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南江黄羊之父——记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王维春
时间:2012-06-29   来源: 共产党人    人气:917
-------------------------------------------------------------------------------------------------------------------

    王维春简介  原南江县畜牧局副局长、总畜牧师,全国先进工作者,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经过长期的艰苦劳作和锲而不舍的研究,终于培育出了被誉为世界第二、亚洲第一的“南江黄羊”,为黄羊产业的形成和农民群众致富奔小康作出了突出贡献。他还经常深入农村,向养羊农户传授与指导南江黄羊的养殖技术。


    五十年代末,王维春考入西南农业大学畜牧系,毕业后安排在南江县北极种畜场任畜牧技术员。从此,王维春与大巴山的畜牧事业发展结下了不解之缘。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北极山上,四处一片荒凉,几十里地无人烟。冬天,冰天雪地,寒风刺骨,当时正开始建场,只能住在茅草窝棚里,或者以羊为伴住在岩壳里。生活在寒冷的高山上,没有蔬菜,“辣椒面+盐巴”,就是米汤泡饭的最好菜肴,入夜在岩洞点着松枝阅读资料。虽然环境艰苦,工作条件很差,但坚定“党指向哪里,就奔向哪里,就在哪里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的信念,曾命题“北极令”,写过下面的诗文:
    北极、北极,六月霜天即飞雪;一路路红色标语,处处有红军战迹。
    北极、北极,满山遍野多奇特;一路路稻禾吐穗,犬吠牛欢迎异客。
    北极、北极,牛羊满山叹惊绝;一路路草浪滚滚,展现着牧业潜力。
    当看到南江山区的老百姓吃不饱、穿不暖,养着俗称“火羊”的本地山羊,成年体重不过二、三十公斤,经济效益不高,致使山区农民长期处于贫困线上,作为一名畜牧技术人员,王维春心头很不好受,他决心扎根山区,为解脱人们贫困的枷锁,用所学专业上尽一点微薄之力。
    在大量杂交羊中蕴藏着丰富育种材料的启迪下,他提出了培育山羊新品种的构思。于是,一面对杂羊群按性状分类、分群、对比测试和跟群放牧观察;一面撰写了含有牛、羊新种培育的《北极种畜场的经营方向和育种方向的建议提纲》呈交县主管部门。
    在既定目标的驱使下,通过对比观察,从中发展并保留优秀个体进行培育,将保留的优秀羊只单独组群进入“横交选育”,并采用“限值留种法”开展品种选育。经十余年的潜心研究和努力,到1973年形成了被毛黄色、体格高大的南江黄羊育种群,同时撰写了“南江黄羊简介”上报地区,同年达县地区农林局肯定了“南江黄羊”这一编名和性能,从此,“南江黄羊”开始问世。此后,王维春相继主持和承担县、地、省科委和省畜牧主管部门以及国家农业部下达的一系列有关南江黄羊育种和开发研究课题,在各级领导和业务科技部门的支持下,在省内外众多同行专家的关注下,他带领课题组的全体技术人员终于在“八五”期末达到肉用山羊新品种的要求条件和标准,使南江黄羊形成了我国第一个肉用山羊新品种,他本人被誉为“南江黄羊之父”。
    回顾南江黄羊的培育历程,是在艰难困苦环境中和极差的工作条件下进行的。没有测量用具,他在山上找一根弯头拐杖刻上刻度作测杖,将基建用废的皮尺剪一节好的作软尺;没有编号用具,他找铁匠做号锤烙角编号,用耳缺剪剪耳记录原始号等等;在没有人工控制配种的基本设施的条件下,他采用定期换种公羊的办法来弄清血缘、系谱记载;为解决饲草平衡供应,他和放牧人员越冬随羊野营河峪,自费购买冬性草种和由老家寄来彭州高杆玉米与苕子种,亲自进行饲料种植试验。就这样艰难地进行品种培育的探寻。工作上除整理资料外,整天周转在羊群,在家陪伴妻小的时间极少,常常夜间以羊为伴住岩洞,甚至“大年三十”还奔波在大雪封盖了“羊肠小道”的荒野里,更无时间照顾家里,爱人生孩子时他也在外面,常常白天随羊放牧观察羊群的生物学习性和性能、性状变化,晚上归纳整理资料,并抽时间读完了《世界农畜生理进展》一、二、三卷,“从中寻求提高山羊生产性能的基本原理”,并从妻子“你在外面精神好得很,每次回来疲惫不堪……”埋怨的眼神中,流露出对他“同情、理解、支持”的目光,他便主动承担家务,以此赢得更多的工作时间。一次为了追赶羊群,不慎摔下悬岩,幸好那根弯头拐杖帮了忙,才保住性命。像这样危及生命的有惊无险之事,王维春尚有六次记忆犹新,但他从未多想,只有红军精神和革命先列的豪情在脑海回荡,而吟成一首“生命诚可贵,事业价更高;面对死亡笑,却步非英豪”的五言律诗来鞭策和鼓舞自己。
    在那北极山上,孩子无处读书的压力让他深感头疼。有人说:“你一个风华正茂的大学生,在这山上苦熬这么多年,已变成老头了,何不申请调动下山呢?”他也曾想到调回家乡,但“目标”的驱使,又记起加里宁说过“只有向自己提出伟大目标并以全部力量为之奋斗的人,才是幸福的人。”想来想去,想做的事还未做成,怎能半途而废?于是只好把孩子送回老家念书。
    三十余年的品种培育工作,可谓历尽沧桑。在那荒山野岭、豺狼成群的北极山上,为保护羊群曾与豺狼搏斗,弄得遍体鳞伤;在无情的“文革”时期,当看到“畜群死的死、卖的卖,生产无人管,当权派又靠边站”这个危及育种与生产的危难局面,出于事业的驱使和人民群众的需要,在职工的信赖与推举下,王维春又忍辱负重担任北极种场“抓革命促生产”领导小组组长,同放牧工人一直坚持在放羊岗位上,尽量挽救一些育种材料的损失。一次,当王维春得知已作价卖给某地的一只体重213斤青年公羊后,他便想尽千方百计追回来,保住了南江黄羊的优秀种公羊。
    热心的支持者,总希望快出成效,但山羊的繁殖系数较低、世代间隔又长,遗传稳定性非朝夕功夫。因此,王维春持之以恒地坚持选育,为把育种工作到位于每头羊的每一性状,费尽了王维春和许多技术人员的苦心,才取得了新品种的培育成功。
    1995、1996年,南江黄羊先后通过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管理委员会现场审定和复审,一致认定:“南江黄羊是目前我国肉用性能最好的山新品种”。1998年4月17日国家农业部正式命名。2003年,南江黄羊高繁品系培育成功,并通过省畜牧主管部门正式命名。王维春所主持和从事的科研项目,先后获地厅级以上的科技成果奖14项,其中四川省政府科技进步奖1项,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目前,已向国内28个省及四川省内的170多个县累计推广种羊8.5万余只,增创社会经济效益16亿多元,有力地推动了南江黄羊这一科研成果向生产力的转化。在从事畜牧技术和品种培育的过程中,他先后撰写具有一定学术价值和生产应用价值的文章40余篇,丰富了家畜遗传育种学和养羊学的内容,为肉山羊生产提供了成套技术。目前,南江县南江黄羊饲养量已达101万只,全县农民人均养羊收入300元以上,自“九五”以来全县已有2万多户农户靠养羊脱贫致富。

(责任编辑:党务党建网)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主管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联系电话:028-86603600 028-86603596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