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情注那片绿荫——全国劳动模范刘元树自述
时间:2012-06-29   来源: 共产党人    人气:30529
-------------------------------------------------------------------------------------------------------------------

    刘元树简介  广安市邻水县林业局副局长、邻水县黄草坪林场场长,全国劳动模范。勤政务实,廉洁奉公,坚持原则,不循私情,大胆改革,心系群众。不顾危险制止盗伐树木,经常遭到盗伐人员的围攻殴打从不退缩,奋不顾身与盗伐人员展开搏斗,在护林防盗工作中,共计查处林政案件1000余件,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20余万元。

    由于我父亲在林场工作,打小我就与林业结下了不解之缘,深深地热爱着山里的一草一木。1979年,我从部队退役来到黄草坪林场工作,主动向组织要求到最偏远、最艰巨的黄草坪林场五华山工区工作。当时的工区不论从生活环境,还是工作方面条件都非常差。由于造林任务重,刮风下雪都战斗在荒凉的山坡上,几天下来,身体明显消瘦。有的老工人语重心长地劝我说:“元树啊!你在部队里学过医,有技术,还是申请调到医院工作吧,何必到林场吃这份苦?”我当时想:我是林业工人的儿子,如果我不搞这个工作,谁还愿意干呢?所以就坚定了信心。就这样,我跟着老工人一起,任劳任怨,年复一年,战严寒,斗酷暑,绿化了大片大片的荒山。
    随着树木一天一天长大成林,盗伐林木的行为越来越严重,护林工作成为了林场的工作重点。我看着前辈和自己亲手营造的林木被盗伐者肆意践踏破坏,看到一个个护林人员被盗伐者打伤,既愤恨又难过。血气方刚的我便主动请缨,要求从事护林工作,到当时全场盗伐最严重、管护难度最大的黄草坪工区大坟坝护林点当了一名护林员。白天,我走村串户向村民宣传保护森林的法律法规并加强巡山护林,晚上,我根据盗伐者在深夜至次日凌晨前实施盗伐的规律,夜宿林区守候在要道路口,经常成功挡获盗伐者,盗伐者便把我视为眼中钉,对我怀恨在心,多次仗着人多势众,对我进行围攻殴打。1982年10月,我在黄草坪工区与长寿县交界处巡山护林时,发现盗伐团伙正在盗伐树木,我不顾危险上前制止,遭到长寿县大坝乡20名盗伐人员的围攻殴打,尽管被打得头破血流,仍奋不顾身与盗伐人员展开搏斗,在其他护林员配合下终于制服了一名盗伐人员,并强忍着伤痛将其扭送到林场依法进行了处罚。从此震慑了盗伐人员,两县交界处的村民都知道黄草坪有一个不怕死的护林员,盗伐行为大大收敛。
    20多年来,我从护林员、造林员、伐木工干起,踏遍了所在林场的每个工区,足迹遍布每个山头、地段。我在护林防盗工作中,共计查处林政案件1000余件,收缴木材120m3,为国家挽回了经济损失20余万元。
    我所在的邻水县国有黄草坪林场森林经营面积三万八千亩。1998年以前以采伐森林为主要收入来源,条件虽不优越,但职工工资有保障,过着吃穿不愁的安稳日子。1998年“三江”洪水泛滥后,国家做出了天然林禁伐的决定,林场唯一的收入来源彻底断流。尽管国家对“天保工程”实行了补助政策,但对于拥有职工127人(其中:离退休职工53人)的黄草坪林场来说,天保工程资金除去正常生产经营开支后,所剩无几,1999年5月起,职工工资全面停发,到林场要账的最多时有上百人。
    1999年8月,组织安排我担任黄草坪林场场长、党支部书记。尽管一到任就遇到连20元工钱都付不起的尴尬和困境,但我没有被困难所吓倒,更没有怨天尤人。我与班子成员反复交换意见、走访职工,结合我们林场的实际情况,形成了一个共识:林场职工不能守着数万亩青山穷下去,不应该人均占有几百亩土地饿肚皮。不改革不行。
    我和场领导班子将反复研究酝酿形成的关于改革与发展的初步方案交给职工,一边征求职工意见,一边做好职工的宣传教育工作,历时两个月的讨论,共集中意见600多条,最后梳成改革意见60余条。再交职工讨论,最终形成了《职工工资地划分实施方案》,经过五次修改,于2000年9月在职代会上获得通过,极大地调动了职工的积极性。我场走“工资地”的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全省乃至全国国有林场中堪称首例,辽宁、重庆等省、市林业厅的领导前来考察过,我场的经验,我也曾去北京、新疆、黑龙江等省市介绍过。
    为解决启动资金这一难题,我带头拿出自家的3万元积蓄,其他班子成员也纷纷筹资,同时还向银行贷款10多万元,共筹集发展启动资金25万元,由林场负责支付开荒打窝、果苗栽植和果树管护费等。为节省投资,确保造林质量,我除带头劳动搞好自己的工资地外,亲自现场督促、检查验收质量,合格的才开票、付钱,一个冬季下来,全场共开垦荒地1000多亩,发展经果林1250亩,其中薄壳核桃750亩,板栗300亩,丰水梨200亩,比往常投资节省40多万元。看到郁郁葱葱、长势喜人的1000多亩经济林,连曾经大战风雪绿化荒山的老职工也大叹“了不起呀!”
    以前林场职工几个月领不到工资是常事,而今,他们在“工资地”上种出了“摇钱树”。2002年,全场育苗2868亩,栽植西瓜400亩,全场职工自营经济收入突破100万元,人均收入近2万元。林场经果林进入盛产期后,年产值可达400多万元,纯收入可达200多万元,职工的收入水平还将大幅度增长。
    为了适应市场经济的发展,实现规模效益,创新运作机制,我们引导职工主动投资入股,组建了邻水县明月山林产品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走集约化经营和公司加职工之路,拓宽了融资渠道,适应了经济多元化的要求,改变了林场长期单纯依靠国家的投入方式。几年来,林场种苗销售收入达到150余万元。在此基础上,带动附近农民共同致富。林场向附近村社和农户免费赠送果苗,传授经管技术,在果树达盛产期后,林场回收果品,实现了林场与农民长期双赢。与重庆大学生物工程研究所联合开发生产的山苍子油,2002年获西部博览会名优产品奖,在2004年中国国际林产品博览会上获“名优产品创新奖”,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人们常说,打铁还靠自身硬。说到平时的工作,我认为,吃了人家的嘴软,拿了人家的手短,一定要坚持原则,不循私情,要行得正,站得稳,硬得起,要敢于挺起胸膛说话。1997年,在任黄草坪林场副场长期间,有个盗林团伙首领谭某为了今后“工作方便”,拿出2000元现金放在我寝室,我知道后,把钱拿到全场干部职工会上,说:“谭某放了2000元钱在我这里,我不会用这黑钱,把它作为暂收款,假如以后谭某再盗伐木材,坚决重处”,果然,没过多久,谭某等人再次落网,被罚款17万元,而且被明确告知,罚缴现金1.5万元,原来的2000元就抵扣了罚没款。此事传开后,那些盗林者都知道我是个油盐不进的“铁公鸡”,再也不敢拿钱找我打通关节了。去年9月中旬,我任农业局副局长期间,代表农业局与一家外地苗圃老板洽谈购买树苗事宜,经过激烈的讨价还价,最后签订了价值7万多元的购销协议。为了表示感谢,该老板临行前拿出1000元钱送给我,我坚决拒收,并说,我们的购销合作是平等和诚信的,你要是这样做,不仅违背了协定,而且我可以据此撤销协议。苗圃老板激动地说:“我经商多年,像刘场长这么正直的领导却是少见”!
    当然,我这个“铁公鸡”也有讲人情的时候。2000年,场部正广泛筹集林场改造启动资金,场部决定盘活所有闲置资产。我场坐落在九龙镇街上的一处房产也属搞租赁承包之列,然而一家老小6个人都住在里面的一位老职工坚决不搬出来。他找人来向我要情,我没答应,他又亲自给我送来500元钱,恳求我不要将房子承包出去,因为房子一承包,他们全家就真的是无家可归了。一边是场部决定,一边是职工的切身困难,我确实感到为难,但还是很快拿出了方案:首先是亲自将500元钱还给了老职工,同时向银行贷了25万元,借给老职工在九龙街上另外买了一套住房,所借款从其以后的工资中逐月扣回。老职工一家大小当时感激万分,再也不阻挠场部工作了。
    矛盾表现得最尖锐的还是2001年精简场部人员的时候。当时改革已进入攻坚阶段,根据场部改革方案的“定岗、定责、定人”原则,场部只需要11个人。当时实际人数有24人,哪13个人下岗呢?经过严格的公开考核考评,有位工作多年的老职工列入了精简之列,他托人给我送礼求情,就是想不下工区;还有林场支部副书记的妻子,也是工作10多年的临时工,听说要被清退,也来找我要情。矛盾重重怎么办?全场职工都拭目以待。为了表明改革的决心,我首先硬着心肠率先把自己的妻子由场部下放到了工区。然后,按照规定清退了林场领导班子成员的亲戚。此举一出,大多数职工基本接受了改革事实,但仍有少数临时工和正式职工通过各种关系向我说情,希望网开一面、特殊照顾,个别职工甚至扬言要我的命。但我光明磊落,心地坦然,坚决顶住了各种压力,反复向他们做思想工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老职工心甘情愿下了工区,支部副书记也说服了他的妻子服从清退决定,这样,我仅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分流和清退了临时工及不称职人员34人,为改革顺利推进打胜了第一场攻坚战。


(摘自刘元树同志在先进性教育活动中的报告)

(责任编辑:党务党建网)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主管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联系电话:028-86603600 028-86603596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