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热点专题 > 时政焦点 > 文章正文
 
《新快报》记者被跨省追捕事件舆情分析
时间:2013-10-29   来源: 凯迪社区    人气:215
-------------------------------------------------------------------------------------------------------------------
《新快报》记者被跨省追捕事件舆情分析
 
    10月22日晚,长沙市公安局通过官方微博@长沙警事发帖,《新快报》记者陈某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已于10月19日被长沙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1.新浪微博成为了事件发酵的主要场域。从22日晚20:34至23日下午15:00,@新快报连发8条相关微博,内容包括事件进展、隔空喊放人、《新快报》相关文章等,其中,放人声明的微博,以超16万次点赞、4万8千次转发、1万8千条评名列热门微博排行榜首位,话题位列排行榜第三位。@南方都市报、@新京报等媒体,@凯迪牧沐、@张志安、@孟非等媒体大V均参与讨论。其中@孟非的微博遭遇删帖。而事件的初始信源,也就是@长沙警事所发布的微博也被转发超过5000次,并带来近8500条评论,KCIS分析了评论中网友的具体情绪态度:其中,超过78%的网友感到悲观,但60%仍希望事件有机会获得解决。而对事件能够被顺利圆满解决抱有希望的只有7.77%;14.17%的网友则已经对相关的事件感到麻木。
    2.10月23日,《新快报》在头版刊登评论员文章《请放人》,称他们一直在负责任地报道中联重科事件,仅有一处谬误,同时希望长沙警方能发现他们未发现的证据,更引用清末湖南大儒曾国藩的对联称:“敝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么两根的”。对于《新快报》在头版呼吁长沙警方请放人的“壮举”,著名评论员何三畏在微博上直言“终于见到有报格的报纸!”香港《南华早报》也称《新快报》的“大胆发声”实属“罕见”。
    3.事件源于陈永洲对中联重科的“穷追猛打”。据大公网报道,从2012年9月26日到2013年6月1日,陈永洲曾发表10篇有关中联重科“利润虚增”、“利益输送”、“畸形营销”及涉嫌造假等一系列批评性报道。在他发布完10篇质疑中联重科财务状况的文章后,中联重科也做出了强势回应。KCIS梳理发现,自2013年7月10日~16日,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高辉在其实名认证的新浪微博上连续发布11条质疑陈永洲报道的微博,内容除了质疑陈永洲报道真实性外,更将矛头直指竞争对手三一重工。
    4.而在新闻界、律师团集体声援陈永洲的同时,也有部分网友质疑《新快报》打着新闻自由的旗号,占领舆论高地是否又是一种“绑架性”的声援。长沙警方指控陈永洲收钱发文(职务受贿),真相到底是怎样?对于网民的呛声,@长沙警方没有做出回应。与此同时,《新快报》也在新快网推出《“中联重科报道”始末——新快报记者陈永洲被长沙警方跨省刑拘》专题,详细披露了中联重科的财务问题报道,负面舆情持续发酵。
    5.除了陈永洲,掌握信息资源的记者也成为近期打击网络谣言后续行动的重点查处对象。新华社对外部编辑周方曾在个人博客发布“宣传正部级领导喝人奶”的相关内容,受到舆论的广泛关注,随后即因造谣受到查处。“全媒体记者”格祺伟也因为造谣敛财等罪名被批捕,主流媒体的口诛笔伐叠加部分网民的不满情绪,形成对记者群体是否依法、正当行使“舆论监督”权的质疑。
    6.跨省追捕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KCIS梳理了从2007年以来国内跨省追捕记者的案例:其中67%遭遇“跨省”的记者是因为撰写了负面报道,分别有30%的案件被判受贿和损害商业信誉罪,1例案件与制造传播谣言有关。所供职媒体应对方面,50%的媒体机构发表声明,而在头版呼吁放人的,《新快报》则是近5年来的首例。对此,新闻学者@张志安发帖“建议@新快报慎下‘记者因报道被抓’的结论,可表示关切并对报道本身做说明”。
    7.国外类似事件对比。1923年,美国《芝加哥论坛报》因报道地方政府破产失实而遭起诉,但该州法院判决报纸无罪,理由是“宁可让一个人或报纸在报道偶尔失实时不受惩罚,也不能使全体公民因担心受惩罚而不敢批评无能和腐败的政府!”1960年,美国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县警察局长沙利文诉《纽约时报》刊发的一则广告损害了他的名誉,要求法院判决《纽约时报》向他赔偿50万美元。《纽约时报》被判败诉后不服,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1964年1月6日,联邦最高法院开庭审理此案,9位大法官一致通过推翻阿拉巴马州最高法院的判决,宣判《纽约时报》胜诉。判决词认为“公民和新闻对政府和官员的日常行为提出批评,但是,如果官员不是去回答批评,而是通过那些对他们友善的陪审团阻断针对官方行为的批评,那么,生动的批评就会变成沉默。”
    8.10月23日中午,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杜峰回应《新快报》记者陈永洲被长沙警方带走一事:“我们确实是报了案,但案件后面都是在司法层面进行,中联方面不方便多回应。”同日,中联重科的股价也遭遇重创,中联重科的A股收盘价为5.61元,下跌近3%。据KCIS观察,今年以来,中联重科在2月7日的股价以10.19元达到今年最高,此后便整体呈下跌趋势,7月9日以4.99元达到今年最低。10月份以来,虽有小幅回升,但始终未曾突破6元。此外,同日更伴随放人声明一并刊发在新快报上的,还有一篇《中联重科股价跌涨与报道无必然关系》,文章对比了今年1月8日香港明报刊登的“匿名信指中联重科夸大盈利”的报道,该报道刊发后第二天,中联重科不跌反涨,并从板块景气度和业绩角度,称“拿媒体的正面或负面报道与股价复杂多变的变化直接挂钩,从而量化出什么损失,是毫无逻辑的。”
    9.随之而来的,网友也挖出了中联重科的企业背景。百度百科显示,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被媒体称“权商”,其父詹顺初为原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妻子则为原湖南省第二书记万达之女万小丽。这一权商结合的家庭模式,也加剧了网友对此次长沙警方跨省追捕合法性的质疑。(陈泽然等)
(摘自凯迪社区,2013-10-23)
(责任编辑:施文义)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主管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联系电话:028-86603600 028-86603596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