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党的文献 > 党的知识-党史专题 > 文章正文
 
论马克思恩格斯的政党公信力思想(1)
时间:2013-02-28   来源: 社会主义    人气:598
-------------------------------------------------------------------------------------------------------------------
彭正德:
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的创始人,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指导各国工人阶级政党开展革命运动的过程中深刻地认识到,群众的信任和拥护是政党存在和发展的坚实基础,工人阶级政党只有获得人民群众的信任、支持和拥护,才能巩固和壮大,并最终夺取政权。他们的相关理论形成了丰富的政党公信力思想,这一思想不但对各国工人阶级政党领导革命运动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而且对社会主义国家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建设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一、夺取政权必须依靠政党公信力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革命斗争的实践中认识到,政党是阶级的政治组织,工人阶级政党是工人阶级和广大被压迫群众进行革命斗争的领导力量和组织者,其首要目标就是夺取政权。这种观点在马克思和恩格斯参与创建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党组织“共产主义者同盟”的过程中就得到了明确的表述。同盟章程的第一条规定:“同盟的目的:推翻资产阶级政权,建立无产阶级统治,消灭旧的以阶级对立为基础的资产阶级社会和建立没有阶级、没有私有制的新社会。”①在《共产党宣言》中,这一观点再次得到强调:“共产党人的最近目的是和其余一切无产阶级政党的最近目的一样的:使无产阶级形成为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②为了达到夺取政权的目的,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关于工人阶级政党的论述中,特别强调了建立“独立的”工人阶级政党的重要性。他们在1871年为国际工人协会起草的决议中指出:“工人阶级在它反对有产阶级联合权力的斗争中,只有组织成为与有产阶级建立的一切旧政党对立的独立政党,才能作为一个阶级来行动;工人阶级这样组织成为政党是必要的,为的是要保证社会革命获得胜利和实现这一革命的最终目标——消灭阶级。”③

  恩格斯在1873年也提到:“每个真正的无产阶级政党,从英国宪章派起,总是把阶级政策,把无产阶级组织成为独立政党作为首要条件,把无产阶级专政作为斗争的最近目的。”④他们认为,尽管工人阶级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但是在资产阶级的统治下,工人阶级的力量是分散的,而且这种力量又因工人之间的自相竞争而遭到削弱,在这一基础上产生的自发的、分散的工人斗争不可能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工人阶级政党与一般的工人群众不同,它由工人阶级中具有共产主义觉悟的优秀分子所组成,又有科学的世界观作为理论基础,是工人阶级最先进、最坚决的部分。因此,只有在政党的领导下,工人阶级才能最终夺取政权。在关于工人阶级政党的先锋队性质和领导作用的论述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强调,为了夺取政权,工人阶级政党必须具有公信力。他们认为,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是无产阶级革命的领导者,党只有通过耐心的教育、组织工作和牺牲精神才能获得人民群众的真正信任,并在群众中发挥自己的影响力、号召力和威信,才能得到人民群众自觉自愿的服从和衷心的拥护,才能最终领导人民群众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论述中,政党的公信力是政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影响力、号召力和树立起来的威信,其基础是政治信任,因为只有“在普遍的信任中”才能树立起崇高的“威信”。⑤

  在革命实践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强调,一个政党如果不具备公信力就得不到人民群众的支持、服从和拥护。1848年底,恩格斯在《法国工人阶级和总统选举》一文中指出,自诩为“唯一的社会主义民主派的红色候选人”的“山岳党”领袖赖德律-洛兰之所以失去了工人的支持,是因为他反对卡芬雅克的演说让他失去了工人的“任何信任”。⑥在《德国的革命和反革命》中,恩格斯又指出,德国的小手工业者小商人阶级在1849年5月和6月本来有机会组织政府,但由于它在政治上的“短见、畏缩和动摇”而“失去了欧洲所有起义的真正战斗力量———工人阶级的信任”,从而得不到工人阶级的支持,最终失败。⑦一个能够得到人民群众信任的政党也必将得到他们的支持和拥护。1871年9月,马克思在国际工人协会伦敦代表会议上分析了国际能够获得广泛支持的原因:“工联本身是没有力量的———它们始终是少数。它们不能领导无产者群众,可是国际却对这些人发生直接的影响;国际不需要组织工联来吸引工人;国际主义的思想一下子就把他们吸引住了。这是唯一能取得工人完全信任的团体。”⑧

  这些论述不但强调了公信力对于工人阶级政党的重要意义,也清楚地表明,人民群众对政党的支持和拥护是政党公信力的具体表现。为了使工人阶级政党取得人民群众的信任并巩固党在群众中的影响和威信,马克思和恩格斯写下了《哥达纲领批判》、《反杜林论》和《福格特先生》等一系列光辉著作,以指导工人阶级的革命运动。

  马克思和恩格斯之所以强调夺取政权必须依靠政党公信力,是因为他们懂得,虽然工人阶级政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组织,但是推翻资产阶级统治的革命运动必须要有广大人民群众的参加,“任何一次革命都不可能由一个政党来完成,只有人民才能完成革命”⑨。他们认为,政党只不过是人民群众夺取政权和获得解放的重要武器,革命的强大力量蕴含于群众之中。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历史活动是群众的事业,随着历史活动的深入,必将是群众队伍的扩大。”⑩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他们不但创造了物质财富,也创造了精神财富,“批判的批判什么都没有创造,工人才创造一切,甚至就以他们的精神创造来说,也会使得整个批判感到羞愧。英国和法国的工人就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工人甚至创造了人”11。恩格斯甚至认为,“人民群众是至高无上和绝对正确的”12,“在所谓的领袖当中,有许多腐败的家伙,但对我们的群众我是绝对信任的”13。工人群众是工人阶级政党的阶级基础和重要依靠力量,党只有得到工人群众的信任和拥护才能实现自己的奋斗目标。早在1844年,恩格斯在给《新道德世界》周刊的撰稿中就清楚地表达了这一思想,他说:“我们希望很快就在工人阶级中找到支柱;显然不论何时何地工人阶级都应当是社会主义政党所依靠的堡垒和力量。”14作为政治斗争的工具,政党不可能依靠强制手段迫使群众起来革命,而只能通过发挥自己的公信力来发动和领导人民群众开展革命斗争。因此,当工人阶级政党在各国陆续成立后,马克思和恩格斯不断强调,工人阶级政党必须密切联系群众,提高自己在群众中的影响力和威信。

  由于政党的公信力来自群众的信任和拥护,马克思和恩格斯强调,工人阶级政党必须密切联系、努力争取、坚定依靠群众。争取和依靠群众,首先是争取和依靠工人群众,因为“在当前同资产阶级对立的一切阶级中,只有无产阶级才是真正革命的阶级”15。为了指导英国工人阶级成立独立的政党,马克思在1854年给英国工人议会的信中说:“工人阶级征服了自然,而现在它应当去征服人了。工人阶级有足够的力量来胜利地完成这个事业,但是需要把所有这些力量组织起来,在全国范围内把工人阶级组织起来———我认为这就是摆在工人议会面前的伟大而光荣的目标。”16

  同样的思想也反映在恩格斯的论述之中。恩格斯在《德国农民战争》第二版序言中指出:“农业无产阶级,即农业工人……因零星分散而软弱无力;……唤起这个阶级并吸引它参加运动,是德国工人运动首要的最迫切的任务。”17他在《法德农民问题》中还指出:“把易北河以东地区的农村无产者吸引到我们方面来,比吸引德国西部的小农或者甚至比吸引德国南部的中农都重要得多。”18恩格斯还给予了法国工人党具体的指导。在他的指导下,法国工人党中的盖得派坚持马克思主义原则,把争取广大工人群众作为自己的一项基本任务,并依靠法国大工业中心的无产阶级、巴黎的一部分无产阶级开展斗争。

  其次,工人阶级政党还应该争取和依靠其他被压迫的群众,因为他们也有革命要求,而且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中层等级的下层,即小工业家、小商人和小食利者、手工业者和农民———所有这些阶级都降落到无产阶级的队伍里来了”19。在法国大革命后,马克思认识到:“在革命进程还没有把站在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国民大众即农民和小资产者发动起来反对资产阶级制度,反对资本统治以前,在革命进程还没有迫使他们承认无产阶级是自己的先锋队而靠拢它以前,法国的工人们是不能前进一步,不能丝毫触动资产阶级制度的。”20他在致恩格斯的信中甚至认为:“德国的全部问题将取决于是否有可能由某种再版的农民战争来支持无产阶级革命。”21

  
二、政党公信力的根源在于代表群众的利益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革命运动中认识到,任何政党,如果忽视了人民群众的利益和要求,或者置人民群众的利益和要求于不顾,它就会脱离群众,就会失去群众的信任和拥护。马克思在1853年底分析丹麦的政治局势时就表达了这一思想。他指出,由于丹麦的民族-自由派政党“同大陆上其他一切自由派政党一样,忽视考虑基本人民群众利益的必要性,而丹麦的基本人民群众就是农民。因此,它失去了自己对人民的影响”22,即失去了人民群众的信任和拥护。1854年,马克思在分析1820—1830年的西班牙资产阶级革命失败原因时指出,如果革命的政党不善于把农民的利益同城市居民的利益结合起来,就无法广泛地获得群众的信任和拥护。他说:“在革命中起过最出色的作用的两个人———莫里耳奥和圣米格尔都承认革命派没有能够把农民的利益和城市的运动联系起来”,以至于“革命的市民们”“脱离了基本的人民群众”,最终导致革命失败。23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相关论述表达了这样一个基本观点:代表群众的利益是政党公信力的深刻根源。

  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工人阶级和广大被压迫群众的革命斗争,归根到底是为了维护和实现他们的利益,工人阶级政党如果不能代表他们的利益就根本没有吸引力。他们认为:“应该从经济关系及其发展中来解释政治及其历史,而不是相反。”24从经济关系角度分析人类社会就会发现,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并且“每一个社会的经济关系首先是作为利益表现出来”25,而“人们为之奋斗的一切,都同他们的利益有关”26。因此,利益是政治现象的深刻根源和政治行为的根本动因。他们由此断言:“任何争取解放的阶级斗争,尽管它必然地具有政治的形式(因为任何阶级斗争都是政治斗争),归根到底都是围绕着经济解放进行的。”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斗争也不例外,“首先是为了经济利益而进行的,政治权力不过是用来实现经济利益的手段”。27

  在阶级对立和斗争基础上形成的政党自然也就成了各阶级维护自身利益的工具,而对阶级利益的维护便成了政党取得本阶级群众信任和拥护的首要原因。因此,工人阶级政党要得到广大群众的信任和拥护,就必须为了人民群众的利益而奋斗。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和恩格斯运用利益分析方法阐述了工人阶级政党的形成过程及其公信力产生的根源。他们指出,资本的发展扩大了现代工人即无产者与资产阶级之间的利益对立,使无产者得以组织成为一个阶级,并且使“无产阶级的利益和生活条件也越来越趋于一致”,使“个别工人同个别资产者之间的冲突愈益成为两个阶级之间的冲突”,这种冲突促进了无产阶级的发展,从而使无产阶级运动成为“绝大多数人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自主的运动”。由于资产阶级的统治无法保证无产阶级“能够维持它那奴隶般生存的条件”,因此无产阶级只能采取斗争、起义和公开的革命,“用暴力推翻资产阶级、建立自己的统治”。28

  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无产阶级必须成立自己的政党,通过政党将被压迫群众组织起来。工人阶级政党产生于工人阶级的利益需求,是为工人阶级和广大被压迫群众的利益而奋斗的党,它产生后的直接目的就是在人民群众的支持下夺取政权,为人民群众的利益而执政。由于“一方面,在各国无产者的斗争中,共产党人特别重视和坚持整个无产阶级的不分民族的共同利益;另一方面,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着整个运动的利益”,因此共产党人能够获得人民群众的信任和拥护,成为“世界各国工人政党中最坚决的、始终鼓舞大家前进的一部分”29。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这一分析强调,工人阶级政党的公信力根植于广大被压迫群众的利益之中,正是由于党代表了人民群众的利益,它才获得了广大人民群众的信任、支持和拥护。

  为了增强工人阶级政党的公信力,马克思和恩格斯强调保持工人阶级政党的独立性,因为利益具有阶级性,“工人的阶级利益同资本家的阶级利益是直接对立的”30。资产阶级的法律、道德和宗教“全都是掩蔽资产阶级利益的资产阶级的偏见”31,而工人阶级是一个“有特殊的利益和特殊的独立的未来”32的阶级。工人阶级如果不成立独立的政党而只是作为资产阶级或小资产阶级政党的附庸,它就不能维护自己的利益,而只能作为实现资产阶级利益的手段而存在。这样一来,工人阶级政党就无法获得人民群众的信任和支持,也就不会有战斗力。正是基于这种认识,马克思赞同科伦工人联合会退出莱茵省各民主团体联合会总会,因为“这些民主团体成分复杂,很难指望它们会给工人阶级或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带来什么好处”33,并号召工人阶级“认清自己的阶级利益,尽快地采取自己独立政党的立场,一时一刻也不要由于受到民主主义的小资产者花言巧语的诱惑而离开无产阶级政党保持独立组织的道路”34。

  另一方面,马克思和恩格斯强调,工人阶级政党应当防止党的领导人和普通党员背离和损害人民群众的利益。他们的这一思想集中体现在他们对待拉萨尔的态度和对巴黎公社经验的总结上。德国工人政党的领袖之一拉萨尔由于“疏远工人”、“奢侈享乐”、“向‘贵族血统’的代表人物献媚”,遭到工人群众的憎恨,工人们指责他“经常利用党去干私人的肮脏勾当”,甚至“利用工人去从事个人犯罪行为”。马克思了解这一情况后,在1856年致恩格斯的信中说,拉萨尔“总打算以党作幌子利用一切人以达到自己的私人目的”,“必须对他进行严密的监视”,“如果他干出直接引起脱离党的这类事情来,那末我决不责怪杜塞尔多夫工人这样恨他……应当像你向杜塞尔多夫人指出的那样处理”35。恩格斯在1891年致考茨基的信中也针对拉萨尔深刻地指出:“要使人们不要再总是过分客气地对待党内的官吏———自己的仆人,不要再总是把他们当做完美无缺的官僚,百依百顺地服从他们,而不进行批评。”36巴黎公社为了使工人政权始终代表人民群众的利益,采取了两项措施:一是把行政、司法和国民教育方面的一切职位交给由普选选出的人担任,而且规定选举者可以随时撤换被选举者;二是对所有公职人员,不论职位高低,都只付给跟其他工人同样的工资。马克思和恩格斯对此给予了很高评价,恩格斯称之为“为了防止国家和国家机关由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宰”的“两个正确的办法”37。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这些论述清楚地反映了他们关于政党公信力的利益根源的观点。

(责任编辑:党务党建网)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主管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联系电话:028-86603600 028-86603596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