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各国政党 > 政党知识 > 文章正文
 
析外国一些共产党和左翼政党通过议会斗争道路上台执政
时间:2014-12-15   来源: 《当代世界》    人气:31003
-------------------------------------------------------------------------------------------------------------------

进入新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总体仍处于低潮,但经过苏东剧变洗礼和调整革新,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开始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出现了一批共产党和左翼政党在选举中获胜的范例。摩尔多瓦共产党人党、塞浦路斯劳动人民进步党、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和一批拉美左翼政党纷纷上台执政,在新自由主义横行世界的全球化中开启了“另一个世界”的可能性,为多极世界选择了一种替代资本主义的发展模式。

共产党和左翼政党通过议会斗争取得政权

2001年,摩共通过议会选举上台,成为前苏东地区第一个通过合法选举上台执政的共产党,并在2005年大选中再次获胜,继续执政至今。摩共执政后没有单纯地固守理论模式,而是在管理国家的实践活动中根据现实条件将党的理论和纲领转化为具体的、可操作的治国规划。目前,摩共继续按欧盟的要求改造现有的法律法规和经济体制,经济保持平稳发展。

摩共是在苏东剧变后成立的,该党成立之初就宣称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坚持以社会主义为方向。在严厉批判“戈尔巴乔夫式改革”、深刻汲取苏东剧变教训的基础上,系统地提出符合本国实际的社会主义理论,其内容包括“新阶段论”、“革新形态的社会主义”目标和“两个政治阶段论”。该党认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斗争并未历史性地结束,而是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摩共将通过“泛民主主义阶段”和“复兴社会主义阶段”,建立“形式上更新的、符合当代生产力条件、生态安全和社会任务要求的社会主义”。摩共始终强调自己是以建立共产主义为目标的、不断创新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并根据国内外形势的需要,提出了加强党内改革、建立现代型政党的主张。摩共非常重视利用现代的民主政治手段加强党的建设,提高党的威望和影响。

20082月举行的第六届总统选举中,塞浦路斯劳进党总书记赫里斯托菲亚斯当选总统,成为塞浦路斯历史上第一位共产党人总统;劳进党成为执政党,与民主党和社会民主运动组建联合政府。劳进党的前身是塞浦路斯共产党。劳进党党章规定:劳进党是塞工人阶级和劳动者的先锋队政党,是工人阶级和劳动者的最高组织形式,是由工人、职员、农民、企业主、手工业者、科学家、知识分子和其他劳动者自愿结合成立的组织;接受马克思列宁主义世界观的指引,坚持社会主义方向,以建设民主和人道的社会主义为最高目标。多年来,为实现这一目标,劳进党积极开展同帝国主义和本国资产阶级政府的斗争,通过宣传群众、组织群众、团结一切进步力量,逐渐扩大自己的影响,议会席位不断增加,通过议会和选举方式,最终夺得了执政权。

与摩共、塞劳进党通过议会选举上台不同,尼泊尔共产党(毛派)是通过武装斗争和议会道路相结合的方式上台执政的。1995年,尼泊尔共产党经过不断分裂与组合,派生出一个主张以“人民战争”方式进行反政府武装斗争的新派别——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普拉昌达为其主要创始人。该派认为要根本解决尼泊尔国内“民族、民主、民生”方面的问题,必须推翻现行制度,建立人民共和国。19962月,由于当时德乌帕政府没有满足该党提出的包括“取消王室的特权”、“颁布一部新宪法”等40项要求,尼共(毛)宣布脱离议会民主制,在西部等贫穷落后地区进行“人民战争”,走武装斗争道路。尼共(毛)自称其指导思想是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和普拉昌达道路,武装斗争的基本目标是实现人民民主共和政权。在争取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的道路问题上,尼共(毛)信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认为要迫使封建势力退出历史舞台,获得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必须进行武装斗争。尼共(毛)开展武装斗争后,提出“实行彻底的土地改革”、“让人民当家做主”、“反对社会歧视”等口号,得到了尼广大农民、落后种姓和妇女的支持,力量发展很快,到2005年影响已达全国75个县中的68个,控制加德满都和中心城市之外的大部分地区,在32个县建有根据地。尼共(毛)以武装斗争形式,策应七党联盟发动人民运动,最终促成国王交权。

在推翻国王封建统治后,尼共(毛)积极投入议会斗争,在20084月制宪会议选举中获得575个席位中的220个,成为制宪会议中的第一大党。528日,尼泊尔联邦民主共和国宣告成立,自此长达239年的尼泊尔沙阿王朝统治结束。815日,普拉昌达在制宪会议选举投票中获464票的绝对多数,当选为尼泊尔联邦民主共和国首任总理,并以该党为主组建新政府。

近些年来,特别是2006年拉美大选年后,拉美左翼、中左翼政党纷纷上台执政。除古巴外,还有委内瑞拉查韦斯、玻利维亚莫拉莱斯、厄瓜多尔科雷亚、尼加拉瓜奥尔特加、巴西卢拉、智利巴切莱特、乌拉圭巴斯克斯等十多个通过选举上台执政的左翼、中左翼政府,“占领”了拉美总面积的80%、人口的70%。这一系列国家的左翼、中左翼政党或社会运动在大选中获胜,是拉美左翼崛起的一个重要标志。目前,“社会主义”成为拉美最时髦的字眼,“一个社会主义的新世界是可能的”口号开始变成切实的行动。此外,拉美还有20多个非执政的共产党,共有党员40万左右,其中有些党在议会中拥有席位,巴西共产党、委内瑞拉共产党还是参政党。

拉美左翼、中左翼政党上台后,开始进行一系列改革,如土地改革——政府将没收闲置与被非法占有的土地无偿地分配给无地农民,以求“耕者有其田”;逐步对一些企业和银行实行国有化,并让员工入股参与企业管理;开展全民教育,彻底消灭文盲,建立“社会主义”价值观。在这一社会变革中,查韦斯的“21世纪社会主义”最为典型。

1998年查韦斯在委内瑞拉大选中获胜当选总统后,随即制定出不同寻常的“玻利瓦尔宪法”。2001年,委内瑞拉以“玻利瓦尔和平民主革命”替代“新自由主义改革”,着手进行经济和社会改革,先后出台了涉及经济、金融、社会分配和行政管理等方面的49项新法律,实行石油国有化,发展教育、医疗卫生和其他社会公共事业。在农村实施土地革命,在城市贫民区实行免费医疗和建造经济适用房,举办面向穷人的“人民市场”,把石油收入大量用在本国穷人的健康和教育计划上。在外交上,敢于同美国叫板,密切同古巴的关系。当查韦斯看到“玻利瓦尔革命”的改革措施不足以完全消除贫困和“拯救”委内瑞拉时,他把目光投向了社会主义。经过长期思考,查韦斯于2004年底提出建设“21世纪社会主义”。他说:“我日益坚信的是我们需要越来越少的资本主义,越来越多的社会主义。我毫不怀疑超越资本主义的必要性,资本主义需要通过社会主义道路来实现超越。超越资本主义强权的道路在于真正的社会主义、平等和正义。”他认为,委内瑞拉正在进行的“玻利瓦尔革命”应该以社会主义为目标,否则不能称其为革命。“资本主义无法实现我们的发展目标,我们也无法寻求一条中间道路。我邀请所有委内瑞拉人民共同走上这条新世纪的社会主义道路。”200612月日查韦斯在大选中再次获得连任,和当年卡斯特罗“不要社会主义毋宁死”的誓言一样,他在就职典礼中庄严宣誓,“要么社会主义,要么死亡!”。

查韦斯声称“21世纪社会主义”决不是照搬曾经的社会主义模式,“我们的社会主义是原生的社会主义,印第安人的、基督徒的、和玻利瓦尔的社会主义”, 这是崭新的、委内瑞拉特色的社会主义。然而,他的“21世纪社会主义”到目前还只是一个新生事物,其中含有国有和集体所有制、以人为本、团结、平等、公正、共同发展等内容,但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与此相呼应,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也声称要搞“21世纪社会主义”,莫拉莱斯强调要在玻利维亚建设“印第安社会主义”,还有巴西劳工党提出的“劳工社会主义”等。社会主义已成为拉美左翼追求的一种理想社会,也是指导拉美左翼运动的思想理念。

共产党和左翼政党通过选举上台执政的原因

当今世界上一些共产党和左翼政党能够通过选举上台执政,有其深刻的社会历史背景和主客观原因。

从现实背景看,共产党和左翼政党都是在新自由主义带来严重的社会贫富分化和政治腐败等恶果的情况下,通过反对新自由主义,争取社会公正的斗争,赢得中下层民众支持而上台的。

两极对立结束后,新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全球化泛滥,原苏东地区和拉美地区普遍实行新自由主义改革或转轨,广大民众在改革过程中付出失业、收入下降、社会福利减少等沉重代价。人们不满现状、反新自由主义和要求变革的呼声越来越高。改变不合理、不公平、只惠及少数人的“全球化”和追求社会公平正义的要求,为共产党和中左翼政党提供了有利的发展空间,促使其走上反全球化的第一线并成为主要力量。如20世纪90年代以来拉美国家普遍推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没有取得预期成效,反而导致社会形势恶化,贫富悬殊加剧,贫困化程度加深。目前这一地区5亿人口中,1.8亿是穷人(日可支配收入不足2美元)。中下层民众饱尝新自由主义恶果,对右翼政党执政所推行的改革极端厌恶,希望有代表其利益的左翼政党上台执政,以革除贫富差别悬殊,社会问题突出等弊端。摩尔多瓦独立后,曾全盘引进西方资本主义,整个国家经济、社会一片混乱,国内生产总值连续10年下降了2/3,总体经济发展水平倒退了3540年,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沦为欧洲最贫困的国家。残酷的事实,使摩民众在大选中选择了以社会主义为方向的摩共。

从历史上看,社会主义思想和传统对这些国家及上台的党有着深远的影响。摩尔多瓦共产党人党的前身为原苏联时期的摩尔多瓦共产党,是苏联共产党在摩尔多瓦加盟共和国的分支组织。苏东剧变后,苏共解散,摩共一度被禁止活动。19944月,摩尔多瓦共产党人党正式成立,并取得合法地位。重建后的摩共强调自己是原摩尔多瓦共产党的继承者,是工人阶级、劳动人民的党,宣称以建立共产主义为最终目标,通过和平、民主的斗争取得政权,以复兴社会主义并建立“形式上更新、符合当代生产力条件、生态安全和社会任务要求的社会主义”。拉美有着悠久深厚的社会主义传统,早在19世纪70年代拉美就建立了第一国际的支部,1878年墨西哥社会党成立,1892年巴西出现了社会主义工人党,古巴成立了社会主义革命党。在十九世纪拉美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中,南美解放运动领袖、委内瑞拉人西蒙•玻利瓦尔和古巴民族独立先驱者何塞•马蒂等一批杰出的思想家,其革命理论是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重要思想来源。十月革命胜利后,拉美多数国家成立了共产党,不少国家的社会党正式改建成共产党。20世纪5080年代,拉美左派曾经历了一个力量迅速发展、影响不断扩大的兴盛时期,50年代共产党组织已遍布拉美和加勒比所有国家。这一时期,在西半球出现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古巴。尼加拉瓜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也通过武装斗争建立了革命政权,一些左翼政党纷纷进行武装革命斗争,有的也建立了左派政府。历史上的这些社会主义实践和思想传统,对当今拉美左翼是有着深远影响的。而塞浦路斯现总统赫里斯托菲亚斯出身贫苦工人家庭,从小就体验穷人的艰辛,与工人阶级有着天然的密切联系,深受左翼进步思想的熏陶,18岁就加入劳进党青年团并自动成为该党党员,曾被劳进党派往苏联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是一名坚强的共产主义者。由此可见,目前上台执政的共产党和左翼政党历史上深受社会主义思想影响,有着社会主义的革命传统。

从共产党和左翼政党自身看,根据形势的变化和本国本党的实际,不断进行党的理论革新和政策调整,斗争方式灵活多样,始终把赢得选举作为斗争目标。

20世纪后半期,各国共产党开始认识到,实现社会主义是一个长期历史过程,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需要各党结合本国国情和本党实际,走自己的路。进入新世纪,实现政策调整和革新成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中的普遍潮流。当今国外共产党和左翼力量结合现实情况和本国实际,独立自主地选择自己走向社会主义的道路,对社会主义的基本特征、实现形式、发展阶段等问题上有不同认识,实践中也提出了不同的政策主张。

摩共成立后,虽宣称是原摩共的继承者,但在党章中表明自己是所有劳动者的党,要根据现代科学成就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新经验来丰富和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为表明摩共是代表摩社会所有阶层的政党,在其提交的议会竞选名单中,不仅有来自各民族、商界、非政府组织和社会团体代表,而且还有近1/4的非摩共党员代表。摩共虽然坚持社会主义方向,但在实践中更多体现出民主色彩,发展民主价值,推行民主社会主义。上台后,摩共把经济建设作为压倒一切的中心任务,努力创造执政业绩,最大限度地争取民意支持。妥善处理与反对派的关系,创造和谐的政治氛围。为保持国内政局稳定,摩共跳出不同派别政党相互倾轧的狭隘局限,未对反对派政党采取残酷打压的极端政策。在与反对派和平共存的同时,摩共不以意识形态划线,组建了由大量无党派和反对派人士组成的专家型政府。

尼共(毛)在2001年确立普拉昌达道路作为党的指导思想,认为这一思想是尼共(毛)把马列毛主义与本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普拉昌达道路不同于传统的无产阶级革命道路,在坚持武装斗争的同时,不放弃、不排斥多党竞选和议会道路,并一直提倡建立多党竞争的民主制度,并同与共产党主张相近的国内左翼力量结成统一战线。20062月,普拉昌达在接受《印度教徒报》记者秘密采访时说,“我们关于多党民主的决定是战略上的、理论上的、成熟的立场”,“我们发动人民战争大体上是不反对多党民主的。它主要地反对封建独裁统治,反对封建制度。” 20061121日,尼共(毛)与尼泊尔政府正式签署全面和平协议,宣告近11年的内战结束,尼共(毛)重新回到议会民主道路。应当说,尼共(毛)在结束帝制、实现共和及上台执政的斗争中,其武装斗争和议会斗争相结合的策略发挥了重要作用,最终是通过议会选举上台执政的。

拉美一些左翼政党对社会主义革命形势和道路有比较清醒的认识,认为目前不具备革命形势,通过暴力革命夺取政权不现实,主张通过选举和议会斗争方式实现社会主义,并认为在进行合法斗争的具体形式上,要与国内外中左力量结成联盟,以壮大自己的力量。因而当今的拉美左翼运动与传统的左翼政党或左派运动,在思想理念和斗争方式等方面是不太相同的。首先,当前左翼不再像以往那样强调共产主义目标,采取淡化意识形态色彩的做法或策略,强调社会民主和社会福利,政治观点和政策主张向中间立场靠拢,以争取更广泛支持。因此,当前左翼的社会基础有所扩大,参与左翼运动的社会力量范围更为广泛,其主体是那些对新自由资本主义现状不满、期望变革现实的政治力量。其次,与以往那种同现行政治制度直接对抗,以暴力推翻资本主义,实现社会主义的形式不同,当今左翼运动形式多样:有的提出与现政权有区别的国内政策和对外政策,争取民众支持,通过大选成为执政党,进而直接实施本党的执政纲领和政策;有的通过议会斗争,以谋求直接的政策调整;有的发动群众性的抗议活动和群众斗争,通过社会运动形式,反对西方主导的全球化,主张通过社会改革实现更大公正;有的通过非政府组织的作用对现行政府进行牵制,还有的通过推动国际性和地区性的合作,将拉美的左翼运动纳入世界左翼运动的大潮之中,等等。正是由于指导思想和斗争策略符合实际,使得一些左翼力量能够在大选中上台执政。

社会主义实现方式的多样性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如何实现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是20世纪社会主义运动史上的重大理论问题,也是国际共运史上长期未解的“斯芬克思”难题。从20世纪初到现在,国外社会主义的理论重点仍是共产党人及左翼力量通过什么途径来实现社会主义。在这一探索中,各党都调整了自己的理论政策,在党的指导思想和阶级性质、对无产阶级专政和民主道路、对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等问题上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是走议会道路,还是走武装斗争道路,在不同的时代,各党有不同的选择,也有不同的判断标准。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在分析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和本质后,得出结论:无产阶级只有暴力彻底打碎资本主义国家机器,才能建立自己的国家政权。列宁进一步发展马克思主义,通过武装起义,在落后的俄国建立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十月革命道路一度成为各国共产党普遍遵循的唯一模式。在20世纪上半叶,战争与革命是时代特征,世界上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成为两大对抗的力量阵营,帝国主义国家与广大殖民地国家、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十分尖锐,共产党和左翼力量要取得政权,只能走俄国十月革命道路。正是通过武装斗争,有一批共产党夺取了革命的胜利,建立起了社会主义国家,成为执政党。也有许多共产党领导的武装斗争并没有结果,最后以失败告终。在那个时候,武装斗争成为无产阶级的经典理论,而议会斗争、参加选举等都被视为修正主义和机会主义。

在当代资本主义发生很大变化、和平与发展是时代主题的世界潮流中,大多数共产党和左翼力量能与时俱进,变过去武装斗争为民主的、合法的斗争,且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参政的共产党和左翼党逐渐增多。争取更多选民,成为当今许多共产党和左翼政党的中心任务,议会斗争和参加选举,成为他们上台执政的主要方式和途径。

走什么样的道路,应由各国共产党根据自己所处的实际做出选择,不能片面地一概否定,要结合当时的历史条件和社会背景来理解,按照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来看待这种探索及其思想成果,并根据其实际效果来判断。成功与否,历史自然会有结论。

作者:柴尚金

(责任编辑:张泽良)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联系电话:028-85108619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