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各国政党 > 欧美政党 > 文章正文
 
持续深化的欧洲政党危机
时间:2014-12-15   来源: 《当代世界》    人气:389
-------------------------------------------------------------------------------------------------------------------

在传统的欧洲政治中,政党是连接国家与社会的桥梁,是欧洲代议制民主中长期占据统治地位的核心政治力量。以议题竞争和选民动员为基础的政党政治,是欧洲民主政治最基本的标志。然而近30年来,欧洲传统民主国家的政党政治却陷入了危机。这种危机,不是暂时性或周期性的,而是一种持续不断的衰落。自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有关政党危机的探讨就开始引起了欧洲学界的注意,各种经验性的研究都从不同角度反映了欧洲政党政治的生命力已陷入危机的事实,而从最新的研究成果看,欧洲政党的危机仍在持续深化。

20122月,荷兰莱顿大学、意大利欧洲大学学院和德国海因里希—海涅大学联合进行的欧洲政党组织研究发布了最新成果,通过对近30年来欧洲各民主国家政党组织演变情况的汇总分析发现,欧洲各国政党无论是党员绝对数量,还是大选中党员占总选民比例,都已降至历史最低点。以英法德等主要欧洲大国为例,30年来,各国登记选民的绝对数量虽然稳定增加,但各国政党党员的数量一直大幅减少。英国政党的党员数量平均每十年减少约2030%。截至2008年,已经从1980年的170万降低到50多万,仅占登记选民的1.21%,占英国总人口的0.9%;得益于两德统一吸收了大量东德党员,德国政党党员绝对数量较高,但19802007年,党员人数也减少了50万,目前仅占德国选民比例的2.3%,占德国总人口的1.7%。法国政党党员人数在近十年略有增加,但因部分政党可能存在夸大党员人数的情况,实际统计数值可能更低,即便以现在的数字计算,截至2009年,党员总数下降了近100万,目前占法国选民比例的1.85%,占法国总人口的1.25%。类似的情况几乎出现在欧洲所有民主国家。北欧的挪威、瑞典、芬兰和丹麦等国在过去30年间,党员人数下降了5060%,奥地利、比利时和荷兰等国的党员人数也下降了30%左右,英国的下降程度最高,下降了近70%,德国的下降程度相对缓慢,但也将近30%。只有葡萄牙、希腊和西班牙等民主化进程较晚的国家,党员人数有少量增加。[1]

此项研究是欧洲政治研究的权威学术机构对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末和21世纪前十年多次大规模调研数据的汇总,覆盖了欧洲几乎全部的民主国家,无论在时间和空间上都具有很高的代表性。基于对上述数据的分析,笔者认为:

一、 欧洲政党已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群众性政治组织,与草根社会的裂痕加大

政党党员人数是判断社会对政党信任程度的核心指标,过去30年欧洲各政党人数稳定下降,在经济发展水平较高、民主政治历史久远的欧洲主要大国尤为明显。目前英法德三国政党党员仅占全国人口的不到2%,且有进一步下降的趋势。这一事实表明欧洲政党已出现“精英党”的特征。一些侧面的证据也从不同角度反映出欧洲政党和草根社会不断扩大的裂痕。从选举行为来看,越来越多的欧洲选民在不同的选举中支持不同的政党,选民对政党的忠诚度不断下降。比如瑞典20世纪60年代的选举中,政党忠诚度较低的选民比例为4% , 20世纪90年代已经大幅上升为13.8%。在同一时期, 德国的类似选民由8.4% 上升为9%,英国由5.2%上升到9.3%,而法国由11.5%上升到15.4% 。从20世纪60年代初到90年代末的40年间,欧洲主要民主国家中政党忠诚度较低的选民的总体比例已经由7.4%上升到12%,而在21世纪前十年,这一趋势仍在继续,在人口相对较少、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较高的部分西欧国家尤为明显。[2]从政党与社会的关系来看,欧洲民众对欧洲政党政治的参与热情降至历史最低。近一年多来,在欧洲爆发的“占领伦敦运动”、“愤怒者运动”和“占领欧洲央行运动”等反映草根社会诉求的社会运动都游离于政党政治之外。以“占领伦敦运动”为例,该运动不但因循了甘地“非暴力运动”的传统,赢得了广泛的社会同情,而且提出了非常实质性和具有可操作性的政治诉求,如改革政府税收监管制度的漏洞,住房政策的调整,以及更加公平的社会薪酬制度等等,开始在严肃的政治舆论中占据越来越多的市场。这些原本应由政党主导的政治诉求被草根组织提出,表明了欧洲政党作为国家—社会之间桥梁的功能正在进一步弱化。

二、 党员人数下降会加剧欧洲政党组织危机,促使其进行组织和功能上的调整,并引发欧洲民主政治模式的变化

党员的数量是政党生命力的核心问题,党员人数的持续下降将引发欧洲各国政党多方面的组织危机。首先,党员减少将使欧洲政党缺乏稳定可靠的选民基础,在选举中不得不投入更大的资源进行政治动员;其次,党员减少削弱了欧洲政党的财源和政党从基层社会获得的人力,物力支持,政党的政治活动能力受到影响。第三,党员减少使各欧洲政党在社会基层的组织建设面临困境,进一步降低政党对草根社会的政治影响力。上述因素相累加形成的恶性循环,将使传统意义上的依赖基层组织进行群众动员的政党活动难以为继。

随着政党党员人数下降和政党组织危机的深化,欧洲政党将不得不进行组织和功能上的多方面调整,这已经并将继续引发欧洲民主政治模式的一系列变化。

第一,由于对基层社会的控制力减弱,为了赢得选举夺取政权,欧洲政党将进一步加速组织转型,由依赖传统的基层组织动员,转向依赖大众媒体进行政治动员。这将导致善于利用媒体的个人魅力型领导人得势,此类政治家在政党内部和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影响力会进一步提升。此外,由于大众媒体在政治生活中的影响力不断增加,善于操控媒体进行选举政治的选举型政党,相比更多依赖基层党员组织的传统型政党,将体现出更强的竞争力。以近年来三次赢得选举的意大利力量党为例,它以赢得选举为首要目标,是由贝卢斯科尼根据传媒规律和商业模式进行运作的政党,这种政党更像是专业的竞选公司,其竞选效率极高。这种模式虽然还没有被其他西欧发达国家的政党大规模地模仿,但促使政党改变运作模式的鲶鱼效应已经出现。

第二,党员数下降导致的资源匮乏,将促使欧洲各国政党寻求其他的财力支持,由于相当一部分欧洲政党的活动经费来自国家预算,来自社会层面的资源减少,将导致政党与国家官僚集团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与社会的脱节及与国家官僚集团愈加密切的联系,将使欧洲政党代表社会向国家施加压力的职能不断弱化。政党不再是社会的代表, 而是国家机器的代理人,与国家官僚集团相互渗透,欧洲政治中“文官中立化”的传统将会受到侵蚀。此外,为了扩大自身的财源和政治影响力,欧洲政党可能会进一步密切与利益集团的关系,政治献金,幕后交易的频度可能会上升,资本和政治精英的关系会进一步密切化。

三、 欧洲政党的组织危机,源于其政治功能与社会需求的脱节,在欧洲全面步入后现代社会的形势下,欧洲政党的前景堪忧

传统意义欧洲政党的存在基础,是欧洲处在工业社会阶段时期的阶级政治,这一时期的政党承担着不同社会群体的利益表达、公民的政治教育、国家与社会的沟通,以及社会动员等一系列功能。然而,随着欧洲社会步入后工业化阶段,政党存在的社会环境发生了一系列变化。第一,经济社会生活的日趋复杂和多元,进一步促进了阶级分化,以相对稳定的党纲和党员组织为依托的政党难以有效地整合日益多元化和碎片化的社会诉求。第二,网络技术的普及、大众传媒的发展和社会教育水平的全面提高改变了传统政治的游戏规则,政治信息无处不在,人们参与政治的手段和方式也日趋多元化,政党只是形形色色的具有政治沟通和政治教育能力的主体之一。第三,利益集团和非政府组织等社会组织,在传统政治动员手段相对匮乏的情况下,利用后发优势,使用了更为先进的政治技术和运作方式,不依赖传统的基层组织,而是通过大众媒体和网络技术,直接与民众建立联系,部分地替代了原本属于政党的社会功能。

从目前的情况看,面对欧洲社会变化提出的新要求,主要的欧洲政党没有做出恰当的回应弥合其与社会的裂痕。以德国为例,尽管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德国政治学界就发出了欧洲政党危机的警告,但德国的主要政党并没有在组织上和运作上做出充分的变革,党员老龄化严重,年轻党员不断流失,只是对传统的政治理念进行一定调整,淡化纲领之争,采取在意识形态上趋向中间化这一保守策略。政党更多的是作为国家官僚制度和社会力量之间的协调人,各主要政党越来越提不出有鲜明代表性的议题,不仅无法有效表达日趋多元化的社会利益,在政治生活中的感召力和凝聚力也进一步丧失。尽管从数据上看,德国已经是欧洲主要大国中政党党员流失率最低的国家,但德国政党在政治上的保守态势表明,欧洲发达国家相当一部分老牌政党顺应新形势进行组织调整的能力已经很低。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欧洲已经开始全面步入后现代社会,如果不能在组织上、功能上顺应社会的需求,进行全方位调整,则欧洲政党在欧洲政治生活中的前景堪忧。

注释:

[1] 数据来源: Going, going, . . . gone? The decline of party membership in contemporary Europe European Journal of Political Research, Vol.51, Issue 1, 2012 , pp.24-56

[2] 数据来源:Peter Mair,“Electoral Volatility and the Dutch Party System: A Comparative Perspective”,Acta Politica, 2008, 43, p238.

作者:张海洋

(责任编辑:张泽良)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主管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联系电话:028-86603600 028-86603596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