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各国政党 > 党际交流 > 文章正文
 
外国政党密切联系群众的新举措
时间:2014-12-15   来源: 《当代世界》    人气:15849
-------------------------------------------------------------------------------------------------------------------

作为联系社会与国家的桥梁,政党的主要功能就是代表和整合社会各界民众的利益,而党群关系密切与否、程度如何,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政党的兴衰存废。在经济全球化迅速发展、信息社会来临、政党自身演变转型以及国家经济社会结构出现巨大变动的背景下,如何开拓联系群众工作的新思路、采取新举措密切党群关系,便成为各国政党尤其是执政党新时期面临的一大挑战。

新形势下外国政党构建党群关系的理念

国外一些政党从扩大自身民众基础和巩固政治地位的高度出发,从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地表达和阐述了自己对加强党群联系重要性的认识,并以此作为开展联系群众工作的行动指南。

1、一个党的政治生命取决于民众,做好群众工作不是权宜之计,而是着眼于党的长远发展。美国共和党、德国社民党、德国基民盟和日本自民党等发达国家政党普遍认为政党加强与选民联系是由“自下而上的竞争性民主制度”决定的,只有建立一个“更加贴近公民的党”才能“弥合政治与公民社会之间的鸿沟”。老挝人革党和越南共产党等社会主义国家政党强调,密切联系群众是党永不干涸的源泉,必须坚决纠正官僚主义和脱离群众的作风。匈牙利社会党和南非非国大等党将自身的执政比作签署了一份“人民的合同”,党的群众工作是让党更好地扎根于民众,让民众赋予党以力量。

2、切实解决群众最关心和最现实的利益问题是党群工作的关键,也是密切党群关系最直接和有效的途径。一些党认为,党的群众工作最终要转化为民众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政党才能得到民众认可。西班牙工社党称,“只有那些针对选民最关切的需要和希望提出纲领的政党候选人才是真正的主角”。土耳其正义发展党高层领导人认为,要想赢得大选、巩固政权,就必须让老百姓得到实惠。统一俄罗斯党也指出,提高全民生活水平,是党联系和争取大多数民众的先决条件。

3、不断扩大和改善民众的政治参与,才能保持顺畅和谐的党群关系。经济社会的进步发展提高了民众政治参与的意识和能力,多数政党意识到,仅仅满足民众的物质需求还不足以维系良好的党群关系,必须回应民众的政治参与诉求。法国人民运动联盟主张直接开展人民民主协商和社会对话,与百姓“命运共担”。希腊新民主党提出要建立“以人民管理为基础”的公民社会,真正做到“还民主于民”。西班牙工社党提出“推动民众参与”、努力形成党群良性互动的口号和目标。

4、整合、协调不同阶层和族群利益,不断扩大党的群众基础的广泛性。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阶层分化,不同群体利益诉求和价值观的多元化趋势日益明显,一些党主张要尽可能地扩大自身代表性,把传统支持力量和新兴阶层都纳入到党的群众工作视野中。德国社民党、西班牙工社党等要求,党不仅要向“关心党的工作的公民开放”,还要加强与各种新社会运动和宗教团体的对话与合作。法国社会党主张在调和各阶层利益和愿望的基础上,建立“跨阶层新联盟”。秘鲁阿普拉党和南非非国大都强调,党的群众工作应该超越党派、行业、地区和阶层界限,“让那些在社会生活中没有声音的人也能够发表意见”,建设“包括社会各阶级、阶层群众的强大、一致和团结的联合阵线”。

5、在联系群众的方式方法上应该有时代感,紧跟形势变化推陈出新。一些党指出,在联系民众时既要注重实质内容和效果,也要更新思路,将工作形式和工作内容有机结合。法国共产党认为,既然社会阶级结构已经发生演变,那么党与民众的联系方式就不能一成不变,而应该付出更多努力开创新的党群互动模式。英国工党和保守党都认为,针对越来越多的选民利用先进信息技术获取信息和表达政治意见的趋势,党必须设计出新颖和富有吸引力的宣传组织方法。德国社民党也针对部分选民对政党传统的“家访式游说”的反感,提出要创造各种“双向式”和“开放式”的党群工作平台。

外国政党加强和创新群众工作的具体措施

在具体实践中,各党普遍以党的各级组织或专设机构为平台,以政党领袖、国会议员和党务干部为主体,借助各种社会团体组织,应用高科技手段,不断创新联系群众的方式方法,全方位密切与民众的关系。

1、设计出形式灵活多样、富有亲和力的群众工作方式,不断适应信息社会发展的要求。随着选民对政党群众工作的要求越来越高,各国党都想方设法在“创新”上下工夫。英国工党、保守党和自民党等日益注重党群交往的互动性,变传统的“单项式”接触为“双向式”交流,比如在召开全国代表大会时,除安排领导人发言外,还专门留出时间让与会的民众作简短发言。韩国各党的中央委员会在进行政策讨论时,先在基层召开由各界群众参加的听证会,以收集民意,作为制定相关政策的参考。一些政党还特意选择符合民众交流习惯的场合,以营造轻松的沟通氛围,增强党群联系的效果。德国各党议员在圣诞节时会在街头树起圣诞树,并在旁边放置摆满宣传材料和果酒的小桌,与路过的民众随意地边喝边聊。在节假日前,他们还会前往幼儿园与孩子们玩耍,自然地与家长们切入相关话题。土耳其正义发展党和突尼斯宪政民主联盟等政党把咖啡厅、餐馆、娱乐厅等地点作为与民众联络感情的场所。日本各党领导人、议员则选择人流密集的车站和码头接触选民。还有一些党则侧重贴近生活实际,开展主题鲜明的活动。英国工党针对民众担心公共服务遭削减的心理,发起“养老金储蓄活动”;针对选民关心的治安问题,开展“防止手机被盗运动”,这些运动口号虽小,但却贴近了民众的心。越南共产党针对烈士遗属生活困难的情况,举办了“报恩答义”、“饮水思源”、修建“情义屋”和“100%认养英雄母亲”等主题新颖的活动。

2、政党精英利用自身影响和威望,带头密切联系民众,树立党的亲民形象。政党领袖和党内重要政治人物由于享有崇高的地位和广泛的社会影响,一举一动都备受民众关注。通过他们来调动党的“人气”资源、展示亲民作风,可以令党的群众工作事半功倍。古巴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委员会副主席卡洛斯•拉赫一家五口人至今仍住在其父亲留下的面积不大的老宅子里,拉赫也像普通百姓一样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在古巴共产党内部,像拉赫这样作风朴实的高级干部还有很多,他们与群众打成一片,与群众同甘共苦,使得多数古巴民众即使在最艰难的时期仍然支持和拥护古巴共产党的领导。越南共产党中央领导人接触普通百姓时能够叫出许多人的姓名,而一些普通民众也习惯直呼领导人在家庭排行的“小名”,这种看似“尊卑不分”的做法却能迅速消除党与群众之间的心理距离。日本民主党党首小泽一郎自1969年当选议员开始,就连续15年坚持到选民家进行“家访”,有时平均每天要跑100多家、参加100余场各种群众集会,不仅为自己夯实了选民基础,也为民主党赢得了持久的声誉。另外,党的议员和基层干部也在构建和谐党群关系的工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西方发达国家一些党的国会议员把选区办公室和其他场所作为联系群众的“前哨阵地”,通过日常细致入微的工作,一点一滴为党积累民意基础。英国、德国和法国各党议员为选民提供“门诊”式服务,即在收到选民的见面预约后,按照事情的轻重缓急程度,依次在选区办公室接待“挂号”的选民,并根据交谈情况开出“诊断处方”,分别予以“手术”(当场解决问题)、“服药”(不能解决的予以劝慰和解释)和“转院”(需转到其他部门解决的予以帮助和提示)处理。对于一些把握不准的问题,议员们往往在咨询相关专家后提出可行建议;对于超出其职权范围但又确实涉及选民共同利益的问题,议员们还会联署提案,通过立法渠道予以解决,或者质询政府部长,敦促问题的最终解决。发展中国家一些党的议员则通过与民众同吃、同住、同劳动的方式拉近党群关系。纳米比亚人组党议员一直保持了回家乡与群众一起过节日、在播种季节与民众一起劳作的传统。突尼斯宪政民主联盟各级领导干部也保持了定期分赴全国各地、深入田间地头、走进百姓家中与民众直接接触的工作传统。

3、努力适应媒体社会、积极运用网络信息技术提高党群工作效率和效能。媒体社会的发展以及信息网络技术的普及,促使各国党纷纷改变联系群众工作中传统的思维和方法,主动利用现代传媒和网络技术开展群众工作,努力占领组织动员和宣传阵地的制高点。一是与大众传媒保持良好关系,主动研究媒体反映的各类信息,为完善党的群众工作提供依据。如德国社民党和基民盟,英国工党和保守党的领导干部和议员都尽可能通过电视媒体和记者来发布各种信息和主张,介绍自己近期工作情况。党的各级机构和专职干部也注意保持与媒体的良好关系,不定期参加本地电视台的各类访谈节目。对于媒体安排的采访和记者提出的私人约见,一般都欣然应允,即便是对一些名不见经传的“跳蚤电台”提出的采访要求也不会轻易拒绝。西班牙、韩国各主要政党还主动利用媒体展示党的活动,通过电视电台转播党的各种演讲辩论、跟踪报道党的主要活动。保加利亚社会党、日本自民党和民主党等还专设新闻中心和广报部(宣传部),定期搜集整理和分析各大媒体开展的民调结果信息,为党制定或调整政策提供重要参考。二是以政党网站、博客网页与民众实现网上沟通,以电邮、手机等通讯工具“锁定民众”。目前世界各国一些主要政党都拥有自己的网站,并在网页上公布党的各类信息,供民众随时浏览。各党还定期或不定期组织党的领导人同网民进行网络对话,解答选民提问和质疑。越南共产党中央领导、政府总理阮晋勇2007年初在网上与民众进行了长达3个小时的直接对话,不仅就国内外重大问题进行了阐述,还就自己家人的各种情况坦率地与选民交流。法国社会党和埃及民族民主党通过网络全程转播党代会召开情况,及时上传领导人的讲话和会议主要文件。日本自民党和南非非国大等党还创办了电子党报和网络杂志,通过电邮方式直接发送给选民。此外,各党领导人和议员通过独具风格的博客吸引选民也成为一种时尚。英国工党前党首布莱尔曾开设有名为“走进唐宁街10号”的网页,保守党领袖卡梅伦将个人主页命名为“网络卡梅伦”。德国几乎每位联邦议员都有自己的个人网页,内容从工作、家庭到个人业余爱好几乎无所不包。民众通过这些网页,不仅可以及时了解党及其领导人和议员的工作情况,还可以不受时空限制地在网上即时表达自己的意见,如南非非国大姆贝基的个人主页便设置了相应的民众评论功能,其电子评论表格细分为“抱怨”、“反映问题”、“提出意见”和“表扬”四栏,供民众下载填写或者直接在网上提交。

4、加强与各种群众性外围组织的联系,借助非政府组织和社会团体力量开展党群工作。各种利益集团、以职业和特定群体为工作对象的社团、形形色色的非政府组织在各国普遍存在。他们关注、代表和表达了部分民众的利益诉求,因此对部分社会群体有着不可低估的影响力,成为各国党联系群众时可资借重的力量。首先,各党采取种种措施,加大对工、青、妇等党的外围组织的培育。各国党一般都设有自己的工会、青年和妇女组织,如法国社会党的青年社会主义运动、日本公明党的创价协会(内设青年和妇女组织)、古巴共产党的中央工会和妇女联合会、统一俄罗斯党的“统一俄罗斯青年近卫军”以及秘鲁阿普拉党的青年团和少年团等。各党通过政治支持、资金投入、培训选拔等方式提高这些组织的行动能力,为党争取群众支持发挥积极作用。法国共产党和社会党均制定中央一级领导人负责协助党的青年妇女组织开展活动,并经常与这些组织保持经常性接触。匈牙利社会党经常与党的青年组织合作,在学生中物色和选拔青年才俊,为党培育后备力量。秘鲁阿普拉党通过“阿普拉党青年团”、“秘鲁大学生联合会”和“全国青年联合会”吸纳年轻人入党,同时大胆任用青年干部进入党的领导队伍,从而提高青年对党的归属感。土耳其正义发展党还通过妇女书记处组织对妇女进行就业培训,为其开展生产项目提供优惠贷款,开展各种维护妇女权益的活动,从而获得广大女性选民的坚定支持。其次,加强与社会各行业群众团体、非政府组织和利益团体的利益。英国工党和保守党通过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外围组织对各专业技术群体和选民展开政治攻势,如工党密切联系费边社和基督教社会主义运动,保守党与保守党国际关系协会、“弓集团”和不列颠俱乐部等保持合作。这些团体也以开展讲座和研讨会形式宣传所支持党派的政治主张,帮助党培养活跃分子,扩大党的选民基础。美国共和、民主两党议员在日常工作中十分重视同各种群众性游说集团(如“全国步枪协会”、“退休人员协会”等)之间的沟通协调,通过这些团体为自己争取选民。法国社会党注重加强同企业界和学术界的联系,通过“全国企业社会党人团体”将各企业的社会党支部和企业的大区委员会连接在一起,并通过一些学术研究组织帮助吸引党的同情者。越南共产党把“祖国阵线”和数量庞大的群众团体当作党与人民之间的联系纽带和社会的“反辩方”,充分发挥它们的政治协商、监督和智力支持等作用。南非非国大强调要与进步性质的非政府组织建立起“合作关系”,借助外力联系各界民众,避免给反对党和其他机会主义组织接触民众的空间。为此,非国大成立由各界代表组成的“全国经济发展与劳工理事会”,负责协调政府、工会和商界三方的关系。同时通过人员交叉任职方式与“全国公民组织”和“工会大会”等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动格局。此外,非国大还放松管制,允许“治疗行动运动”等非政府组织的集会造势活动,借此舒缓群众在艾滋病防治问题上的不满,缓解执政党压力。

作者:张光平

(责任编辑:张泽良)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主管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联系电话:028-86603600 028-86603596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