也不会相信。但在当时,正是一次次的事实证明,你觉得做不到的事情,结果做到了。这是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形成的一种特定的思维方式,跟平时一般情况下不是一种状态。
  第三,对社会主义建设根本没有经验。
  毛泽东一辈子的主要经验是在战争年代政治挂帅大搞群众运动的经验,而这个经验又被证明是成功的。对于国家的建设应该怎么搞,他没有经历过。毛泽东在建国前没有出过国,他也并不是说没认识出国的重要性,留法的勤工俭学,他送人走,别人问他,你为什么不出国?他说,我对中国的情况还了解得不够,我希望对中国的情况了解更多了,将来再与国外的情况进行对比。所以,对旧中国的了解,特别是农村,毛泽东比任何人了解都多、都更深刻,在推翻旧中国方面,他比任何人都高明。但是,怎么建设一个现代化的新中国。他就缺乏这个经验了。相反,周恩来、邓小平都是20多岁出国,在国外待了那么多年,他们就能够比较快地接受现代化的新观念,来建设一个新的国家。
  人的认识往往是受到了自己的经验影响。我读过毛泽东的政治经济学笔记,真感到他是一个悲剧。他常常这样讲,在过去战争年代这样做都成功了,现在为什么不能呢?他讲的时候都是满怀信心地讲,但事实上到了建设的时候许多事就不能那么做了。而我们党的各级领导干部,不仅仅是毛泽东,极大部分的干部都是和他一样,在战争年代政治挂帅、大搞群众运动里面成长起来的,这个也是最容易被人们所接受的。今天看起来大炼钢铁这么多人上山,那不是荒唐嘛。我讲自己的一点儿感受,大跃进的时候,我去上海郊区看,半边的天都是红的,小土炉啊。我不是搞工程的,但我也不会愚蠢到认为中国的钢铁问题能够靠小高炉来解决。但是当看到时,心里也是抑制不住的兴奋,觉得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群众那么一种热情、那么一种劲头,把这个劲头起来了,说不定就会慢慢摸出一条路,做出以前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从这个角度看,大跃进的发生恐怕不是偶然的。
(责任编辑:党务党建网)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主管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联系电话:028-86603600 028-86603596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