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党建前沿 > 执政能力建设 > 文章正文
 
谈谈国家治理的理论自觉
时间:2014-08-10   来源: 中央党校网    人气:296
-------------------------------------------------------------------------------------------------------------------

辛鸣

 

    自从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把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提了出来后,国家治理现代化问题一时间成为了整个社会关注的焦点。在这些关注中有一种看似无意识却不能掉以轻心的倾向,就是把“国家治理现代化”当作一个舶来品,把现代西方社会的国家治理模式当作完美的模式与理想的目标。但是,国家治理模式果真就是单线的吗?国家治理目标果真就是单向度的吗?回答当然是否定的。不过要把其中的道理讲清楚、说明白,首当其冲的是对国家治理的理论自觉。毕竟理论的成熟是政治坚定的基础,理论的自觉是行为科学的前提。

  那么何为国家治理的理论自觉呢?

  第一,要明确国家治理的“应该”

  曾经有人说,国家治理体系说到底就是一个国家的制度体系,国家治理能力说到底就是这个国家的制度执行能力。而制度最大的特点就是一视同仁,正所谓“制度面前人人平等”,只要把大家都认可的制度,把人家其它国家已经做得很好的制度拿来给现代化了不就实现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何必标新立异?

  此语看似与我们的常识相符,其实大谬。在制度哲学研究中有一个核心理念,就是“制度非中性原则”,任何制度都有它的优势策略与偏好群体,同一制度对于不同的群体、不同的行为模式、不同的社会阶段会产生截然不同乃至大相径庭的绩效。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一个群体更需要什么、更重视什么、更珍贵什么、更希望什么直接决定着这一国家、这一社会、这一群体对制度模式的偏好与选择。

  因此对于当代中国社会来说,国家治理的制度模式选择并不是简单地人云亦云、“拿来主义”,而是与其价值追求、社会理想、奋斗目标、伟大梦想紧紧联系在一起的,这一切决定了中国社会国家治理的“应该”:

  比如,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不是仅仅满足于把丛林状态的社会秩序化,不是说把一个社会给统治住就万事大吉,而是要把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作为最基本的目标。实现不了这一目标的制度体系,说得再天花乱坠也一文不值。

  再比如,中国社会走向世界不等于丧失自我,为世界打工是要与世界共赢。我们固然要善意遵守既有的世界规则,更要积极参与制定新的更公平正义的世界规则。要实现这一目标,在国家治理的制度选择方面就要走自己的路。中国在西方范式内对西方模式进行“移植”与“克隆”,可能会有小的进展,但难有大作为。同志们有研究博弈论的就会知道,后来者要想赶超先行者,差异化策略是唯一的选择。中国只有跳出西方模式的三界外,不在西方范式的五行中,才能真正地“超英赶美”。

  还有,中国国家治理最根本的、也是最高的目标是让中国人民自己当家作主过上更加富裕、更加有尊严的生活。只有充分尊重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充分发挥人民群众主人公的积极性,让人民群众自己当家作主实现自己发展,建设自己社会的制度,才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题中应有之义。

    第二,立足国家治理的“可能”

  国家治理不能想当然。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个国家选择什么样的治理体系,是由这个国家的历史传承、文化传统、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决定的,是由这个国家的人民决定的。我国今天的国家治理体系,是在我国历史传承、文化传统、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上长期发展、渐进改进、内生性演化的结果。”这一论断充分反映了中国社会在国家治理体系选择上的科学认识和高度自觉。

  那么,可不可以把别人的、尤其是曾经打赢我们的那些国家和社会的治理体系拿过来“师夷长技以制夷”呢?中国社会在鸦片战争以来确实做过诸多的尝试,像什么君主立宪制、议会制、多党制、总统制,当然也包括重新复辟帝制,各种办法都试过了,结果就像毛泽东当年所讲的,“我们中国人是很愿意向西方学习的,可学来学去总是老师欺负学生”,不仅不管用还更受欺侮。其实就算别人不欺负,也会水土不服,正所谓“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的时候讲过一个“驴马理论”的比喻,说的是:马比驴跑得快,一比较,发现马蹄比驴蹄长得好,于是把驴身上的蹄换作马的蹄,结果驴跑得反而更慢;接着再比较,又发观马腿比驴腿长得好,于是把驴身上的腿也换作马的腿,结果驴反而不能跑了。怎么办?只有用自己的腿走自己的路,形成适合自己、源于自己的治理体系,这就是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社会主义道路。

  这一治理体系之所以在中国社会成为可能,是因为这条道路契合了中国社会的历史传承、文化传统、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不仅是在改革开放30多年的伟大实践中走出来的,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多年的持续探索中走出来的,在对近代以来170多年中华民族发展历程的深刻总结中走出来的,更是在对中华民族5000多年悠久文明的传承中走出来的。其深厚的历史渊源和广泛的现实基础是任何制度体系不具备和难以企及的。

  第三,坚定国家治理的“必然”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后,我们一些同志在解读全面深化改革总目标时,往往喜欢讲后一句“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咋一看好像问题不大但会导致严重的甚至是颠覆性的错误。所以,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必须完整理解和把握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这是两句话组成的一个整体,即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我们的方向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领会总书记讲话精神,对于今日中国社会来说,国家治理体系是有确定内容的,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说到底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现代化,舍此无它。固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尚未成熟定型,依然也必须做进一步的改革,而且是全方位、深层次、系统性改革。但是这种改革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完善,不是全盘否定,不是另起炉灶,更不是推倒重来。比如,在市场经济背景下国有企业改革势在必然,但国企改革不能简单就是私有化,一味地改变国有企业的所有制性质而不去搞内部的管理运行机制创新,未见得能解决国有企业中存在的真问题,但却会真的动摇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政治体制改革要加快毋庸置疑,但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绝对不意味着要取消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不意味着要放弃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我们不要动辄在任何问题上问姓“社”姓“资”,但政治体制的姓“社”与姓“资”是客观存在的,也不会因为不去问就没有了。

    如果我们追求现代化追求到最后连中国社会近百年奋斗的发展道路、宗旨信仰都否定了,这还是我们期望中的现代化吗?习近平总书记说过:“中国是一个大国,决不能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一旦出现就无法挽回、无法弥补。”什么是颠覆性的错误,就是在进行国家治理的过程中迷失了正确的方向。

  第四,做好国家治理的“必须”

  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我们必须做的事情很多,由于时间关系,就先讲一个必须吧:必须保持中国社会的精神独立性,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打造国家治理的精神支撑。

  总书记在党校讲国家治理,总共四部分内容,专门用一部分,也是第四部分讲核心价值观。国家治理与核心价值观有关系吗?不仅有,关系还很大。对于一个社会来讲,精神独立奠定了经济政治社会独立的前提,精神独立也保证了经济政治社会在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如果一个社会在精神层面上人云亦云、亦步亦趋、唯他人马首是瞻,不能在精神层面上想清楚、讲清楚什么是好、什么是应该、什么是有意义,怎么可能走出一条前无古人的新路,怎么可能确立起优越于他者的全新制度,又怎么可能把自己选定的道路信心百倍、义无反顾、坚定不移地走了下去。现代社会国家间竞争,硬实力不敢用了只好用软实力,更多体现为价值观的竞争,用价值观来证明正当性合法性,来争取人心与资源。如果中国社会不能在价值观方面赢得对西方社会的竞争优势,国家治理体系的竞争就丧失了舍我其谁的精神基础,三个自信也就流于一句空话。

  关于国家治理的理论自觉还可以讲很多内容。不过,国家治理需要说,更重要的是做,理论自觉只有通过活生生的实践成效证明才有意义。因此,我基于理论的思考就先告一段落吧,真正丰富多彩好戏连台的是接下来学员同志们基于实践的认知。在对中国国家治理现状描述和未来展望方面,还能有谁比我们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干部,尤其是主干线上的干部,更权威的。

 

  (本文是作者在2014627日中央党校“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学员论坛上的发言)

 

(责任编辑:王蕾)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主管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联系电话:028-86603600 028-86603596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