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党的文献 > 党的知识-中共简史 > 文章正文
 
金冲及:新中国的前三十年(4)
时间:2013-02-25   来源: 当代史    人气:439
-------------------------------------------------------------------------------------------------------------------
金冲及:新中国的前三十年(4)
 
 
金冲及  
  第二个是采取的方法是完全错误的。应该承认,社会主义社会也有它的黑暗面,但这个黑暗面怎么来消除,这要靠发展社会生产力,在这个过程中逐步采取措施,限制消除黑暗的东西。毛泽东当时发动群众,一开始可以说是群众"来一个放任自流"。大家知道,没有正确的引导,中国6亿人口的国家,情况复杂,那可了不得。文化大革命期间,从我们的经历可以看到,往往因为在社会上,那时候是社会主义真正特权者人数很少,无非是待遇高一点儿,有的还有一点特权,一个是领导干部,另一个是高级知识分子,你现在号召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跟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这下,以前凡是自己觉得不得志的,几乎都起来了。我老伴是在北京电影制片厂工作,从厂长开始,四大导演和四大摄影师被斗得最狠,有的人平时比较傲慢,斗他们最厉害的是车间的工人。我自己的接触中,平时的所谓恩恩怨怨,现在都在"革命造反"的旗号下,来一下恶性的大爆发。在中国这个地方,如果说不加引导的放任自流,搞"大民主",是非常可怕的。而且野心家就可以在这个里面浑水摸鱼,制造很多事件。毛泽东的那个阶级斗争,想通过发动群众搞阶级斗争,把走资派篡夺的权力重新夺回来等等,完全是错的,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
  这些错误认识,集中地形成所谓"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错误理论,既不符合马克思主义,也不符合中国的实际情况。
  另外那个时候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已经发展到了狂热的程度,也有许多年轻人是出于对他的崇拜而起来"造反"的,由于集体领导的破坏,权力过分集中于个人,发展到个人专断,也使得党和国家难以防止和纠正错误,所以导致让悲剧的发展到打到一切、全面内战,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而且非常严重。
  我在这里想有两点简单说一说,发展到十年,文化大革命,毛泽东的档案保存得很完整。凡是他看过的文件,画过一道线的都保存着,而且附件都还在,人家的来信、报告,附件也在。那些档案读下来,我有一个感觉,文化大革命里面,一会儿传达一个最新指示,传达最新指示是不过夜的,所以往往是半夜敲锣打鼓说毛主席最新指示。那时候给人的印象,包括我自己的印象,好象以为一切都是"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按照他的部署做。那么多的档案看下来,我明白前面他犯了那么多的错误,但也有很多情况的发展,并不是他所预期的,甚至于有相反的。比如说时间搞多久。
  我在档案中看到的,一开始毛泽东并没有想到会延长到十年之久。但头儿一开,只能是按局势的发展一步步滑下去,他也控制不住了。毛泽东最初的设想是搞到1966年底,到1966年8月,他说文化大革命的时间看来到年底还不行,先搞到春节再说。在这一年10月份的中央工作会议上,他说,这个运动才5个月,可能要搞两个5个月,或者还要再多一些时间。1967年1月全面夺权开始,他说现在两方的决战还没有完成,大概2、3、4这三个月是决胜负的时候,至于全部解决问题可能要到明年2、3、4月,或者还要长。全面夺权以后,各地的武斗愈演愈烈。
  武斗,毛泽东很吃惊,他跟很多外宾讲,"有些事情,我们事先也没有想到。每个机关、每个地方分两派,搞大规模武斗,也没有想到。"局面失去控制以后,时间越拉越长,到1969年要开九大了,他觉得这是从"天下大乱"到"天下大治"的转折了,所以讨论文件时说,"文革小组不要加上,是管文化大革命的,文化革命快结束了,用常委。"但九大不久,九届二中全会又发生了林彪事件,一直到1971年。第二年毛泽东又开始病得很厉害,1972年2月12号,毛泽东突然休克,脉搏都摸不到,脸色是发紫的。那时候通知周总理去,总理的两条腿都软,下车都下不了,20分钟才慢慢缓过来。
  在这之后,他接见尼克松,当时抢救的药是放在针管里,护士和医生都在帘子的背后,万一发病就冲出来抢救。1974年以后,他的身体越来越不行,走路都要扶着,说话都说不清楚,当时张玉凤是他的机要秘书,给他当翻译,张玉凤看他的口型习惯听着。她很聪明,据说在毛泽东去世前不久,有一次要讲又讲不出来,他坐在椅子旁边的木头的扶手拍了三下,张玉凤就把最近日本首相"三木武夫"的材料拿过来,木头敲三下,三木。这中间确实病危了好多次,好一点儿,他又撑一下,1974年以后是这个状况,但这个状况对外完全保密,谁都不知道。
  大家知道,高文谦写了一本《晚年周恩来》,他在序言里面讲,周恩来死了以后,毛泽东就要在中南海要放鞭炮,很多人一看,毛泽东丧尽天良,怎么能干这件事儿。问张玉凤,因为放鞭炮的是张玉凤。她说:大家看毛主席是伟大领袖,我们天天伺候着的只感到他是又老又病的病人,周总理是1976年1月8日去世的。去世后,毛报过一次病危。在那时候的1月底,当时北京没有禁止放鞭炮,中南海是到处响起鞭炮声,毛看着人家都回去过年了,说就你们几个陪我这个病人,你们也拿两个鞭炮去放放。高文谦说的仿佛也有根据,周恩来是1976年1月去世的,毛泽东是1月份说的让人在中南海放鞭炮。事情的性质都不一样。现在很多人搞这些花样,这样的例子举起来就多了。私人医生李志绥我也不多说了,简单说一点。毛的病历卡我看过,上面他自己写的:1957年7月2日去做的毛的医生,病历卡上是他自己写的。他本来是给中南海一般干部看病的。但他在书里说,1952年还是1953年做毛的私人医生。前面的第一张照片,他说是毛的住处,照片是汪东兴给我拍的。但这本书中,他说是1952年做的私人医生。而从1952年到1957年占全书篇幅的三分之一,毛在里面谈了很多重要问题,都是在这个时间里。他根本都没有到毛那里去,这些话是怎么来的?那里面的照片,我刚才讲逄先知,他在中海南,一看照片,他说这个照片就是我们一般干部的门诊部,地名他都叫得出来,叫流水音。他们什么手段都用,大家知道,戈培尔讲:"谎言说了一百遍就成了真理",人家就会相信了。我看,中国人可能习惯了,只要是排成铅字的,就感到是真的,假定有很多人讲,似乎至少是无风不起浪,不会是凭空来的。
  我再说说毛泽东和江青的关系。江青自己讲,我不过是毛主席的一条狗,他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这是在审判的时候讲的。其实,从1966年9月份开始,自从丰泽园修理以后,他们两个就分居了,毛泽东住在游泳池,江青住在钓鱼台。张玉凤对情况最清楚,她讲,1970年、1971年,江青和毛泽东见面还多一点儿,谈得还长一点儿。她说"72年春,江青来主席处,主席发过几次脾气,还给我们规定了,没有他的同意,江青不能随便来他的住处来,来了要挡。""到了73年,江青打电话要求见主席,主席总是推托不见。"74年3月20日,江青写了封信给毛,想见面。毛就批了,"不见还好些,过去多年同你谈的,你有好些不执行,多见何益?" 1975年1月,江青给毛写信,信封上写"张玉凤同志转呈毛主席"。信里说,"我最近经常低烧,脑子也快崩溃了,我希望能够见你一次。"毛在上面批的,"不要来看我。"在批邓的初期,在政治局小范围的批邓的时候,毛对毛远新说,不要告诉江青,什么也不讲。我看到毛远新自己的笔记。所以毛声明说,她并不代表我,她只代表她自己。所以,初期真的是很信任和重视江青,但在后期他也并没有想打倒江青。但是确实江青也起不到那么大的作用。像这些,是大家不知道的事情。
  我讲了半天,主要有一个目的,因为去年中共中央召开了全国党史工作会议,用党中央的名义召开党史会议,是从来没有过的,习近平同志在会议上讲,实事求是是研究和宣传党的历史,就要把握党的历史发展的主题和主线、主流和本质。以前看到过宋平同志(中央常务)写过一封信,他说,当时的主流和主线是什么,是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建设一个新社会和新国家的历史。当然在这个建设过程中,我们也犯过了很多错误。
  他说:"现在大多数在职的党员干部和领导干部都是新中国成立后出生的。许多人没有经历过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艰苦斗争,也没有直接参与新中国成立后进行的社会主义革命和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大规模社会主义建设,相当一部分人甚至没有经历十年'文化大革命'的反面教育,对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党取得的成就以及历史曲折缺乏亲身感受和直接体验,因此很需要组织和引导他们比较系统地学习党的整个历史,接受生动具体的党性和革命传统教育。"我想他讲的意思就是这个。
  由于时间关系,已经两个小时了。由于时间关系,讲的匆匆忙忙,很多问题讲不周全,请大家原谅、请大家批评。谢谢!
  主持人:谢谢金老师。今天晚上金老师用两个小时的时间,给大家作了一堂非常精彩的报告,金老师是研究中国近现代史很权威的专家,对于他今天讲的问题,包括社会主义建设、大跃进和文革,是他多年研究的心血和精华,所以我们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聆听这样一堂精彩的报告,确实是非常难得的事情。金老师对于新中国前三十年的若干重大问题进行了正本清源的解读,澄清了许多误会、误解甚至是错误的认识,对于我们今天重新认识我们党走过的几十年的历程,以及我们新中国建设的历史,确实是有很大的帮助,尤其今年是建党90周年的前夕,金老师的课对大家有很大的启发,我也相信大家和我一样有很大的收获,我们再次以热烈的掌声对金老师表示再次感谢!
  听了金老师的讲课,收获确实是比较大的。在这里有一点收获可以与大家共享,我觉得听了金老师的课之后,中国的国家建设或者是民族的前途是需要我们在座每一个人有一颗火热的心,但不能有一个火热的头脑。我们的心应该是火热的,但头脑必须是冷静的,这两者是缺一不可的。另外要再加上有清凉的眼界,我们《文史参考》有一句口号:"你能看到多远过去,就能看见多远未来",在座的大多数是历史系的学生、老师,还有很多是对历史很感兴趣的,我想,无论在以后的工作还是生活中,多读读历史,多思考思考中外值得借鉴的东西,会对我们的收获有很大的帮助。再次谢谢大家的参与和支持。
  今天的讲座由于时间关系,就不安排提问环节了。谢谢大家!来源: 人民网文史频道2011年06月01日
(责任编辑:党务党建网)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主管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联系电话:028-86603600 028-86603596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