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热点专题 > 时政焦点 > 文章正文
 
跨省追捕真相待解,八问警方及中联重科
时间:2013-10-29   来源: 博客中国    人气:177
-------------------------------------------------------------------------------------------------------------------
跨省追捕真相待解,八问警方及中联重科
 
    陈永洲被跨省追捕,由于事发突然,急缺公开的信息,公众对长沙公安和中联重科的种种做法产生了疑问。我们聘请了各路法学专家及知名律师参与讨论,试图梳理出八个问题,追问这一公共事件中的诸多疑点。
    问长沙警方:
    1.坚守岗位,从未离开,何来追逃?2013年9月16日,长沙警方就已经对中联重科的报案立案,却从未传唤陈永洲核实情况。陈永洲一直在单位正常工作。一个月后,警方突然在公安部的网站上发出网上追逃,并悬赏500元。据知名律师周玉忠指出,《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三百四十条明确规定,已被决定拘留、逮捕的犯罪嫌疑人在逃的,可以通过网上工作平台发布犯罪嫌疑人相关信息、拘留证或者逮捕证,组织抓捕。陈永洲从始至终都没有逃过,何来网上追逃一事?警方是否应该就此事做进一步解释?
    2.为何从未核实,就匆匆抓人?陈永洲的发稿是经过报社严格三审的结果,是职务行为。警方在刑拘记者之前,为何从未知到新快报核实情况,甚至带走陈永洲时也未知会单位?在没有核实案情的情况下抓人是否疏于谨慎?
    3.先调查后报道,何以说“捏造事实”?根据刑法规定,损害商业信誉罪是指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的商业信誉,给他人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
    构成“损害商业信誉罪”要有起码的构成客观要件。首先是行为人实施了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的商业信誉的行为。何为“捏造”、“散布”?司法解释规定了是指凭空编造并散布与事实不符的情况。散布的必须是虚伪事实,如果散布真实情况,不构成违法。
    陈永洲记者得到举报线索后,亲自前往湖南,深入实地暗访,获取了中联重科涉嫌财务作假的内幕材料,发现与举报材料基本吻合。今年5月27日,《新快报》刊发了《中联重科再遭举报财务造假 记者暗访证实华中大区涉嫌虚假销售》一文,揭露了A、H股上市公司中联重科去年在华中大区涉嫌销售造假的问题。舆论监督是记者的职责之一。记者经核实后,将调查情况进行报道,其行为何以定为凭空捏造呢?请问长沙警方有何证据证明陈永洲记者的报道严重不实,凭空捏造?
    4.正常监督,何以认定“主观恶意”?根据法律解释,损害商业信誉罪,主观要件必须有犯罪故意,即有故意损害他人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的目的。
    记者昨日致电广州中院,咨询“商业信誉罪”的司法实践情况,得到的答复是,法院迄今还没遇到过损害商业信誉罪案件,只有零星一些侵犯商业信誉的民事案件。此类刑事案件,控方负有举证“主观故意”的责任。陈永洲记者与中联重科并无私人恩怨,报社与该上市公司更无竞争冲突。在记者接到线索后,本着对公众、对股民负责的态度,揭露中联重科涉嫌财务作假一事,操作流程符合新闻职业规范,是显而易见地正常履行监督职责,并无主观恶意。公安机关何以立案抓人?
    5.所谓“损失”如此鉴定,便要追讨刑责?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给他人造成重大损失的情形是指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的;或者虽未达到上述数额标准,但严重妨害他人正常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导致停产、破产的,或造成恶劣影响的。此前,中联重科曾称媒体的报道导致公司股价下跌。但昨日中联重科躲闪媒体采访,称案件后面都是在司法层面进行,中联方面不方便多“回应。”因此,“造成何种重大损失”,目前无从考证。
    昨日,长沙市公安局称,9月17日,长沙市公安局聘请湖南笛扬司法鉴定所,对中联重科因广东新快报社及其记者陈永洲等人发表的18篇文章所造成的损失鉴定。经市公安局执法监督支队审核,认定嫌疑人陈永洲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中联重科的商业信誉,给中联重科造成重大损失。长沙市公安局聘请湖南笛扬司法鉴定所对陈永洲文章所造成损失情况做鉴定,以为定罪依据,是否具有说服力呢?财经网官博对此随即对该鉴定所的权威公正表示质疑:“而在湖南官网红网,新宁县章坪电站向湖南司法厅对该所《出具虚假审核报告和司法鉴定书》,造成电站负责人两次被公安机关刑事立案的公开投诉赫然在列。”
    法律学者徐松林表示,记者据实做批评性监督报道,也是对金融秩序维护,保护股民知情权。如果媒体真实的报道,股价变低,企业形象变差,企业应该为自己行为买单,而扣罪给记者。况且“损失”与“报道”,二者关联性如何认定?潘石屹在转“陈永洲记者被抓”微博同样表达了疑惑:“不至于动不动把记者抓起来吧?一篇文章能把一个好公司写垮吗?”
    问中联重科:
    6.本可起诉报纸名誉侵权,何以大动干戈,启用公权力?正如知名律师斯伟江所说,记者批评社会中的不良行为,是其天职。对于这种以批评为天职的职业,往往会卷入与企业、个人的名誉权纠纷。对此,最高人民法院有相关的司法解释,在1993年规定,因新闻报道严重失实,致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应按照侵害他人名誉权处理。中联重科如果认为本报的报道有失实之处,尽可以起诉本报名誉侵权,索赔损失,谁对谁错,我们法庭上辩个明白。民事诉讼渠道已足以调整新闻报道与名誉权保护之间的矛盾。为何要控告一个弱小的记者刑事罪名?这是否有借用公权力威吓记者,打击舆论之嫌?
    7.记者捏造事实的证据在何处?如果贵公司认为记者有故意捏造虚假事实的行为,涉嫌刑事犯罪的证据,为什么不在与新快报的数次交锋时提出来?新快报起诉贵公司高管高辉时,也不用这些证据回应?贵公司是否有证据是在令人怀疑。
    8.上市公司不接受监督是否违反基本义务。中联重科是一个在境内外上市的公众企业,主要会计数据和财务指标是上市公司经营状况的根本体现。如实完整地在定期报告中披露是上市公司的法定义务。新快报作为公众媒体。根据合理新闻线索,依据正常新闻原则对上市公司经营状况展开采访调查所发的涉案报道,属于舆论监督性质。中联重科对此应保持容忍与配合。事实是,中联重科因为媒体的监督而报案,是否违反上市公司的基本义务?(曹晶晶等)
(摘自博客中国,2013-10-24)
(责任编辑:施文义)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主管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联系电话:028-86603600 028-86603596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