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愿用寸草心,换得三春晖——全国劳动模范朱远英自述
时间:2012-06-29   来源: 共产党人    人气:30761
-------------------------------------------------------------------------------------------------------------------

    朱远英(女)简介  内江市市中区史家镇敬老院院长, 全国劳动模范。一名普通的共产党员,一个质朴的农村干部,在内江市史家镇敬老院默默无闻干了17个年头。在这个特殊的家庭里,她视老人为父母,视同龄人为兄弟姐妹,视残疾青年为子女,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为敬老院奉献着爱心,谱写了一曲共产党员永葆先进性的感人乐章。

    我197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到现在整整30个年头了。在我担任史家敬老院院长的17个年头中,我深深的感到我们的敬老院,是一个和睦、温馨的大家庭,尽管大家没有血缘关系,但充满了亲情,老少齐聚,胜过亲人。


牢记宗旨信念——拥有坚韧执著的精神,就可以
克服一切困难;不懈的努力就可以创造出美好的一切

    1988年3月,我从村支部书记的岗位上下来,走进了敬老院的大门,便开始操持起这个家。当时,敬老院刚修建,条件不是很好,政府的资金也很困难。敬老院有29位老人,但只有我和姚书明两名工作人员。为了节约每一分钱,院里的大凡小事都是由我们这两位50多岁的人来做。上街买煤、买菜、买米我都反复的讨价还价,尽量少用钱,来去我都坚持不坐车,每次挑着一百多斤的担子,走8里多山路,实在太累了就放下来歇一歇,渴了就在路边找点水喝。十多年来,这条路不知被我用脚丈量过多少回。
    为了创收,我带领大家探索过养兔,但由于没有技术,养兔没有成功,后来我们又转行养猪、养羊,每天除了照顾好老人,我便到山上割草来喂猪喂羊,饲料不够了,我就从家里背来。每年下来也能为院里挣点收入,给老人们补贴些零用钱。尽管很累,但我总是想:力气是用不完的,休息一下就恢复了,只要能让老人们过得更好一点,我苦一点,累一点,都没有什么。
    以前,最令我头痛的事就是下雨。敬老院自从修好后,院坝子就没有平整过,堆满了乱石。一到雨天,老人们进出就深一脚浅一脚的,很不方便。怕老年人摔到,我决心平整一下坝子。请一个人一天要花20元,我仔细盘算后觉得不划算,就回家把弟弟叫来,和我一起把石头一块一块的抬出坝子。现在看到老人们坐在平坦的坝子里聊天,我心里就感到很舒畅。
    2004年3月的一天,我正在院里为老人们煮饭,接到镇上通知,说上级红十字会医院第二天要来免费为老人们检查身体,要我马上到镇上商议这件事情。“免费检查,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我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交代好手里的活就一路小跑往镇上赶。不巧的是,由于太匆忙,脚未踩稳,一头栽到了坎下,昏了过去。等被人抢救到中医院后,我才明白自己两只手都摔成严重性骨折。医生要求我住院,但听说在观察室住一晚就要花好几十,我就执意要回去,但医生说必须住几天进行观察治疗,最后在大家的劝阻下,我答应住进十五元每晚的低价病房。医院刘医生不理解地说:“又不是你个人出钱,你担心啥子嘛。”我说:“不行啊,我们敬老院没有钱,政府也困难,能节约一点是一点啊。”在住院期间,医生要我查血做化验、量血压检查身体,我知道又要花钱,就执意说:“我的身体是好的,不需要检查,把我的手治好就行了。”在医院不到两周,我就住不下去了,想到老人们需要我回去照顾,敬老院还有很多工作需要我去做,我就主动找到医生要求出院。医生说我的伤口还没有恢复,还必须治疗。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医生只好说:“我留你不住,你回去要注意保养,但要是落下什么后遗症就是你自己的责任。”医生又给我开了几百块钱的药,但考虑到太贵了,我没有要。回到家,第二天我就赶到了敬老院,手还吊着绷带就开始为老人做饭,料理老人的起居。由于工作量大,回家后的一个月里,我的手都没能消肿,镇上的领导多次叫我到医院去看,但想到工作那么忙,进医院又花钱,我就只到村医疗站输了点液,然后到山上找点草药来敷。由于治疗时间过短,到现在,我的两只手都没能痊愈,一到下雨天就痛,干重活也很吃力。尽管如此,我仍然坚持为老人们洗衣、做饭、打扫卫生。


殷殷爱心助孤儿——这世间因
为有了无私的爱与奉献,才能够变得更加美丽。

    十多年前,我们敬老院收容了一个年仅六岁的孤儿周世贵,孩子的父亲得癌症去世,祸不单行,没两天母亲又出车祸去世。小孩刚来的时候枯瘦如柴,体重不足30斤,模样小得可怜。想到孩子这么小就失去了父母,我的心里不禁涌起一阵阵的酸楚。并在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要尽我最大的努力给孩子更多的关爱,让他和正常的孩子一样成长。
    小世贵刚来的时候,由于长期营养不良,体弱多病,敬老院的条件又不好,我便把他接到自己家里,跟我的孩子一起生活,为了给他增加营养,我从自己并不宽裕的工资中挤出钱来给小世贵买营养品。
    世贵从小学到初中再到中专,最让我操心的就是他的学杂费。我一家三口人,老伴是个农民,患有胃出血和肺气肿,常年没有断过药。家里只有一点土地,而我也只有微薄的一点工资,自己还有个和世贵同龄的孩子,再加上敬老院的经费也非常紧张。因此,小世贵读书的学费就成了我最大的一块心病。为了能为他减免学费,小学、中学、中专,每一次升学,我都不断的奔波,想尽千方百计,求得当地政府、学校及好心人的帮助,才使孩子能得以完成学业。
    初中毕业后,世贵和我的孩子都没有考上高中,但考虑到这么小的孩子如果没有书读,整天无所事事很有可能变坏。不过由于家庭经济状况不好,我也没有能力让两个孩子都去上学,于是我和老伴商量后决定送世贵去读书。我托熟人、找关系,不知说了多少好话,跑了多少路,皇天不负有心人,内江卫校终于答应收世贵入学。世贵入学的第二天,我就把自己的孩子送上了开往浙江的火车,让他打工去了。到现在我的孩子都还埋怨我,说我“对别人的孩子比对自己亲生的骨肉都更好”。作为母亲,我对自己的孩子只有一分内疚和深深歉意,我也希望日后他能够体谅我这个做母亲的心意。
    世贵98年卫校毕业后,到兰州当了一名雷达兵。在我送他走的那天,世贵跪在我面前哭着说:“您就是我的亲妈妈,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当兵,好好做人,不然我就对不起您和所有关心我的人”。世贵到了部队上表现出色,第二年就当上了班长,现在他已经转成了合同兵,每个月都有一千多元的工资。前不久世贵还给我寄了一张荣立三等功的奖状来,他在电话中对我说,他现在在部队还利用业余时间努力钻研医学,准备转业回来后在史家开一个医疗站,为家乡的父老乡亲做点事。


春风化雨暖人心——困难和挫折
其实并不可怕,重要的是怎样去面对。

    这些年,在敬老院的工作中我经历过很多挫折,受过很多委屈,也曾有过思想脆弱的时候。但敬老、护理老人的使命支撑着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支撑着我,再多的困难我都咬牙坚持。
    史家镇方田村的五保老人罗争军,患有重症肌无力,没有人照顾,2001年被送到敬老院。他来后不久,政府支援了敬老院400元钱,而罗争军误认为这400元钱是给他的,就多次来找我要。我对他说:“这笔钱是政府按照相关政策,补济给敬老院,是用来改善老人们的生活和居住条件的,你放心,我不会乱用一分。”村上、镇上的领导也多次给他做工作,但他仍然不相信,还四处传言说我贪污了那400元钱,时不时的还找借口骂我。但我还是没有和他计较,只在背地里暗暗地流泪,回想这十几年来我在敬老院任劳任怨的工作,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委屈。我的丈夫和远在浙江打工的孩子都劝我干脆不干了,每月300元的工资,到底图什么,还要受那么大的气,不如回家把庄稼干好点。我也下定了决心,向镇领导辞职。镇领导多次找我谈,给我作思想工作,敬老院的老人们也都不让我走,并对我说:“你一定要留下来,没人能替代你的工作,大家都需要你。”看到老人们那一双双渴求帮助的眼睛,我心灵震颤了,深深地反思着自己,我不仅仅是一名敬老院院长,更是一名共产党员。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真正的共产党人不会因为一点委屈,一点挫折就退缩不前。现在这些老人们需要我,还有更多的残疾人需要我,更多的像周世贵一样的孤儿需要我,我走了他们怎么办呢?于是,我彻底打消了离开的念头。
    2002年罗争军犯重病,没有车子,也没有人抬,我就把他背到史家医院看病,治病期间悉心地去照料他,和他谈心沟通。我希望通过自己的行动感化他,因为我相信世上没有解不开的疙瘩,没有熔化不了的坚冰。终于我用自己是实际行动感动了他,在我接他出院的时候,罗争军真诚地向我道了歉。


关爱老人无小事——崇高的使命感
和责任感,体现在对老人一点一滴的关爱中

    以前,敬老院的房子很漏,总是外面下大雨,屋里就下小雨。如果请人帮助翻修又需要钱,为了节约开支,我就亲自上房捡瓦翻房子。每次院子里的老人都为我提心吊胆,不停地喊:“朱院长,你一定要小心啊”。经过翻修后,屋顶再也不漏了,老人们再也不受漏雨之苦了。
    2000年腊月间,92岁的肖满香老人得了感冒,我给她买了感冒药回来,但她就是不吃,说“西药治不了病,不想吃,要吃就吃中药”,于是我就冒雨出去找治感冒的野麻子草药,草药倒是找到了,但在我下山的时候,由于路滑一不小心,掉到一口堰塘里,浑身都湿透了,冻得直发抖,回到敬老院,其他老人们都埋怨肖大娘,说院长都五十几岁的人了,外面又这么大的雨,还让她出去找中药。肖大娘也很是自责,一个劲的抹眼泪。我怕老人过于伤心对身体不好,就笑着安慰她说:“都怪自己太不小心了,就当是用冷水洗了个澡吧,你看现在沱江河还有人冬泳呢。”几句话说得老人们都哈哈笑起来。肖满香老人也破涕为笑了。
    一位76岁的老人李先红,得了白内障,后又瘫痪在床,生活难以自理。由于不能行动,老人经常把大便拉在床上,常常都是这张床单还没有晾干,那张又弄脏了。有一次,我刚给老人铺上洗干净的床单,还没转身,老人又把大便拉在了裤子里、床单上。老人心里过意不去,止不住哭了起来,还一个劲地说自己不如死了算了,活着给人添麻烦。我忙安慰她说:“人都会有老的这一天,现在我为您服务,将来我老了,生病了,别人也会这样对待我呢!”于是,我打来热水细心地为老人洗干净了身子,又从家里拿来床单和丈夫的棉毛裤给老人换上。老人含泪拉着我的手说:“谢谢你。”我笑着说:“大娘,到了这,我就是您的女儿,母女之间还用得着谢吗?”在以后的几个月里,老人的病情越来越重,我每天要为老人洗几次身子,每顿饭都要一口一口的喂,老人在去世前,谁都不认识了,但是却对我说:“虽然我还有个女儿,但你比我的亲闺女还要亲啊!”一直到去世,她都拉着我的手。泪水挂满了我的双颊。我知道我朴实而微薄的行为,换来的是老人无比的信任,老人是含着微笑,安祥地走到另一个世界的。
    在我工作的17年里,先后送走了30位老人,虽然他们来时都各有各的不幸,但在敬老院的日子里我总尽最大的努力关爱他们,让老人们活着时过得舒心,临终时得到安慰。在每一次送别老人时我都强忍着悲痛,小心翼翼地为老人洗头理发,擦洗全身,换上寿衣,抬上殡葬车,尽心尽力地为他们办好身后事。
    我的工作得到了各级领导和人民群众的肯定,获得了多种荣誉,但我深深知道,没有党和人民的培养,没有各级领导的关心支持,没有同事们的帮助,我自己一点微薄的力量是干不出什么成绩的。把党的温暖带给群众,把人世间的真爱带给老人,是我的使命与职责。我从心底里热爱我的事业,热爱我的岗位。


(摘自朱远英同志在先进性教育活动中的报告

(责任编辑:党务党建网)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主管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联系电话:028-86603600 028-86603596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