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党建前沿 > 执政能力建设 > 文章正文
 
执政党如何实现“在线”副空间治理
时间:2014-08-27   来源: 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人气:783
-------------------------------------------------------------------------------------------------------------------
 孙 林


  在Web2.0时代,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特别是移动终端技术和新媒体技术的快速发展,一个承载着越来越多活跃网民的网络虚拟空间已然成型,在这种形势下,网络“在线”和现实“在现”双空间、双场域交联治理问题已经突出地摆在我们党面前。然而,随即而来的问题是,对于一个习惯于在现实空间治国理政并积累了丰富经验的执政党,如何才能在这种双重多元治理环境中,在完成“在现”主空间治理的同时,实现“在线”副空间的治理,这是本文要探究的问题。

  一、网络空间治理的中国形态     
  网络被认为是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技术发明之一,但它的影响力已远远超出了时代和技术的范围,成为一种塑造人类生产、生活和思维方式的文明质态。而地址逻辑的全球性链接又让网络突破了地理区隔,几乎覆盖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和人类社会的每一个领域,从而将工业时代的全球化升级为网络信息时代的全球化。
  中国在20世纪90年代接入国际互联网之后,网络规模和技术发展迅速。据统计,截至2013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6.18亿人,其中手机网民达到5亿人,互联网普及率为45.8%。我国拥有网站近400万家,网络企业总市值超过3000亿美元,中国有3家网络企业进入世界前10强,显然,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网络大国,同时也是网络空间大国,面临着严重的网络空间治理问题。
  作为全球最大的单一国家网络空间,中国网络空间被视为全球网络空间重要而特殊的组成部分。
  中国网络空间之所以重要在于:第一,它承载了全球数量最多的单一国家网民,这些网民汇集构成一个超大型网络社会,这一社会的体量决定了它的影响力举足轻重;第二,中国现实空间的现代化具有地区和全球影响,衍生自这一现实空间的网络空间汇聚了关于中国现代化的种种描述、预测、思考和评价,中国网络空间因此成为认识中国、理解中国、预判中国的重要渠道;第三,网络空间与现实空间的互动逻辑让通过网络空间影响现实成为可能,这一方面有助于中国通过网络空间施展影响力、塑造国家形象、获取发展资源等;另一方面也为外源性力量通过网络空间影响中国国家和社会提供了便利,中国网络空间的竞技场、角力场属性增加了其重要性。
  中国网络空间之所以特殊则在于:第一,复杂现实空间映射,即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持续的社会变迁使中国社会逐渐形成主体多元、利益诉求多样、思想观念多变的格局,这一格局通过映射在网络空间中形成了更为复杂的网络空间生态;第二,诉求表达和救济转移,即由于现实空间诉求表达和争端解决渠道不畅,诸多现实利益诉求和争端救济竞相借助网络表达,使网络空间承担着相当繁重的回应现实的治理任务;第三,时空压缩式的现代化使人们未及经过充分的思想和知识准备就迈入了网络信息时代,这是导致网络空间中滋生网络谣言、网络暴力、娱乐过度等一系列问题的重要原因。
  中国网络空间的重要性、特殊性和全球网络空间治理中的普遍问题结合,形成了一幅网络空间治理的中国形态,即中国网络空间治理不仅面临着外源性力量的技术、知识和意识形态渗透干扰,还面临社会转型期各种复杂问题带来的挑战,同时还有网络空间自身发展带来的问题倒逼。所有这些最终都要求执政党作出回应。
  二、构建执政党中心主义的网络空间治理结构
  执政党作为政党政治时代的权力执掌者,对现实和网络空间治理都应给予关注。然而,关于网络空间治理的多数定义均未将执政党视为当然的治理主体,而仅仅把它模糊地纳入社会组织之中作为多元治理的主体之一。实际上,国家—政党—社会视角下,国家或政府作为网络空间治理主体往往被网络信息流动和交换的一般逻辑所排斥,因为这类主体的治理举措刚性有余、韧性不足,与追求开放、自由、便捷、廉价、海量传播、去中心化的网络空间价值取向格格不入,在网络技术迅速发展的形势下,以国家或政府为主体的网络空间治理不仅在技术上遭遇诸多困难,而且在价值上也难以得到认同。国家中心主义或政府中心主义的治理结构在网络时代存在适应性问题。
  基于“有限政府”理论而形成的社会治理结构也存在诸多问题,不容否认,网络空间确实可以由网络空间利益攸关方实现共治,即个人、网络运营企业、第三部门等主体协商治理的确与网络空间寻求自治的运行逻辑高度耦合,但这种多利益攸关方主义的社会治理结构在其决策有效性和权威性上,必然会受到比国家中心主义或政府中心主义更大的质疑,特别在市场钳制社会而社会反向运动缺乏效力、金钱和商业逻辑盛行的形势下更是如此。即,社会中心主义的治理结构在效率和效果上存在不确定的问题。
  而构建以执政党为中心的网络空间治理结构则因应了中国面临的世情、国情、党情、社情和网情。
  首先,执政党中心主义的网络空间治理结构有利于开展国际合作。虽然国家或政府作为网络空间治理主体具有直接开展国际合作的身份便利,但执政党作为国家和社会之间的中介,不仅能够上下聚合国家和社会的利益诉求,以在国际合作治理网络空间中更充分地表达本国的利益诉求,而且能够利用非政府或国家身份更多、更深入、更灵活地进行治理合作。需要指出的是,执政党相对于国家或政府,还有自己的政党外交途径和资源,这些也有利于促进网络空间治理的国际合作。
  其次,执政党中心主义的网络空间治理结构有利于协调。网络空间治理是一个复杂的工程,涉及国家和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而且由于各个不同层面的治理主体各自具有明确的治理导向和内容侧重,没有一个统领全局、协调各方的组织是无法开展通力合作、实现治理的有效对接与互补的。而执政党则正是拥有这种权威性资源和能力的组织,能够统领协调各方高效、长效地开展网络空间治理。
  再次,执政党中心主义的网络空间治理结构还有利于增强治理认同。中国共产党拥有8600多万党员,这些党员分布在各行各业、各个地区,分属于不同的民族、社会阶层和群体,有着不同的学历层次和观念认知,他们不仅是现实空间的执政党党员,而且还是网络空间治理的重要参与者,其中很多党员深谙网络空间运行规则,能够通过党内制度化渠道为执政党网络空间治理提供专业化的意见和建议。执政党这种既在网络空间之内,又在网络空间之外的跨界身份能够让治理更加接“网气”,更加聚人气,更能得到网络空间内相关主体的认同。
  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既是中国网络空间的创造者、领导者,也是建设者、参与者,在中国构建执政党中心主义的网络空间治理结构,同时发挥国家或政府、社会的治理优势,将更适合中国实际,更有利于取得治理绩效。2014227日,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成立,这无疑是构建执政党中心主义的网络治理结构的战略举措,必将对中国网络空间治理产生深远影响。
  三、执政党治理网络空间:适应与引导双重向度
  网络是一个去中心化、扁平化的技术架构,它的扩散和深化对传统国家、政党、社会格局将产生强大的解构作用,集中体现为网络空间自主性和独立性增强而产生规则外溢,催促现实组织、制度、规则和机制网络化,甚至用网络规则直接冲击替代这些现实的制度、规则和机制。
  面对网络及网络空间治理的新挑战,执政党需要从适应和引导双重向度来归正。
  (一)适应向度
  如果从大航海时代算起,资本主义用了数百年才完成工业全球化,而如果从阿帕网算起,网络只用了几十年就完成了信息全球化。当今世界,网络化、信息化发展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潮流,网络空间也已经成为与现实空间并驾齐驱的另一场域。面对这样的情势,主动适应是理性的选择,原因正如托夫勒在《创造一个新的文明:第三次浪潮的政治》中所讲的那样:“第三次浪潮不仅仅是个技术和经济学的问题。它涉及道德、文化、观念,以及体制和政治结构—正如工业革命摧毁了先前的政治结构,或者使得这种政治结构丧失意义一样,知识革命—以及它所发动的第三次浪潮变迁—将对美国和许多国家产生同样的效果。承认这一历史事实的政党和政治运动将生存下去,为我们的后代塑造未来。而那些拒绝承认这一历史事实的人则将被冲进历史的阴沟里。”那么,如何适应网络空间这一新空间呢?
  首先,推行数字化,推进网络党建。如果说现实空间是原子构成的,那么网络空间就是由数字01构成的,数字化虚拟是网络空间的基础要件。因此,适应网络空间发展首先需要对党自身进行数字化改造,把支部建在网上,推进网络党建。毛泽东曾经说过:“我们共产党员好比种子,人民好比土地,我们到了一个地方,就要同那里的人民结合起来,在人民中间生根开花。”在网络时代,党只有进行数字化改造,推进网络党建,在网络空间这个地方“生根开花”才能适应网络空间,熟悉网络空间,进而领导治理网络空间。
  其次,培养一支合格的“网络水军”队伍,加强“新闻发言人”和网络“意见领袖”队伍建设。在网络空间中,新媒体的信息发布虽然有向大众转移的趋势,但话
语权不等于影响力,信息发布与关注仍主要集中于主导型账号。因此,在网络空间治理中必须适应网络信息传播这一规律,加强网络舆论参与、引导能力。
  再次,把握网络信息传播的节奏和语言,即适应网络空间信息传播节奏,增强信息发布的快、准、实的能力,同时还要学会并运用网络语言,增强网络空间治理的沟通效率。总之,在多元主体参与治理的网络空间中,适应也是一种治理。
  (二)引导向度
  中国共产党有鲜明的指导思想,有对社会发展的终极理想,在社会变迁面前不是消极地适应,而是主动地拿起理论武器,站在未来的角度积极地引导现实。对网络空间治理这一新事物,中国共产党一直在积极地引导其发展,具体而言主要有以下几种举措。
  第一,以先进的理论说服人,旗帜鲜明地反对西方国家的意识形态渗透,保证网络空间的政治安全;第二,以先进的文化教育人,坚决反对恐怖、暴力、色情、谣言信息传播,维护网络空间的秩序;第三,以先进的价值观影响人,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网络空间行为树立价值标尺,促进网络空间的健康发展;第四,以中国梦团结人,用最大公约数凝聚力量、汇聚智慧、汇集力量,发挥网络空间的正能量;第五,以法律规范人,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适度引入现实空间法律,积极领导制定、宣传适用于网络空间的法律,保障网络空间的正常运行;第六,以预案保护人,凡事预则立,积极制定网络空间应急预案,提前化解矛盾和冲突,建立网络空间的预警机制等。
  马克思主义认为,衡量一个时代的生产力水平,不是看它生产什么,而是看它怎样生产。借助马克思主义的逻辑,衡量一个政党的治理水平,不是看它治理什么,而是看它怎样治理。网络空间治理是在双空间治理格局下产生的,政党不仅要关注网络空间本身的治理,更要关注网络外部即现实空间的治理,当然,其中关键的问题是如何有针对性地选择好治理的手段和工具。


  (作者系中共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讲师)

 

(责任编辑:王蕾)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主管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联系电话:028-86603600 028-86603596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