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不愧党心不负民——记宜宾市优秀共产党员陈国强
时间:2012-06-29   来源: 共产党人    人气:30623
-------------------------------------------------------------------------------------------------------------------

    陈国强(已故)简介  原宜宾市珙县县委办副主任、信访办主任,宜宾市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人民满意公务员、劳动模范。多年来,他以一名共产党员对党的忠诚,无怨无悔地战斗在信访工作战线上,为党分忧、为民解愁。工作中因持续劳累,昏倒在地,苏醒后坚持继续工作。为了倡导国家殡葬改革,不顾母亲的遗愿和亲戚们的反对,坚持火化了母亲的遗体、烧掉了棺材。因常年超负荷工作病倒在床,仍惦记着家中没有办完的信访件和等着找他的上访群众。2005年5月7日因病去世。


陈国强是这样一个人
——对党的工作恪尽职守,执著而坚定

    “只要能为党分点忧,为民办点事儿,就算吃点苦受点气也是值得的”——这是陈国强常说的一句话。
    1998年初,正值珙县工业企业全面改制,下岗职工不理解,上访事件不断,各种社会矛盾交织的关键时刻,县委决定,陈国强由县纪委调信访办工作。此时的他,可以说是受命于危难之际。大家都知道,信访办的工作“紧张无度、繁杂无序”,不但县级机关干部不愿去,就连许多盼望调进县城的乡镇领导都说:宁愿到县级机关当个一般工作员,也不愿到信访办当主任。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陈国强还是作出了组织意料之中的选择。就这样,他走上了信访工作岗位。这一干,就是整整7年。这7年来,尽管他饱尝了信访工作的艰辛和困苦,但他从没有懈怠和埋怨过,而是始终以饱满的热情,全身心投入工作,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为党分忧,为民解愁”这一执著而坚定的追求。
    上任不久,陈国强就遇到了一件特别棘手的集体上访案。供销社在经营红火的时候,大力倡导个人带资入社和入股计息分红。但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深化,供销社无法适应,严重亏损。上万股民无法面对股金本息无归的现实,纷纷找到县政府讨“说法”。当年12月份的一天晚上,占全县三分之一的重点股民区——洛表镇的几十个股民到市政府上访。为了及时挽回影响和控制事态,刚下乡回来的陈国强,顾不上吃饭,就和同事们立即赶往宜宾。到宜宾后,由于不知道上访股民的去向,只得冒着刺骨的寒风在街头一个旅馆一个旅馆地寻找。直到凌晨3点过,才在宜宾火车站找到这些人。但上访股民情绪激动,无论怎样做思想工作也不奏效。直到天亮,也没有一个人愿意返回。已经累得筋疲力尽的陈国强,仍然没有放弃做工作。当想到大家又冷又饿,熬了一个晚上,他用自己身上仅有的一点钱买来了热气腾腾的早餐,送到了股民的手中。等大家吃饱后,陈国强才发觉,自己和同事们身上带的钱已经花光,腹中空空也只好忍着。看到陈主任这样关心自己,股民的情绪有了变化。随后,陈国强又趁热打铁找到领头人做思想工作。在陈国强苦口婆心的劝说下,股民终于被说动,答应回洛表镇解决问题。
    陈国强陪同股民回到洛表镇,已是下午3、4点钟了。一天一夜没有吃饭的陈国强顾不上饥肠辘辘,立即与洛表镇党政领导和供销社领导研究解决方案,并分头挨家挨户地做股民的思想工作。最后,由供销社承诺每年解决百分之十的本金,采取分期兑付、逐年付清的方案平息了这次股民上访事件。
    没想到,事隔几个月后,由于资金缺口大,对股民的承诺没有及时兑现,在少数人的鼓动下,一些股民又开始上访。陈国强闻讯后,急忙赶往洛表镇,蹲下来做工作。这一蹲,就是11天。在这11天中,他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没有吃上一顿舒心饭,没有洗过一次痛快的澡。七月的高温下,白天顶着如火的烈日,挨家挨户地做股民的思想工作,不厌其烦地与股民摆事实、讲道理。晚上,还要与有关领导想办法、研究筹集资金的措施。十几天下来,股民的问题得到圆满解决,而此时回到家中的陈国强,白衬衫已经变黑、嗓音已经沙哑、满脸的疲惫、身体明显消瘦。妻子看着眼前这般模样的老陈,不禁悄悄地流下了眼泪。
    陈国强对待信访工作不但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而且还善于研究新情况,探索新思路,创造性地解决问题。在别人看来,陈国强“没有想不出的办法,没有处理不了的问题”。一些部门负责人经常说到,“我们在三种情况下,想到的是陈主任。当遇到群体性上访的时候,我们首先想到的是陈主任;当接到上级领导批示的信访件的时候,我们首先想到的是陈主任;当遇到纠缠不休的缠访户的时候,我们首先想到的还是陈主任。”在多年的信访工作中,陈国强还根据缠访户的情况,在实践中摸索总结出了一套对待无理缠访户行之有效的——“治病式六步程序法”,这套办法得到了市、县领导的肯定,在全市进行了经验交流。
    由于信访工作的突发性、无序性、群体性、复杂性,再加上信访部门人手少,任务重,在信访办工作期间,陈国强不仅每天要早上班、迟回家,而且逢上节假日、双休日也常常难得休息,还得带头坚持值班、加班。遇到突发情况时,半夜三更还得出去处理。特别是企业改制期间,由于矛盾非常尖锐,陈国强经常深更半夜接到电话,要他到省里、市里接上访人。案件就是命令,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就在人们沉浸在梦乡里的时候,陈国强还在疾驰的车上为平息上访事件忙碌着。七年来,在车上究竟度过了多少个节假日和不眠之夜,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可以说,哪里有群体上访事件,陈国强的身影就出现在哪里。


陈国强是这样一个人
——对人民群众关心倍至,情深而火热

    “人与人之间最离不开的是感情。亲人遇难事,你能不揪心吗?”陈国强从来都是把群众当作亲人看待,在他看来,为群众“揪心”是干部必须保持的一种“状态”,任何时候,都必须把群众的困难放在心里、记在心尖。他就是这样,每逢群众有困难的时候,都非常的“揪心”。
    那是一年夏天,保平乡农利村7社农民彭德洋,因高压电线被风吹断,落在他家的房子上,他在去剪高压电线时触电导致残废,失去了右臂,他的妻子受不了这个刺激,得了精神分裂症,一个原本就十分贫困的家庭犹如雪上加霜。当时有关责任部门,为他支付了部分医疗费,但是,彭德洋认为解决不当,长期上访达十年之久。了解到这个情况,看到彭德洋如此执意的上访,想到他家中遭遇的不幸,陈国强深切地感受到彭德洋的辛酸与无奈。为此,陈国强展开了深入的调查,随后协调有关单位划清了责任,对彭德洋给予了合理的补偿,终于又给彭德洋带来了生活的希望。问题解决后,彭德洋的生产生活情况,陈国强还惦记在心。当年农历腊月二十五,许多人都在忙着准备过春节,陈国强还不顾天寒地冻、路途遥远,专程到偏僻的保平乡彭德洋家中,对他嘘寒问暖表示慰问。彭德洋怎么也没有想到,热心帮助自己解决问题的陈主任,还会来看望他一家人。彭德洋这样一个中年汉子感动得忍不住双眼潮湿,哽咽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因为对困难群众常有的这种“揪心”,陈国强十分理解有些来访群众的“脸色”和态度。在他看来,来访的群众绝大多数都是有难事的。有的情绪激动,甚至有的出言不逊,但他总是给他们端上一杯热茶,耐心地听他们诉说。陈国强认为,搞信访工作最忌讳光讲大道理,掏出红头文件读一遍了事。这样只会更糟糕,群众会火冒三丈。面对活生生的群众,必须带着感情去做工作。
    还有一次,罗渡苗族乡杨叉村17名村民,因煤矿引起垮山漏水,影响他们的生产生活,要到省上上访。当时,这17名村民已经坐上了开往成都的大巴车。陈国强得到消息后,立即跑步赶到客运站,车子已缓缓地开出了车站。情急之下,陈国强一伸手拦在了大巴车前面,大喊一声:停车!司机对此非常恼火,骂他“你不想活了!”。陈国强虽然也有些冒火,但很快稳定了情绪,耐心地向司机说明情况求得了理解和支持,同时,对车上的村民说到:“你们有什么要求给我讲,我会在短时间内给你们个交待,何必跑成都,花这个冤枉钱呢?”。就这样,陈国强硬是说服了这17名村民下车,返回罗渡。但他知道,光说服不去上访还不行啊,还得帮他们把问题解决好才是办法。
    随后,陈国强赶往杨叉村进行实地调查。到村上,他就亲自去和村民促膝谈心,了解他们的想法和要求;亲自召开煤矿业主和相关部门负责人座谈会,商讨解决的办法。几天来,他东奔西跑,不分白天黑夜,废寝忘食,眼睛布满了血丝。一天夜里,正当他给几个村民做思想工作时,因持续劳累,昏倒在地,等他醒过来,人们劝他回去,可他执意不回。由于陈国强大量细致的工作,终于解决了杨叉村村民的问题,使一起集体越级上访得到了顺利解决。事后,一位村民感慨地说:“陈主任是为我们着想的,对待我们像亲人一样。如果我们到省里上访,误工、误时、又费钱,问题还得在基层解决。”
    7年来,像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陈国强对困难群众的这种“揪心”,赢得了全县上访户对他的信任:每年接听600多个来访电话,接待1000多人次的上访,处理上1000封群众的来信。至今,重病在床的他,每天还有不少群众打电话,向他反映情况、倾诉困难。

陈国强是这样一个人
——为党的事业默默奉献,无怨无悔

    “作为一名党员干部,上,要对得起组织的要求;下,要对得起群众的信任,我怎么能光想着自己呢?”——陈国强总是把党和群众的要求看得很重很重,却把自己的事情看得很简单。
    陈国强对自己的事情不给基层添麻烦,家人的困难也从来不给组织提要求。他的爱人是珙泉镇四小的一名教师。县城搬迁后,一些干部都想把家属调到新县城,陈国强的妻子心里也很着急,催促他也想想办法,把她从乡村学校调回来,夫妻团聚也好有个照应。一向十分疼爱妻子的陈国强又何尝不想这样做呢?但他没有多想,对妻子劝说道:“算了,再过几年你就要退休了,何必给组织找麻烦?再说,巡场的教师整体超编,我怎么能光想着自己呢?”后来,组织考虑到他工作的特殊性和身体每况愈下,主动提出把他的爱人调到县城学校,但,被他婉言谢绝了。
    由于信访工作的特殊性,陈国强长期奔波在外。加上他爱人又在乡村教书,他的日常生活无人照料,只得自己解决。为了方便,也为了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工作当中去,陈国强对生活的要求极其简单。同事们给他编了一句顺口溜:“不喝酒来不抽烟,一锅稀饭吃几天!”这就是陈国强日常生活的真实写照。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由于没有正常的饮食规律,从98年下半年开始,陈国强得了严重的胃病。发作起来的时候坐立不安、疼痛难忍,但陈国强还是继续坚守在工作岗位上。实在熬不住的时候,就利用晚上去医院打点针,输点液。
    在别人看来,如果说陈国强对自己和妻子严格要求还可以理解的话,那么,他对待自己母亲的事,就显得那样不近人情了。陈国强兄弟姐妹5人,他是家中的长子,也是母亲最疼爱的儿子。农家出生的母亲,早年已经为自己准备好了棺材,他对儿子唯一的要求是,为她修山,死后进行土葬。他母亲修山的要求被陈国强以各种理由推辞了,直到母亲去世,山也没修成。2002年,他母亲去世了,母亲娘家的亲戚都要求土葬,有愿意出地的,有愿意出钱修山的,还有的态度非常坚决,表示如果不进行土葬,就不参加葬礼,不认这门亲戚。一边是亲人的强烈要求和母亲的遗愿,另一边是国家的政策。怎么办?陈国强把兄弟姐妹叫到一起,开家庭会,会上,陈国强含着泪水,语重心长地说道:“我是一名党员干部,从事的又是大家关注的信访工作。如果我带头进行土葬,群众会怎么看?党的形象将在我这里受到影响。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大家认为我该怎么办?”。最终,在陈国强的坚持下,母亲的遗体进行了火化。火化后,按常理,棺材可以变卖,但陈国强坚持要把棺材烧掉,他说:“棺材不烧,卖给别人,虽然可以得到1000多元钱,但别人买去,一样要用于土葬,达不到火化和节约土地的目的。”就这样,为了倡导国家殡葬改革,移风易俗,节约土地,陈国强承受着亲友们的不理解,亲自守着把棺材烧了......
    作为一个父亲,一个丈夫,一个长子,陈国强常说他亏欠家里的太多。在他的心里,装着的始终是群众,而唯独没有他的家人和自己。
    时常都有一些人这样问他:“老陈,你都50多岁的人了,究竟还图个啥?”
    是啊,他到底图什么呢?陈国强总是这样回答:“如果说要图什么的话,那就是办好一个信访件,使党赢得一片民心;化解一个矛盾,让群众赢得一份安宁。”语言虽然简单,却掷地有声。
……
我在这里,用一位同事写给陈国强的诗结束汇报:
你是一名共产党员,用毕生的精力实践着“三个代表”,书写鲜红的人生履历;
你是一名人民公仆,实实在在为父老乡亲办事,跋山涉水不怕风吹雨打;
你是一盏明亮的灯,闪耀在我们心田,照亮前进的路就在脚下;
你是一面火红的旗帜,在我们前方招展,辉映出满天绚丽的彩霞!

(此文是陈国强同志去世前他的同事在先进性教育活动中的报告)

(责任编辑:党务党建网)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主管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联系电话:028-86603600 028-86603596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