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党的文献 > 党的知识-党史专题 > 文章正文
 
中国知识分子简史(2)
时间:2013-02-26   来源: 思想网    人气:42016
-------------------------------------------------------------------------------------------------------------------
特别是1957年的那个夏天,从百家争鸣彻底堕落到只有两家争鸣,也即的政治争论。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在全国迅速展开的反右运动中,脱裤子割尾巴,反右严重扩大化的结果是,知识分子群体刚刚觉醒的议政热情和价值自信几乎被击得粉碎。从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引蛇出洞关门打狗的骤然转变,6000万文化人噤若寒蝉,知识分子参政议政不复有1950年代初期的热情,在权力的光谱上亦迅速走向边缘化。
  
  而知识分子在政治上的边缘化大致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党外知识分子一批批地被整肃,直到他们完全被逼到整个极权系统的最外圈为止。第二阶段则是在党外知识分子已丧尽了影响力之后,清算的矛头转而指向党内的知识分子,这是十年「文革」所表现的一种历史意义。中国知识分子的政治边缘化至此才全部完成。经过两个阶段的极端抹杀,荡碎知识分子铮铮风骨,丧尽尊严,彻底无魂无魄。
  
  改革开放后:崭露头角的知识分子
  
  1978917中共中央转发《贯彻中央关于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决定的实施方案》后,知识分子的命运有了新的转机,沉默20余年的知识分子开始苏醒,在政治运动中被压抑的政治情结再次冒头。1979年,关于真理标准的讨论和打破两个凡是,再到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可以说是知识分子脱离了臭老九的思想和环境压制的标志。改革开放,让人们长期被压抑的理性爆发出来,思想逐渐冲破牢笼,封闭的国门再一次打开。长期视为不可动摇的教条和权威在理性面前失去力量,原来不能想象的都可以成为现实,是非观念又回归常识。新时期的第一个十年虽然没有出现百家争鸣的局面,但是思想空前活跃,在精神上充满活力,涌现出一批好学深思、勇于探索的中青年学子。整个80年代,几乎是在知识分子的众声喧哗中度过的,这是继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中国的第二次思想解放运动,中国知识分子则再次担当了启蒙者和批判者的角色。
  
  接着,全面恢复高考,把失去的读书岁月补回来,学子们再次如饥似渴地汲取知识源泉,成为本科生、硕士和博士等等,并走向各个社会阶层,开始渗入和掌控政界、商界。目前,我国第六代财富创造者正是经过市场经济洗礼的新知识阶层,而随着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的发达与普及,这类新知识分子越来越多。他们大都出生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们拥有高学历、渴望并努力创造着财富,进而也逐渐开始主张自己的政治诉求。
  
  可惜好事多磨,皆因制度缺陷。这种探索又遇到各种挫折,压力来自旧体制的禁锢加上新的利益集团,另一方面又在商业大潮和恶性市场竞争中兴起了拜金主义,这两面夹击对思想文化的健康繁荣起到消极作用。与前一个时期还有一个不同点,就是在一部分人心目中,中国已经很强大,优于西方,不需要引进、学习。当前强调中国特色,向传统回归的潮流与此有关。另一方面让知识分子特别悲催的是,热衷于参政议政的他们常常又被看作是最具危险性的社会群体。在不完善的政治体制和并不强烈的公民意识下,知识分子在左右之间不断徘徊,既因惧怕权贵而不敢批判,也因纠结于主义而不敢建设,对于民众的启蒙作用渐渐有弱化的趋势。
  
  网络时代:公共知识分子的突围和困境
  
  近年来,以关心公共事务、肩负民众启蒙为使命的公共知识分子,逐步走向台前并越发活跃,很多公共事务和矛盾因这些公知作为协调和顾问的参与,处理得非常顺利和成功。
  
  当今的中国,除了致力于普及真知的公共知识分子外,学院派的知识分子也为数不少,但他们几乎只基于学科设置研究,以生存为要务,极力避免与体制发生冲突,他们倾向于为现实政策作论证,甘心成为政府政策的鼓吹者和代言人,或者干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教科书,对生民社会不感兴趣,俗谓有肉吃,不骂娘
  
  而另一个极端,则是威权体制下的鹰犬,亦称党卫军高级五毛,成为与公共知识分子完全对立的职业化阶层。比如,胡锡进、司马南、吴法天、方舟子等人,以及其背后支持的百万、千万水军,其立场和方式与文革时期有异曲同工之效,背离常识,罔顾生民利益,失去语言能力,工作仅仅是复制粘贴,方式是一以贯之地诋毁为主。
  
  在这样的现实反差下,公共知识分子,一度被视为时代的良心。无奈的是,兴许是上苍的考验,或者不如说是某些势力的故意压制,公共知识分子群体被泼脏水,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全盘质疑。
  
  但是,即便言路空间有限,有良知的这批公共知识分子们仍然能找到一席发言之地,他们的忧国忧民、探求真理、追求社会正义的精神依然存在,在一部分老人中特别强烈,同时在中青年中仍不乏有志者。更值得欣喜的是,文化思想类的报刊、杂志以及网站,如雨后春笋,此起彼落,承载了当代优秀思想和探索,关键的是网络时代的宣告来临,知识分子在学识与公众之间的传系有了极佳的沟通平台,在中国起到了冲破禁锢、传播信息和活跃思想的特殊作用。相反,那些职业化五毛,难以避免跟着组织部,年年有进步。跟着宣传部,年年犯错误的过河拆桥式对待。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曾经是千百年来中国知识分子的最高理想。耶稣也曾对他的门徒说:如果最优秀的分子丧失了自己的力量,那又用什么去感召呢?如果出类拔萃的人都腐化了,那还到哪里去寻找道德善良呢?”无论时代如何黑暗,人心如何涣散,公共知识分子们都应坚守底线,坚守良知,不要放弃,浑浊总会过去,黎明终将到来。
(责任编辑:党务党建网)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主管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联系电话:028-86603600 028-86603596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