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各国政党 > 欧美政党 > 文章正文
 
贝卢斯科尼现象的思考
时间:2014-12-15   来源: 《当代世界》    人气:489
-------------------------------------------------------------------------------------------------------------------

贝卢斯科尼是欧洲乃至世界政坛引人瞩目的政治家,他三次赢得大选,四次担任意大利总理,执政近10年(3340天),在意大利共和国历史上位列第一。20111112日,贝卢斯科尼因应对国内经济困境不力,黯然下台。然而,时隔一年,有关贝卢斯科尼要参加竞选的消息再次传来,并称他极有可能再一次执掌意大利政坛。

欧洲政坛向来不乏常青树,德国前总理科尔、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和布莱尔都曾长期执政,然而他们与贝卢斯科尼相比,至少有三点不同:第一,他们都是职业政治家,经历了十年磨一剑的等待,政治驾驭能力突出,背后都有稳定、强大的政党支持。而贝卢斯科尼在1994年组建起意大利力量党,当年立刻赢得了选举,在进入政坛之前,他只是一个成功的商人。第二,德国、英国的政局比较稳定,左右翼政党轮流执政,政府的更替并不频繁,而意大利在战后产生的政府多达58个,总理人数达到25[1]。第三,科尔、撒切尔及布莱尔的形象积极、健康,在民众中口碑颇佳,但贝卢斯科尼前后已经卷入20余件司法案件,个人生活方面的丑闻更是满天飞。究竟是什么原因,使贝卢斯科尼独树一帜,长期活跃在政治舞台?

独具特色的政治文化

贝卢斯科尼的意大利力量党虽然是在1994年大选前匆忙组建,但却在意大利原有政党格局突然坍塌后,得到了前天主教民主党选民的支持。为什么政党版图剧烈变化,而选民竟然没有流失,并迅速地找到了替代政党,这就需要讨论意大利政党政治的一个极为突出的特点,即党强政弱[2]的政治态势,以及选民投票倾向固化。

著名学者乔治·伽里曾说,在通往代议制民主的道路上, 意大利与其他欧洲国家有一个非常显著的差别, 即没有产生一个强大的现代自由党。1922年之前,意大利的政治、文化、社会空间是由众多的党派把持。[3]经历了法西斯主义的打击之后,意大利的政党在二战后期纷纷扬起尘封的旗帜,并迅速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发挥出主导作用,领导全国民众完成反法西斯战争,起草共和国宪法,确立议会民主制,重建意大利政治秩序。在这个过程中,政党的地位也便进一步地强化了,许多原本属于国家机构的权力,也就处于政党的控制之下。政党不仅把持国家权力,而且将触角延伸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掌握着资源,向其支持者分配利益。由此,民众对政党的自觉依赖也便进一步强化了。正如乔瓦尼·马拉尼尼所言,意大利不是民主政治,不是由人民统治,而是由政党统治。[4]

意大利战后首次选举几乎就是1919年选举的翻版。在随后的40余年中,意大利政府的频繁倒台与其政党格局的稳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新兴政治力量迅速地被传统政党瓦解、吸收,天民党和意共始终分列第一、第二大党,牢固地控制着社会空间及选民的认同。意大利的选区素有“红”“白”之分。所谓红区,是指北部的工业三角,以及中部的托斯卡纳大区、艾米利亚—罗马涅大区 、马尔凯大区和翁布里亚大区,这里一直是意共、意大利社会党等左翼政党的票田。所谓白区是指威尼托大区、特伦蒂诺—上阿迪杰大区,以及弗利乌里—威尼斯朱利亚大区,在这些地方,战前的意大利人民党及战后的天民党一直拥有绝对优势。

1992年的选举同样也几乎是1948年选举的翻版,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反腐败运动却彻底改变了意大利的政党格局。19922月,社会党米兰市主要负责人马里奥·基耶萨因收取工程回扣被捕入狱,谁也没有料到,这一个案引爆了民众长期积压的不满情绪,司法调查迅速向全国蔓延,几乎波及了所有的党。各党领袖为了保住本党声誉,被迫采取“丢卒保帅”的做法,逐步放弃了对已遭逮捕的党内较低级别官员的保护,而这些人感到被党抛弃,又不顾一切地指控他人,由此形成了多米诺骨牌效应。据统计,在两年的时间里,共有约1300人受到调查,其中包括部长、众参两院议员、企业家、政党领袖,甚至前总理。如此大规模、高级别的腐败现象,瞬间摧垮了意大利的政党格局,传统政党纷纷走上解体、分裂或重组的道路。[5]对比1992年和1994年众议院选举情况,天民党由于长期执政,受到的打击最为沉重,它的主体演变为意大利人民党,得票率从30%骤降到11%;意大利社会党在80年代多次加入政府,发展势头一度迅猛,受到的影响也很大,得票率从14%降到无足轻重的2%;意共由于从未执政,所以其继承者左翼民主党和重建共产党受到的波及较小,得票率均小幅上涨(见附表)。总之,1994年在众议院获得席位的政党,全都不是传统政党。[6]

“净手运动”引发了政坛地震,打碎了铁板一块的意大利政党格局,却没有改变固化的选民认同。一方面,这为贝卢斯科尼进入政坛准备好了政治空间,另一方面,原天民党的选民经历了短暂的彷徨后,迅速找到政治归宿。意大利力量党虽然是个“新瓶”,装的却是“旧酒”。20世纪90年代初本是左翼民主党高歌猛进的大好时机,但它(包括意共)自1948年起从未进入政府,在执政履历上与一个新党无异,而且反共倾向尚未从意大利选民的思维定势中完全剔除,放眼当时的意大利政坛,经济界巨子贝卢斯科尼更适合担任中右的领袖,阻挡左翼前进的步伐,民众期待着他把个人商业的成功复制到国家管理中。正因此,贝卢斯科尼才能“惊艳”意大利政坛。

虽然很多学者期待着意大利的政党体系浴火重生之后,选民能够重新具有流动性,但是随后10余年的政治实践充分证明,虽然党员人数不断下降,选举中的弃权率不断上升,但红区、白区的分别根深蒂固,没有发生重大的变化。

政党形态的变化

如果说贝卢斯科尼在1994年获胜,包含着一定的偶然因素,那么他在随后的选举中能够接连胜出,并长期执政,就不再是偶然了。这是由于意大利力量党顺应了政党形态,以及政治沟通方式的变化。

关于政党形态的变化,目前影响力最大的解释模式是由迪韦尔热、基希海默、卡茨与梅尔等学者提出的,他们共同勾勒出一条从群众型政党到兼容型政党再到卡特尔型政党的演变路径。冷战时期,意大利主要政党普遍采用群众型政党的组织模式,具有旗帜鲜明的党章、复杂的中央机构、广泛的基层组织、大量的党员,以及高度的政治认同,但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意大利政党的形态发生了重大变化,纷纷弱化了中央与地方之间的关系,力图在公民社会中打牢根基,在竞选中采用联盟的方式,积极寻求政党合并。究其原因,社会环境的变化与选举制度的约束发挥了重要作用。一方面,随着经济的发展与冷战的终结,意大利的社会结构及民众的政治意识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中间阶层迅速崛起,原有的阶级界限逐渐模糊,社会呈现出碎片化的趋势,民众的政治诉求日渐多元化,并且越来越务实;另一方面,冷战时期意大利一直实施比例制选举法,这虽然有效鼓舞了民众的政治参与热情,但也导致了政党林立、行政效率低下的弊病。1993年、2005年意大利两次改革选举法,一以贯之的导向就是弱化小党在选举中的生存能力,鼓励并规范政党联盟,实现意大利政党的两翼化发展。

意大利力量党并没有严密的组织体系,如果是在群众型政党模式盛行的年代,它必然无法进行有效的政治动员,不可能获得选举的胜利,然而在20世纪90年代后政党结盟、合并的浪潮中,由于没有党内守旧力量的组织羁绊,反而体现出了鲜明的后发优势。意大利1994年至今的五次大选中,中右联盟三次胜出,并不是偶然的,这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与中左联盟相比,中右联盟的政党数量较少,党际关系稳定。1994年以来,中左政党先后组建起进步联盟、橄榄树联盟参加选举,但是中左联盟内部政党众多、选票分散,它往往需要团结七八个政党才能与中右抗衡,其中最大党的得票率在1996年以后仅维持在16%左右,特别是在意大利前总理普罗迪2008年宣布退出政坛后,中左群雄割据的局面进一步加剧。中左内部包含着共产主义、社会民主主义、女权主义,以及环境保护主义等各种政治诉求,在面对具体问题时立场难以协调,经常会发生矛盾冲突。反观中右联盟,包含着三大支柱——意大利力量党、民族联盟、北方联盟,力量构成非常稳定[8],后两者的得票率与意大利力量党差距较大,但稳居国内四大政党之列,同时中右联盟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指向也符合各党的政治诉求。

第二,意大利力量党也从未停止政党合并的步伐。贝卢斯科尼进入政坛后,一直希望建立一个统一的中右政党,但是由于他的重要盟友、民族联盟的领袖芬尼反对,迟迟未能如愿。200711月,贝卢斯科尼在米兰提出“两步建党”的设想,即首先建立一个政党联盟,以相同的名称、标志参选,最后再形成统一的政党。经历了犹豫、反复之后,芬尼最终同意。20082月,意大利力量党与民族联盟共同组建了政党联盟“自由的人民”。2009322日,民族联盟宣布解散,5天之后,一个统一的政党——自由人民党正式诞生。

另外,贝卢斯科尼还适应了政治沟通手段的变化。在群众型政党时代,政党的政治沟通依靠自上而下的组织进行,然而随着通讯手段的发达,媒体逐渐成为政治沟通的主要手段。贝卢斯科尼从不依赖政党的机构进行组织和宣传,而是通过媒体与民众建立直接的联系,他所掌控的资源,为这种沟通提供了强大的硬件支持。贝卢斯科尼拥有一个不折不扣的媒体帝国,除在德国、西班牙拥有两家电视台外,他在意大利还拥有“第5频道”、“意大利1”、“网络4”三家全国电视台;他是意大利最大的书籍、期刊出版商,控股“蒙达多利”、“朱里奥·埃因那乌迪”等11家出版社;在音像制品销售领域,1994年到2002年间,他是意大利最大的音像制品销售连锁店“巨型炸弹”的股东,并掌握着著名的“门多萨电影”集团;同时他还是大名鼎鼎的足球俱乐部“AC米兰”的老板。如此多的宣传资源集于一人之手,可以迸发出的能量显而易见。

中右联盟的力量结构

意大利中左第一大党是左翼民主党(19982007年合并其他小党先后更名为左翼民主党人党和民主党),然而中左联盟的总理候选人却往往不是这个党的首脑。1994年以来的5次大选中,中左联盟的领袖换了4位,只有两次是由最大党的首脑担任[9]。然而贝卢斯科尼一直是中右联盟的领袖,一旦胜选,他也就是当然的总理人选。之所以出现这么巨大的反差,原因就在于中右联盟的主要成员意大利力量党、民族联盟与北方联盟,都是领袖魅力型政党,而在领袖的“魅力”之争中,贝卢斯科尼拥有绝对的优势。

民族联盟的前身是社会运动。战后初期,一小部分法西斯政权的同情者组建了社会运动,因此该党具有鲜明的意识形态特征,在漫长的岁月里,它始终被排斥在主流价值观之外,成为意大利政坛的异类,甚至被称作“法西斯主义者的猪圈”[10]。社会运动曾长期在左、右之间摇摆,也曾粉饰自己的意识形态,短暂地加入天民党政府,但最终既不能抚平党内派系的争执,也不能消除民众的怀疑,难逃边缘化的命运。从1991年起,芬尼开始担任社会运动的书记,他继承和发扬社会运动在20世纪70年代“新右派”的思想理路,发起了一系列的改革,提出把“法西斯主义”交给历史去审判,抛弃反美、反资本主义的指向,积极地与中右翼力量(包括宗教力量)建立联系,并在随后的选举中取得了优异成绩,推动着社会运动走出孤立境地。19951月,在芬尼的带领下,社会运动自我改造为“民族联盟”,彻底弱化了意识形态指向,走上了亲资本主义,以及在体制内寻求成功的道路,正如芬尼所说,意大利漫长的“战后”终于结束了[11]。从19912009年民族联盟与意大利力量党合并,芬尼一直是该党的领袖及象征。

北方联盟同样如此,它的出现与意大利南北方剧烈的贫富差距密切相关。北方联盟的前身是20世纪70年代末出现的伦巴底联盟。它最初是致力于保护伦巴底语言、文化传统的自治运动。1987年选举后,伦巴底联盟重新界定了自己的政治诉求,致力于创建以利益为基础的地区身份认同。它认为,伦巴底人民辛勤劳作积累起的财富,却在分配中便宜了终日无所事事的南方人和移民,于是这些人就变成了“敌人”。伦巴底联盟在这一时期的标语和口号充斥着排外和种族主义色彩。它在1990年行政选举中取得了辉煌的成绩(在本大区赢得了18.9%的选票),同年在其书记翁贝托·博西的倡议下,活跃于北方的各种地区联盟合并为北方联盟。1991年北方联盟召开第一次大会,博西当选书记。党的政策重点随后也从反对人种多样性逐渐过渡到批判中央集权及政党政治上。国家缺乏效率,不再是懒散的南方人传染了国家机关所致,而是热衷于政治分赃的政党的责任。这些主张凸显出北方联盟的政治纯洁性,得到了改革主义者的认可。1992年的选举中,北方联盟横扫300多万张选票(8.65%),赢得了55个众议院席位和25个参议院席位,一举跃升为全国第四大党。从伦巴底联盟时代开始,博西一直是北方联盟的领袖和象征,直到20124月,他才由于家庭经济问题辞职[12]

很明显,中右联盟的三大支柱各自有着卓越、稳定的领导人,一旦中右联盟获得选举胜利,总理人选也便在这三人中产生,博西和芬尼在各自党内的地位虽然牢固,但北方联盟与民族联盟在得票上却无法与意大利力量党相比,最明显的例子就是1996年时,北方联盟单独参选,虽然仍稳居第四大党的地位,但胜出的却是中左联盟,中右联盟与北方联盟两败俱伤。北方联盟与民族联盟都有着深刻的历史根源,但法西斯主义和地方主义是它们二者的硬伤,这大大限制了两党的发展,参与政府是可以的,但政府首脑的宝座却与他们无关。同时作为职业官僚,他们所掌握的社会经济资源,也无法与贝卢斯科尼相提并论。综上所述,一旦中右胜出,贝卢斯科尼就是总理职务的不二人选。

2011年以来,意大利在金融危机的打击下步履维艰,虽然贝卢斯科尼仍然得到了众、参两院的信任,但他还是在同年11月主动辞去了总理职务,随后,意大利共和国总统纳波利塔诺授权著名经济学家蒙蒂组建技术政府。根据本文的分析,贝卢斯科尼长期执政,与意大利独特的政治文化、政党形态的变迁,以及中右联盟的力量结构密切相关,这些因素都具有较强的稳定性。意大利新一轮大选在即,如果贝卢斯科尼决定亲自竞选,必定仍是中右联盟的领袖,以及总理职务的有力竞争者。

注释:

[1] 统计时间从19467月至20125月。

[2] 史志钦.意大利共产党的演变与意大利的政治变革[J].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1998,2:66.

[3] Giorgio Galli, I partiti politici italiani(1943-2004), Milano: Superbur Saggi, 2001, p. 41.

[4] 【法】热•比布.意大利政党政治[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0:220-221.

[5] Marco Travaglio, Peter Gomez, Gianni Barbacetto, Mani pulite. La vera storia, Roma: Editori Riuniti, 2002, pp.674,704.

[6] 1994年众议院中获得席位的政党分别是:意大利力量党、左翼民主党、民族联盟、意大利人民党、北方联盟、重建共产党以及塞尼名单。意共早在19912月就已经解体,其主要部分组建了左翼民主党,另一部分坚持共产主义理想,组建了重建共产党。

[7] 根据维基百科图片修改而成。http://it.wikipedia.org/wiki/File:Elezioni_Camera_1994.png

[8] 1996年大选,北方联盟脱离中右联盟单独参选。2001年大选,北方联盟回归中右联盟。

[9] 这两次分别是:1994年大选,左民党总书记奥凯托担任“进步联盟”领袖,2008年大选,民主党总书记维尔托罗尼担任中左联盟领袖。

[10] Piero Ignazi, I Partiti Italiani, Bologna: il Mulino, 1997, p.130.

[11] Credazzi Guido, Fini: ecco la Destra democratica,29 gennaio 1995,p.2.

[12] Corinna De Cesare, Bossi presenta le dimissioni irrevocabili al consiglio federale, ora tocca al triumvirato, corriere della sera, 5 aprile 2012.

作者:刘光毅、史志钦

(责任编辑:张泽良)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主管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联系电话:028-86603600 028-86603596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