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党的文献 > 党的知识-党史专题 > 文章正文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6)
时间:2013-02-25   来源: 未知    人气:41949
-------------------------------------------------------------------------------------------------------------------
 
 


谢泳   
投水)、名演员赵慧深(1967年12月)、王达仁(见《吴宓日记》,第9册,页464,北京三联书店,1998年)、黄操良(见蓝翎,《龙卷风》,页121、124,上海远东出版社,1996年)、经济学家沉志远(见《徐铸成回忆录》,页303,三联书店,1999年)、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沉乃璋(1966年10月6日,服毒,见《北京大学纪事》下册)、北京大学中文系62级学生沈达力(生前被打成“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反动学生,1966年3月17日,见《北京大学纪事》下册)、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教授董铁宝(1966年10月18日,见《北京大学纪事》下册)、中共新北大领导小组负责人崔雄昆(1968年,投水)、北京大学经济系学生杨复明(1966年9月14日)、北京大学生物系教授陈同庆(1968年8月28日,服毒)、著名京剧演员马连良(1966年12月16日)、作家马寒冰(服毒)、作曲家李劫夫(1976年)、郭世英(1968年4月22日,跳楼)、郭民英(1968年)、钢琴家顾圣婴(与母亲、弟弟一起,开煤气,见顾训中的“想起了顾圣婴”,1998年3月23日上海《文汇报·笔会》第8版)、良卿法师(见“良卿法师自杀之谜”,1997年4月18日《作家文摘》15版)、上海市北郊中学体育教师薜寿虎(1967年,与其妻及4岁、6岁的儿子一起,开煤气,据上海社科院文学研究所袁进先生回忆)、《大公报》记者刘克林(1966年8月,见刘自立的“父亲──“堂堂之鼓,正正之旗”: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幻灭》,《北京文学》1999年6期)、施济美(自缢,见黄世瑜的“记忆中的施济美先生”,1998年4月13日上海《文汇报·笔会》12版)、乒乓球运动员姜永宁(自缢,见者永年主编的《那个年代中的我们》,远方出版社 1998年)、复旦大学副校长陈传纲(1966年,服大量安眠药,见陈四益的“传纲之死”,1999年2期《随笔》杂志页80)、教师蒋荫恩(自缢,见唐振常的“旧稿旧事──忆往事之二”,1999年4月24日《文汇读书周报》3版)、学者阎简弼(倒入卡车轮底,见赵俪生的《篱槿堂自叙》页157,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学者黄少荃(自缢,见赵俪生的《篱槿堂自叙》页157,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汪璧(顾准的妻子,吞服大量消毒用的“来沙尔”药水,见高建国的《顾准全传》页588,上海文艺出版社)、佟霭成(自缢,见戴煌的《九死一生──我的右派“历程”》页193,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珠江电影制片厂编剧孙笑林(1967年,自缢,据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刘纳女士回忆)、珠江电影厂演员黄玉中(1968年,跳楼,据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刘纳女士回忆)、武汉大学教授杨端六(1966年)、天津河北梆子剧院著名青衣演员韩俊卿(服毒)、复旦大学哲学系总支副书记郭仁杰(1967年,见葛剑雄的《悠悠长水──谭基骧后传》页19,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年)、南开大学外语系教授吴恕求(1966年7月9日,服毒,据南开大学张汉如教授回忆)、南开大学化学系教授陈天池(1968年12月20日,自缢,据南开大学张汉如教授回忆)、南开大学经济系讲师孙兆禄(1969年1月24日,跳楼,据南开大学张汉如教授回忆)、南开大学数学系讲师孙凤池(1971年4月25日,自缢,据南开大学张汉如教授回忆)、北京大学西语系教师吴兴华(1966年,斯坦福大学教师王友琴回忆)、北京大学西语系德语教师徐月如和程远(1968年,斯坦福大学教师王友琴回忆)、北京大学西语系西班牙语教师蒙复地(1968年,斯坦福大学教师王友琴女士回忆)、上海市北郊中学高中学生李大申(1975年,跳楼,斯坦福大学教师王友琴女士回忆)、上海师范学院中文系学生王祖华(撞向汽车,见谢蔚明的“早期的《文汇月刊》和他的作者们”,《山西文学》,2001年2期)、其母张启行(服毒)、其父王熊飞(1969年,自缢)、小说《敌后武工队》的作者冯志(1967年,自缢)、留美归国博士肖光琰(一家三口被迫相继自杀)、作家白辛(1966年9月,服毒)。
  [22] 翦伯赞(1989年生,武昌商专毕业,留学美国,生前工作单位北京大学,死于1968年)、傅雷(1908年生,留学法国,生前工作单位上海文联,死于1966年,自缢)、老舍(生于1899年,北京师范毕业,留学英国,生前工作单位北京文联,死于1966年,投水)、储安平(生于1909年,光华大学毕业,留学英国,生前工作单位九三学社,死于1966年,投水)、李广田(生于1906年,北京大学毕业、生前工作单位云南大学、死于1968年,跳池)、陈梦家(生于1911年,燕京大学毕业,留学美国,生前工作单位中科院考古所,死于1966年,自缢)、邓拓(生于1912年,光华大学毕业,生前工作单位北京市委,死于1966年,自缢)、范长江(生于1909年,北京大学毕业,生前工作单位新华社,死于1970年,跳井)、许政扬(生于1926年,燕京大学毕业,生前工作单位南开大学,死于1967年,投水)、汪钱(生于1916年,西南联大毕业,生前工作单位北京大学,死于1966年)、赵宗复(生于1915年,燕京大学毕业,生前工作单位太原工大,死于1966年,跳楼)、姚溱(生于1921年,大同大学毕业,生前工作单位中宣部,死于1966年,自缢)、李平心(生于 1907年,上海大学毕业,生前工作单位华东师大,死于1966年)、杨刚(生于1905年,燕京大学毕业,留学美国,生前工作单位《人民日报》社,死于1957年,自缢)、闻捷(生于1923年,生前工作单位上海作协,死于1971年,煤气中毒)、田家英(生于1922年,生前工作单位中共中央办公厅,死于1966年,自缢)、张宗燧(生于1915年,西南联大毕业,生前工作单位中科院物理所,死于1969年,自缢)、张宗颖(生于1917年,西南联大毕业,生前工作单位中科院社会所,死于1957年,自缢)、陈笑雨(生于1917年,生前工作单位人民日报社,死于1966年,投水)、饶毓泰(生于1891年,中国公学毕业,留学美国,生前工作单位南开大学,死于1968年,自缢)、谢家荣(生于1898年,留学美国,生前工作单位中科院地质所,死于1966年)、卢作孚(生于1893年,生前工作单位四川省政协,死于1952年)、言慧珠(生于1919年,生前工作单位上海戏校,死于1966年,自缢)、上官云珠(生于1920年,生前工作单位上影,死于1968年,跳楼)、叶以群(生于1920年,留学日本,生前工作单位上海文联,死于1966年,跳楼)、郑思群(生于1912年,留学日本,生前工作单位重庆大学,死于1966年,割腕)、杨朔(生于 1913年,生前工作单位全国总工会,死于1968年)、刘盼遂(生于1896年,山西大学毕业,生前工作单位北师大,死于1966年)、田羽翔(生于 1900年,北京大学毕业,生前工作单位山西大学,死于1957年,自缢)、王重民(生于1903年,生前工作单位北京图书馆,死于1975年,自缢)、顾而已(生于1915年,生前工作单位上影,死于1970年,自缢)、刘绶松(生于 1912年,西南联大毕业,生前工作单位武汉大学,死于1969年,自缢)、陈琏(生于1919年,西南联大毕业,生前工作单位华东局宣传部,死于1967年,跳楼)、张若名(生于 1902年,天津女子师范毕业,留学法国,生前工作单位云南大学,死于1958年,投河)、方书春(生于1916年,中山大学毕业,留学美国,生前工作单位北京大学,死于1957年,自缢)、罗广斌(生于1924年,西南联大毕业,生前工作单位四川文联,死于1967年,跳楼)、周瘦鹃(生于1894年,生前工作单位苏州博物馆,死于1968年,投井)、冯大海(生于1927年,北京大学毕业,生前工作单位中国作协,死于1967年,投河)、孟秋江(生于1910年,生前工作单位天津市委统战部,死于1967年)。
  [23] 季羡林曾说:“我用不着把历史上和当前的自杀案例一一都搜集齐全,然后再从中抽绎出理论来。仅就我上面提到的一些案例,就能抽绎出不少的理论来。使用历史唯物主义阶级分析的方法,我能够把历史上出现的自杀方式按社会发展的程序分成不同的类型。悬梁、跳井,大概是最古老的方式,也是生命力最强的方式,从原始社会,经过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都能使用。今天也还没有绝迹。可谓数千年一贯制了。氰化钾是科学发达国家法西斯头子的专用品。剖腹或跳入火山口恐怕只限于日本,别国人是学不来的。这方式在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都同样可以使用。至于切开动脉仅限于懂点生理学的知识分子,一般老百姓是不懂得的。不过,我想,这也恐怕仅限于由于脑力劳动过度而患神经衰弱的知识分子,终日锄地的农民是不懂得服安眠药的。我为什幺说它是资本主义方式呢?中药也有镇静剂;但药力微弱,催眠则可,自杀不行。现在世纪上流行的安眠药多半出自资本主义国家。所以说它是资本主义方式。服安眠药自杀最保险,最无痛苦。这可以说是资本主义优越性之一吧。”出处同注[18]。
  [24] 爱米尔·杜尔凯姆,《自杀论》,第128、174、200页,浙江人民出版社,1988年。
  [25] 陈丹晨,《在历史的边缘》,第23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95年,北京。
  [26] 见丁抒的文章,载金钟主编的《共产中国五十年》,第216页,开放杂志社,1999年10月,香港。
  [27] 陈丹晨在一篇比较中西作家自杀现象的文章中认为:“在古代历史上,这种社会动乱,政治黑暗,专制迫害等等情况是经常发生的。诗人作家处境十分艰难,一般却并不选择自尽方法,而寻找了另一出路。”他认为,这与中国文人的生死观有关。“中国传统文人中,包括儒、佛、道各家在生死问题上有一点绝对相似的是重生轻死。”出处同注[25],第27、29页。
(责任编辑:党务党建网)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主管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联系电话:028-86603600 028-86603596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