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各国政党 > 政党知识 > 文章正文
 
发展中国家政党体制面临的挑战及未来走势
时间:2014-12-15   来源: 《当代世界》    人气:29227
-------------------------------------------------------------------------------------------------------------------

政党政治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实行时间并不长,政党体制的成熟和完善还需一个较长的过程。当前,由于国际和国内形势的深刻变化,无论采取何种政党体制,发展中国家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这样或那样的问题,面临诸多考验。

发展中国家现行政党体制面临的问题和挑战

不少实行多党制的国家都面临制度照搬与权力转型的阵痛。当今各类发展中国家政党体制确立的时间都不太长,尤其是新一轮多党制在众多国家的落地、生根时间更短。在中东欧,一两年就基本完成;在非洲40多个国家,仅用三四年时间就基本实现;在亚洲个别国家,也是在几年时间里完成。而发达国家则普遍经过一二百年的时间才逐渐完成这一进程。一些发展中国家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吃下这副“进口”猛药,必然出现水土不服与制度缺陷等问题。主要表现为:一是政党之间为了利益的斗争而导致相互攻歼、争斗。在多党制环境下,政党间的关系复杂多变,尤其是在不成熟的政党制度与体制下,政党关系更突出地表现为赤裸裸的利益关系,利益导致的政党争斗极其惨烈。二是政党之间围绕路线、方向问题的争斗甚至可以使盟友翻脸,政治对手展开厮杀。例如南非执政联盟内部因为发展模式之争,非国大同南非共、工会之间的矛盾曾一度发展到不可调和的地步。印度不久前执政的中左联盟中,国大党同印共()围绕与美国进行核能源合作的问题几乎闹翻。三是在大选中多党矛盾与争斗不断。一些发展中国家政党在遵从多党民主选举的同时,又在选举的方式、过程和结果上不断搞小动作,导致对立政党间的矛盾不断,特别是反对的一方时常拒绝承认选举结果,并发动街头运动与当局对抗,甚至酿成大规模流血冲突。例如200712月的肯尼亚大选风波就造成了数百人死亡,上万人流离失所。

现行政党体制仍存在相当的脆弱性,以至被军事政变等非正常手段所打断。目前,多数发展中国家的政党体制并不稳定,政党执掌国家权力的制度在少数国家仍不时被其他一些因素所杯葛,多党制没有带来所预期的安定,这在非洲更加突出。“多党制乱了非洲”是一种世界上流行的说法,多党制在多数非洲国家的经济、政治基础仍十分薄弱,长期存在的部族、宗教矛盾往往使政党体制扭曲,党派之间的矛盾和政治斗争非常复杂,军阀寡头政治势力仍有一定影响,加上外国势力经常插手其内部事务,局部政治动荡的现象仍时常发生。极少数国家的民选领导人在民主的外衣下实行权力集中的非民主行为,破坏了宪法原则,造成其法理基础出现动摇,社会出现严重动乱,导致军事政变甚至种族大屠杀。例如卢旺达、索马里等国的种族冲突就造成了数十万以至百万平民死亡的历史惨剧。仅在近期,非洲就有十几国发生了军事政变。在亚洲,类似的情况也存在,缅甸、巴基斯坦、泰国等近期都曾发生过军事政变,一度中断了政党政治的正常运行。不少发展中国家的政党体制在塑造与构建过程中一直面临着外来因素的干预,特别是西方国家的施压。众多发展中国家自独立以来,其国家政治制度特别是政党体制的塑造与构建都不同程度地受到西方国家的干预和影响。尤其是冷战结束以来,伴随着国际形势发生深刻变化,国际政治力量西强东弱、南穷北富的失衡趋势日益凸显,西方国家在各个领域占据优势地位,控制着国际话语体系的主宰权,许多发展中国家在政党体制塑造与演进过程中始终难以摆脱西方的阴影。西方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很多看法并不一致,甚至矛盾重重,但在推动多党民主问题上,却表现出惊人的一致和团结,甚至为此确立了近中期的目标,绘制好了路线图。西方国家有着一种共识乃至“使命感”,就是认为现在是它们在全球推进西方民主价值观的最好时机,绝对不能错过。正是在这种“使命感”的驱使下,西方对未实行或一度中断政党制度的国家不断加大施压力度,力促缅甸、利比亚等国回到西方期望的多党民主轨道;而对于那些所谓实行多党民主不充分的国家,也一直在加大施压力度,甚至直接干预其内政,如对津巴布韦、叙利亚、黎巴嫩、埃及和中亚各国,都曾采取不同方式的打压。

多数发展中国家在现行政党制度与体制条件下,都程度不同地面临着腐败现象滋生的问题。当初西方强迫许多发展中国家实行多党制的理由是它可以有效地制衡权力,规范和监督权力运作,防止腐败。但事实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在实行多党制的同时,也把西方多党制本身所存在的一些弊端引了进来,甚至“发扬光大”。有的国家执政党内部之间进行利益分赃,例如在政党联盟上台后,各个政党根据得票多少、实力大小进行权力和利益的分赃与交易,如在招投标的回扣中按比例分成。有的执政党追求实现短期目的,在有限的任期内最大限度地为本党、本集团和少数人的利益服务,在政策、利益分配上明显偏向自己,忽视多数人的利益,甚至捞一把就走人,等下届政府来收拾烂摊子。有的把政党“国家化”,把执政后掌握的国家权力视为其既得利益,凌驾于社会之上滥用其绝对权力,结果导致比一党制的执政党更高度控权。有的政党特别是非洲、加勒比、南太平洋地区的一些政党,把外交领域也当成腐败的资源,在国家资源开发、国际工程招投标中获取好处。

发展中国家政党体制未来演进趋势

当前,多数发展中国家的政党制度与体制处在过渡时期,弹性还很大。由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政党制度与体制的转型都是在较短的时间甚至几年时间里匆忙实现的,所以还存在着很多不确定性。许多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非洲国家在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多党民主运动中,基本上是照搬甚至移植西方多党制,大多未来得及进行很好的消化、改良。除了极少数拉美国家外,大多数国家的政党制度与体制仍将处于转型阶段,还远未成熟。主要表现在:一是政党体制仍处在程度不同的变动过程中,多数国家还未成型,甚至还有推倒重来的可能性。亚洲、非洲大多数国家的政党体制的稳定周期都只有一二十年甚至更短时间;拉美一些国家的政党体制自冷战结束以来也处在较为频繁的变动过程中;前苏东多数国家的政党体制当前处于明显的过渡阶段,尤其是一些独联体国家未来的可变性还相当大,不确定、不可预测因素还很多。二是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政党格局依然处在变化调整过程中,且这一变化将是一个常态过程。这主要表现在各国政党之间的此消彼长频率很快,主流政党与边缘小党都在不断变化,政党格局的持久性不强。三是在少数发展中国家,现行的政党体制仍不时地被军事政变等非正常因素所阻断,这也充分地说明了多党民主体制的极端脆弱性。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尽管军事政变相对于以前要明显减少,但远没有根绝,今后在亚非拉地区都还存在着发生军事政变而中断政党体制运作的可能性。四是在可预见的相当长时期内,多数发展中国家的政权更迭难以真正实现制度化,也不大可能实现政党之间的正常轮替。这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政党制度与体制的成熟程度有极大关系,它还缺乏诸多必备的主客观条件。

发展中国家政党制度及体制先天不足的情况短期难以改观,广大民众自发推动多党民主发展、自主维护多党民主制度的条件与土壤还有待造就和培育。大多数学者认为,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政党制度与体制是在本国精英的主导下建立的,缺乏民众基础。尤其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这轮多党制浪潮,基本上不是发展中国家内部因素及主观原因所促成的,而主要是在外力的作用特别是西方国家的威逼利诱和强行介入下实现的。因此,在多数发展中国家都存在一个内力准备不足、主观条件欠缺的问题,这在非洲地区更为典型。在非洲一些国家,民主政治目前还只是一种“城市现象”,是一种少数社会精英的专利品,是一种“舶来品”。民主作为一种“精英民主”的现象将在较长时期存在,政党制度和体制为少数人所利用和服务的情况在可预见的时间内难以改变。要在这些国家形成一种大多数民众都能平等、自由、独立地参与多党民主运动的局面,仍是一件非常遥远的事情,还要经历艰苦而漫长的物质创造和精神熏陶之路。

许多发展中国家将借用西方多党民主制的外壳和基本规制,进一步探索具有本国本民族特色的政党政治发展模式。亚非拉许多国家在20世纪中叶独立之初就曾经历过对西方多党民主的盲从,而到了20世纪90年代,在内外环境的压力下“重蹈覆辙”,经历了一轮范围更广、教训更深刻的盲从。当前,亚非拉许多国家都在痛定思痛。它们在基本肯定实行多党民主政治的必要性的同时,也在反思自己究竟需要怎样的民主制度。这在非洲更为突出,它们大都认识到,“多党民主”应当有“非洲特色”,“具有非洲内涵”,适合非洲国家的环境和土壤。因此,近期以来,非洲一些国家的主流政党、当权者和社会精英,都在摸索、探求对原有政治体制进行改造,谋求建立起一套具有非洲特色的多党政治体制。拉美、中东欧、亚洲发展中国家政党也在探索。中东欧国家在政党制度及体制方面总体上讲是模仿西方,略有一点自身特色;拉美国家一般是对所引进的西方政党制度与体制作一些改造,以适应本国的政治文化需要;亚洲国家则是更多地结合本国的文化与民族特点,实行威权体制,同西方的差异要大一些。

发展中国家推行多党民主制是一种大趋势,但其政党体制的健全与完善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尽管多党制在不少发展中国家带来了诸多严重的消极影响甚至危害,但在西方及某些国际组织的外力作用下,仍在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基本确立,而且不少国家可以说总体渡过了多党制的阵痛期。随着未来一段时期的磨合,多数国家现行的政党制度与体制将慢慢趋于稳定和逐步走向常态。在不少发展中国家,相对于20世纪90年代,实行多党制的正面作用和意义已开始被日渐增多的人们所认同,多党制的益处也开始被更多的人感觉到。其今后的走势是:其一,多党制将会成为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主流的政治话语体系,在政治上对它的“成见”会趋于减弱,在理论上对它的接受程度会不断提高。如在非洲,大多数国家的新一代领导人基本上受的是西方教育,对西方民主价值观比较认同甚至推崇,因而这些国家在政治上“西化”的程度未来会加深。其二,实行多党制能够并且已经在不断改善这些国家及原执政党所处的内外环境与形象,尤其使原来实行一党制环境下的执政党的生存和发展条件明显改观,并且还因为推行多党制捞取不少政治和经济实力,相反不实行多党制或搞倒退则会受到强大的政治压力和经济制裁。因此,多数发展中国家都程度不同地有保持和推进多党制的某种动力。其三,对不少发展中国家来讲,在当今世界,实行多党制还将有利于它们更好地融入国际社会,参与国际合作和地区一体化进程,提升国际实力,这在非洲、前苏东国家更加突出。以多党制为特征的政治民主化进程加速了前苏东、非洲国家的经济自由化,并且消除了以往在意识形态、政治制度、发展道路方面存在的差异和分歧,这无疑有利于这些地区的国家协调立场,采取集体行动,制定共同政策,推动政治经济一体化进程,如加速建立和完善非洲联盟。而如果在政治体制上不是属于多党制国家,则很可能被当作另类看待,甚至遭到孤立和排斥。

对发展中国家政党政治与体制演进趋势的一些看法

发展中国家的政党政治、政党制度和体制的演变容易受到国际大气候的影响,特别是易受西方政党政治、政党制度与体制演进的影响。国际政治斗争的风风雨雨,时常会折射到发展中国家政党制度与体制的演变过程中。国际上的意识形态斗争,事实上在相当程度上聚焦于发展中国家的政党制度与体制层面,而且今后这种斗争仍会通过不同方式表现出来,这又同多数发展中国家内部意识形态因素总体趋于淡化呈鲜明对照。这种局面的长期存在,是与国际政治经济力量对比严重失衡息息相关的,是由发展中国家的弱势地位所决定的,是造成发展中国家政党体制脆弱性的主要原因。

从发展中国家政党制度与体制的演变轨迹可以看出,不少国家在这一进程中并非只是被动适应、消极无为,而是努力争得和扩大自己的话语权。面对西方在国际政治领域的强势地位与话语垄断优势,尽管多数发展中国家不敢与之正面碰撞,而是选择在总体顺应和逆境中“求全”的前提下,谋求自主拓展、有所作为。像新加坡、马来西亚、突尼斯、叙利亚、埃及、土耳其、坦桑尼亚等不少发展中国家都能结合本国历史文化传统与经济社会发展的现实需要,顶住西方压力,创建并形成了一整套不同于西方而适合本国国情的政党制度、体制与运作模式,在实践上取得了较好的效果,在本国乃至在跨越国界的范围内确立了自己一点宝贵的话语权,这是一种自主与创新精神的产物。一些发展中国家执政党、主流政党的实践证明政党制度与体制并非只有西方一种模式,而是有多种模式,它是多样性的、丰富多彩的,发展中国家在这方面可以有所作为,而全盘照搬西方政党模式则后患无穷,只会乱了自己,并受制于人。

发展中国家政党制度与体制的塑造和演进是一种常态的过程,应当辩证地看待其发展变化。可以说,推行多党制是当今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政党政治发展演进的大趋势。但目前多数发展中国家的政党制度和体制又并未定型,仍处于一个变动过程中。发展中国家政党制度与体制的演变将是一个复杂曲折的历史过程,不仅要受到国内政治、经济、文化、宗教及国民价值取向和文化素质与心理因素的影响,未来还会继续受到国际形势和环境变化的影响,特别是国际政治思潮激荡与意识形态斗争的影响,其政党体制的演化进程不尽相同,将有先有后、有快有慢,会出现曲折和反复,甚至不排除倒退和推倒重来的可能。在可预见的较长时期内,发展中国家政党制度与体制的调整变化仍将决定国内政治斗争的主旋律。

作者:章德彪

(责任编辑:张泽良)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主管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联系电话:028-86603600 028-86603596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