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热点专题 > 时政焦点 > 文章正文
 
陈永洲案之十大看点
时间:2013-10-29   来源: 凤凰博报    人气:191
-------------------------------------------------------------------------------------------------------------------
陈永洲案之十大看点
 
     据报道,日前身处看守所的陈永洲向民警坦承,为显示自己有能耐、获取更多名利,他受人指使,在未经核实的情况下连续发表针对中联重科的大量失实报道。从未来走向看,此案尚有十大看点:
    1.即便存在刑讯逼供,也不因此否定受贿罪。听说陈永洲招了,几乎所有人首先都会想到刑讯逼供。有人以此指责陈永洲骨头不硬,也有人想以此为陈永洲辩护。有朋友指责陈永洲“和薛蛮子一样,不会行使应有的沉默权”。陈永洲招了,薛蛮子招了,李庄当初也招了。招有什么稀罕的,不招才稀罕。假如存在刑讯逼供,是否陈永洲就应无罪?我本人也倾向于认为:即便存在刑讯逼供,那只是警察的罪过。如果你陈永洲真的受贿了,即便刑讯逼供,你也还应该是有罪。
    2.陈永洲到底有没有受贿?现在,陈永洲招了受贿,并不能证明他受贿。本人不能自证其罪。定罪还需要真实证据。在证据出来之前,我斗胆猜测一下:陈永洲受贿的可能性很大。如果猜测错误,就当是我小看了为陈永洲。做此猜测,是因为我太了解中国的媒体行业和从业人员了。我从来不把中国记者想象成好人。就像中国的医生收红包、公务人员收取甚至是索取好处费一样,记者收红包太普遍了。
    3.为陈永洲呐喊,与他的人品无关。质疑长沙警方跨省抓人,与陈永洲是好人坏人无关。质疑的是程序合法的问题。长沙警方抓人的理由、抓人的过程,都存在严重问题。
    4.受贿与报道失实是两回事。陈永洲招供后,几家媒体的报道十分龌龊。标题是“陈永洲受人指使收人钱财,发表失实报道”,内容中却只是陈永洲说自己受贿了,未核实全部内容。那几家媒体故意将“受贿”、“未核实”、“失实”三个概念混淆在一起,试图愚弄大众。手段太低劣。
    5.长沙警方依然无法证实自己的合法性。长沙警方以“损害商业信誉”的罪名去抓陈永洲,现在却只能发布陈永洲招供受贿。这里有一个法律常识:损害商业信誉罪,可以异地管辖,长沙警方如有足够证据,可以去广东抓人;受贿罪不属异地管辖,长沙警方无权去广东抓人。
    6.记者受贿与警察受贿。假设陈永洲拿了红包去揭露中联重科,那是受贿罪;同样,长沙警方坐着中联重科的车去广东抓人,难道不同样是受贿罪?
    7.先抓后审,难道不违法?“报道失实”,本身是一件非常难以确定的事情。比如记者揭露某人受贿10万元,实际上受贿8万元,这个只是局部失实,并不构成诽谤。因为我们不可能要求记者报道“100%精确”,又不是精确制导导弹。假如企业或警方认为存在报道失实,应该先与媒体交涉。而不能先抓后审,抓了人再来回寻找罪名给扣上去。
    8.凭啥给陈永洲剃光头、穿囚衣?从微博上的图片看到,陈永洲招供受贿罪时已经被剃了光头、穿了囚衣。法院尚未定罪,陈永洲仅仅是犯罪嫌疑人,凭啥给人家剃光头、穿囚衣?薄熙来直到法院已经定了罪,二审出来时,剃光头了吗?穿囚衣了吗?关于剃光头、穿囚衣,中国的法律到底是如何规定的?对嫌疑人可以这样吗?对正式定罪的罪犯可以这样吗?我请教了律师,律师也搞不懂。于是我自己这样理解:官员即便被宣判为罪犯,也可以不剃光头、穿囚衣;老百姓即便没有被定罪,仅仅是个犯罪嫌疑人,也要被剃光头、穿囚衣。我的理解对吗?
    9.陈永洲到底拿了谁的钱?有受贿必有行贿。但中国的法庭很是奇怪。有时候只见行贿者,不见受贿者;有时候只见受贿者,不见行贿者。关键看人家想保护谁。假设陈永洲真的受贿了,那么,行贿者是谁?很明显,如果有行贿,那应该是三一重工。虽然行贿受贿并不能成为警方的救命稻草,但毕竟是犯罪了。大家注意下一步三一重工如何反应。  
    10.中联重科的背景有多深?从中联重科能够让警察坐着自己的车跑到千里之外抓人,能够在陈永洲招供受贿后动用几大媒体大肆庆祝,就能判断出:背景很深。请中联重科辟谣以下消息:老板詹纯新,其父詹顺初,原湖南高院院长;岳父万达,原湖南省委副书记;许多湖南高官的家属供职于中联重科。
    要看清陈永洲与中联重科一案,只需把握8个字:一码是一码,别混淆:即便真有刑讯逼供,也不能认定陈永洲无罪;即便陈永洲真的有罪,警方也不能就此逃避自己的程序违法之罪;即便陈永洲真的拿了三一重工的钱去抨击中联重科,也不能说他对中联重科的质疑就可以被抹去;即便中联重科真有那么深的背景,也不能说中联重科就一定违法。但你得出来澄清;对中联重科,我们需要的,仅仅是事实。对警方,我们要求的,仅仅是程序合法。谁都不会成为对方的救命稻草,中联重科和警方只能自救。(王思想)
                                                                                               (摘自凤凰博报,2013-10-26)
(责任编辑:施文义)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主管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联系电话:028-86603600 028-86603596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