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基层党建>军队党建 > 基层实践 > 文章正文
 
珠海警备区“钢八连”加强作风建设纪实
时间:2014-04-23   来源: 解放军报    人气:465
-------------------------------------------------------------------------------------------------------------------

珠海警备区“钢八连”加强作风建设纪实

 

横琴岛因地势而得名。从空中鸟瞰,像一把横置在南海碧波上的古琴,线条优美流畅。驻守在这里的珠海警备区八连官兵,用清风正气和坚定信念,在这把翠绿色的“古琴”上弹奏出令人难忘的时代乐章。

 

1964年4月27日,八连被国防部授予“南海前哨钢八连”荣誉称号。当时敌对势力扬言:不出一年,就让它变成“锈八连”。

 

50年过去了,八连面临的环境并不比从前单纯,出营门300米就是闻名世界的粤港澳合作示范区,各种思想文化在这里交融交汇,相互激荡。岛上的空气依旧潮湿、盐分也高,厚厚的钢板都会被锈穿,但八连一代代官兵精心呵护的清风正气却从未生锈。

 

坚守信仰高地

 

诱惑面前不动心不伸手

 

八连与澳门仅隔一条几百米的海道,少数不法分子将八连驻守的横琴岛视为走私“天堂”。

 

一天,大腹便便的刘老板,拉了半车慰问品来到连队,说久仰八连美名,想跟连队结成共建单位。一番客套后,刘老板抛出真实意图:想租借空闲营房存放“货物”,营利按五五分成。

 

时任指导员姜伟心里清楚,刘老板想利用军事禁区躲避边境检查,当即下了逐客令:“走私是违法行为,我们连虽不富有,但决不会拿原则做交易!”

 

刘老板不死心,又抛出第二个条件:“你和连长的家属都没工作,明天就到我公司上班,待遇包你满意。”

 

时任连长施新云脸一黑:“别磨牙了,赶紧走人!”刘老板只好带车走人。

 

有人说,抗拒诱惑比等待死亡更痛苦。八连的一茬茬官兵面对形形色色的诱惑,如坚守阵地一样坚守着军人的纯洁与忠诚,做到了不动心、不伸手、不违纪,被当地群众称为“特区名片”。

 

蚝,是横琴驰名中外的名优特产,许多人靠养蚝发了大财。2009年夏,一位商人带着几台新款电脑来到八连。

 

这位商人看中了八连防区那片江海交汇、咸淡相宜的水域,那可是养蚝的好地方。

 

“这么大一片水域闲着可惜了,租给我养蚝,每月给连队分红,让官兵改善伙食。”说罢,他向时任连长陈勇军伸出两个指头:“每个月再给你一点小意思!”

 

陈勇军说:“第一,部队不能参与经商;第二,那片水域是军事禁区,你就是给座金山,我们也不能租!”商人看连长态度坚决,拎着包走了。事后,他逢人便夸:钢八连油盐不进,真是块好钢。

 

干部政治上高度清醒,战士同样一身正气。2012年5月,连队通过招标确定了一家配菜公司。半年后,公司老板易人,菜价也涨了。司务长吴志强到农贸市场抄了一份价目表,找配送公司理论。

 

“小兄弟,连队买菜又不是你掏钱,没必要这么较真。”老板把吴志强拉到一边:“也没涨多少,你抬抬手,公司每月给你一笔好处费。”

 

“你敢来这一套,我就建议连队更换供应商。”小吴撂下一句狠话走了。第二天,菜价回归正常,老板登门道歉。

 

八连官兵都很年轻,经历的事并不多,为何在诱惑面前表现得如此淡定?警备区政委刘国文说:八连官兵平时很注意学习,对各种规定烂熟于心,加上长期受光荣传统熏陶,视纪律如生命,所以关键时刻总能保持定力。

 

营造绝对纯洁的内部关系

 

不给庸俗关系留缝隙

 

指导员崔成贤没想到,自己的书法爱好会成为一道危险的缝隙。

 

2012年11月1日,战士贺琪被列为士官拟选对象。第二天,他父亲就来到八连,目的是为儿子选士官加一道保险。

 

贺琪说连队风气好,自己排名靠前,肯定能选上,但老贺不信。他在连队驻地转了3天,发现指导员崔成贤酷爱书法,读中学时就拿过省级大奖,驻地不少场所挂着他的书法作品。

 

这天,老贺找崔成贤辞行:“指导员,听说你是书法家,我家里刚迁新居,客厅墙壁白光光的,想请你赏幅墨宝。”

 

崔成贤知道他的意图,挥笔写下“浩然正气”4个大字。

 

老贺随即拿出一个信封:“这是一点润笔费,不要嫌少哟!”

 

崔成贤坚决不要,理由是他写字从不收润笔费。可老贺说:“我们生意人做事讲公平,你给我写字,我给你润笔费合情合理。”说罢夺门而去。

 

第三天,八连士官选晋结果公布,小贺榜上有名,随即给老爸电话报喜,话还没说完,老贺就在电话那头说:“多亏我想得周到啊,看来部队也不是一块净土。”

 

贺琪提高嗓门说:“你瞎吹啥,我是凭能力选晋的,指导员早把你留下的5000元钱退给我了!”

 

给战士一个明白,还干部一身清白。对事关战士切身利益的敏感事务,八连一律摊在阳光下,军事考核、逐级推荐、群众测评、支部研究,每个环节从不含糊。近10年来,八连选晋士官、考学提干、立功受奖300多人次,全连官兵口服心服。

 

入乡随俗,人之常情。广东人逢年过节风俗很多,碰面要发红包,见小孩要发红包,遇到喜庆事也要发红包。

 

那年春节,时任指导员吴海华爱人带孩子来连队过年,几名士官也按当地风俗,每人给他女儿包了一个红包。吴海华知道后,一一退了回去,还给官兵们上了一课,题目是《军人与风俗》。从此,送红包的事在八连绝迹了。

 

有段时间,探亲归队的战士都要带土特产送到连部,如江苏的咸水鸭、山西的核桃、湖南的腊肉,还有花生、杏仁、哈密瓜等,应有尽有。

 

连长和指导员分析认为,带点土特产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如果不加以制止,你送他送,互相攀比,有可能把战友之间的纯洁关系搞庸俗了。他们把战士们带来的土特产集中起来,办了一个别开生面的“家乡特产品尝会”,同时也宣布了一条纪律:今后任何人探亲归队不得带土特产,更不能往连部送,谁违反了就打谁的板子。从此,送土特产的事也在八连绝迹了。

 

针尖大的窟窿能透过斗大的风。八连的两位主官说,好风气是干部带出来的,从我做起,从主官做起,不给任何歪风邪气留缝隙,风气就会越来越纯。

 

着眼能打胜仗端正训风演风

 

糊弄战斗力的事坚决不干

 

在八连,最丢脸的事是军事训练弄虚作假,最耻辱的事是战备工作出差错。

 

初春的一个深夜,八连官兵刚进入梦乡,一束雷电突然引发报警器报警,全连紧急集合,四班比平时慢了整整30秒。

 

原来,当天下午连队组织极限训练。熄灯前,有战士觉得作战靴发出的味道太浓,便悄悄将全班的靴子摆放在门口,当警报拉响时,全班摸黑找靴,乱成一团,耽误了出动时间。

 

“信息时代,30秒就可能决定一场战斗胜负。”连长刘晓凤以此为例,在全连搞了一次战备教育,题目叫《30秒之痛》,警示官兵任何时候都不能来虚的、玩假的,任何时候都要保持箭在弦上、引而待发的战备状态。

 

从此,“30秒之痛”被写入连史,成为八连一个标志性事件,目的就是引导官兵端正训风演风,从点滴入手做好战备工作。

 

崔成贤任八连指导员当月,就赶上军区组织实弹射击考核。试射时,八连第一发炮弹打偏了,全连官兵的心顿时揪了起来。

 

“八连是老先进,万一考砸了不好交代,要不要给考核组说说情,请他们高抬贵手。”崔成贤的话刚出口,支部“一班人”立马瞪大眼睛:宁可考砸,也绝不干糊弄战斗力的事。有人警告他:如果你敢来这一套,我就敢举报你。崔成贤服了:“钢八连”就是不一样!

 

连队组织骨干查清原因,结果在实射考核中,一举击败所有对手,获得第一。

 

盛夏8月,八连乘登陆艇前往湛江参加实弹演习。海上风急浪高,全连在大海上整整颠簸38个小时,晕船呕吐者过半,谁知登陆艇刚靠岸就接到战斗命令:奔袭5公里,抢占射击阵地,对“敌”目标实施火力打击。

 

“钢八连”果然意志如钢,以首发命中、百发百中赢得导演部赞扬。

 

仅仅把课目训实还不够,还必须把所有课目训精。为此,八连将“内容一项不漏、人员一个不少、标准高于大纲”写进训练守则,每天坚持跑一个5公里、冲一次山头、每月一次环岛拉练、每季组织3天野外生存训练。连队组织实弹射击、武装越野大都选在恶劣天气和复杂地形,成绩评定也提高一个档次。

 

近几年,八连根据海岛作战独立性、多样性特点,开展了一专多能训练,效果明显。前年9月,八连奉命参加实兵实装战术演习。战鼓擂响之际,炮长张焕富却突然中暑晕倒,司务长吴志强奉命担任炮长,带领炮班打出满堂彩。

 

好训风带来好成绩。近10年,八连圆满完成40多次实弹演习,参加30多次综合考试次次第一,涌现出175名训练尖子。

 

拿起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武器

 

好风气靠带更靠管

 

八连的好风气是管出来的。

 

新排长王钒懿,毕业于国防科学技术大学,身高192米,曾参加过全国大学生篮球赛,小伙子英武帅气,人见人爱。

 

然而,他最初的表现却令全连官兵大失所望,平时敞胸露怀,衣帽不整,甚至连鞋带都不系,出操总是慢半拍,谁的话他都听不进去。党支部改选时,他连个支部委员都没选上。

 

王钒懿到八连任职满一个月那天,党小组会如期举行,6名党员对他的批评“火药味”很浓:“进了八连的门,就是八连的人,你哪像个八连的兵,缺点太突出太刺眼,不改就不配当我们的排长。”党员钟守益话音刚落,党员李健飞又是一排连珠炮:你不敢喊“看我的”,战士就不会“听你的”。咱连是无烟连,你老叼根烟,让战士咋看你,党支部改选,你连支委都没选上,全排战士脸上无光。

 

一连串的批评,让王钒懿全身直冒冷汗。此后,他渐渐变了。年底,连队增补支委,他以高票当选。

 

雷达技师于日浩,兵龄比两名连队主官都长。去年6月,长期在外执行任务的于日浩回到连队,准备年底退伍。

 

出早操,全连整好队了,于日浩才慢腾腾从楼道里出来,正课时间经常借故溜号。“老兵该有老兵的样子,资格再老也要参加训练。”连队干部多次提醒,党小组也有过批评帮助,但效果不明显。

 

既然党小组管不了,就在全体党员大会上解决。或和风细雨,或言词恳切,或不留情面,16名党员轮流发言帮助他。一开始于日浩并不在意,十几分钟后开始脸红心跳,接着头上直冒冷汗,进而心生愧疚声泪俱下,主动在党员大会上作了检讨,决心痛改前非站好最后一班岗。

 

“一直到退伍,他都没缺过一次课。”连长刘晓凤回忆道。

 

管排长容易,管士官也不难,难的是管住两位主官。

 

连部通信员邹晓明是山东聊城人,聊城“双拥”工作做得好,无论谁评为“优秀士兵”,当地都会组织学生敲锣打鼓送喜报,战士家长脸上特别有光。小邹做梦都想当一回“优秀士兵”,好让父母为他骄傲一回。

 

然而,小邹在民主测评中得票率不高,评“优秀士兵”几无可能。时任指导员姜伟觉得这小伙子不错,又是“身边人”,想单独拿出一个名额给邹晓明。

 

支委会上,一排长陈勇军对他毫不留情:“咱连向来公平公正,凡事都按规矩办,你想单独拿出一个‘优秀士兵’名额给通信员,这不符合规矩,也会损害其他战士的利益。”

 

二排长元红军的话同样刺耳:必须把邹晓明从“优秀士兵”名单上拿下来,否则,给全连官兵没法交代,更重要的是这样做会污染“钢八连”几十年守护的好风气。

 

毫不留情的批评,让姜伟明白了一个道理:连队干部的权力虽小,也要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责任编辑:胡滨)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联系电话:028-85108619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