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各国政党 > 欧美政党 > 文章正文
 
冷战结束以来拉美中左翼崛起的原因和面临的挑战
时间:2014-12-15   来源: 《当代世界》    人气:716
-------------------------------------------------------------------------------------------------------------------

拉美是马克思主义传播最早的地区之一,拉美左翼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有机组成部分。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后,拉美左翼力量一度得到迅速发展。冷战结束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受挫,拉美左翼运动陷入低潮。但随着政治民主化、经济全球化和社会信息化的深入发展,以1998年查韦斯赢得委内瑞拉大选为标志,拉美一批中左翼力量崛起,委内瑞拉第五共和国运动(后以此为基础组建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巴西劳工党、阿根廷“胜利阵线”、乌拉圭广泛阵线、玻利维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厄瓜多尔主权祖国联盟运动、尼加拉瓜桑解阵等不仅先后赢得大选,而且成功蝉联执政。萨尔瓦多法拉本多·马蒂民族解放阵线、巴拉圭“民主变革爱国联盟”、秘鲁民族主义党等中左翼相继在大选中获胜并上台执政。目前,中左翼力量已在十多个拉美国家执政,这些国家的人口占拉美总人口的70%左右,国土面积占拉美总面积的80%多。中左翼强势崛起极大地改变了拉美地区的“政治版图”,其发展前景值得关注。

拉美中左翼崛起的主要原因

一、高举反新自由主义旗帜,适时调整政策主张

多数拉美国家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推行新自由主义改革,这一改革虽在一定时期内改善了宏观经济指数,但产生了严重的负面效应,特别是经济和社会发展失调导致拉美出现了“失去的十年”、“有增长无发展”和“世界上收入分配最不公平的地区”等独特现象。20世纪90年代,拉美年均GDP和人均GDP增长率分别为3.2%、1.4%,贫困人口增加了2400万,一些国家相继发生严重的经济和金融危机。拉美左翼一向反对新自由主义,强调社会公平正义,冷战结束后积极探索替代模式,得到了民众的广泛认同和支持。同时,拉美一些中左翼适时调整了斗争策略,放弃激进立场,并提出了务实、温和的政策主张。如巴西劳工党在建党初期曾提出创建民主、平等的工人政府,不排除用暴力手段夺取政权,建设社会主义。但随着形势发展,劳工党认识到只有转变激进立场才能赢得民众支持,逐渐放弃了激进变革的态度,强调以民选方式参政和获取政权,经济纲领也实现了从“革命性”到“建设性”的转变。20012002年,劳工党制定了温和、务实的竞选纲领,明确承诺不会进行“国有化”等激进变革,最终赢得大选。2011年,秘鲁民族主义党总统候选人乌马拉之所以最终能当选,重要原因之一是吸取了上次选举失利的教训,及时修改竞选纲领,在政治、经济和社会改革等方面不再持激进立场,而是强调“民族主义只是政治理念,而非经济纲领”,并承诺鼓励和保护外资。

二、传统政党治国无方,腐败无能

冷战结束之时,拉美几乎是清一色的传统政党特别是右翼政党当政。但随着冷战结束后政治民主化、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拉美传统政党执政能力明显不足,治国无方。表面上看,拉美是“一片民主的大陆”,实际上各国政府决策力和执行力弱化,无力推行深层次的制度性和体制性变革,无法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难以发挥在参与国际竞争、调控宏观经济、促进经济发展、维护社会公正稳定、消除贫困和改善收入分配等方面的主导作用。同时,一方面,随着拉美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进一步加快,各国社会结构随之发生变化,社会问题层出不穷,如无地农民、印第安人、贫困、失业等都日益严重,而传统政党在满足利益多元化方面力不从心。另一方面,随着社会信息化不断发展,各种政治组织和普通民众表达政治意愿的渠道拓宽,政治议题碎片化,而传统政党在表达民众政治诉求方面的功能弱化,其社会整合能力下降,阿根廷、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玻利维亚等多位总统在民众的抗议浪潮中黯然下台。此外,由于拉美传统政党长期以来自身建设薄弱,缺乏有效的自我监督和外部监督机制,腐败丑闻不断,严重削弱了拉美民主政治体制和传统政党的执政合法性。特别是在推行新自由主义改革、对国有企业实行私有化的过程中,一些党政要员趁机中饱私囊,贪污受贿之风盛行,多位总统因腐败问题被迫下台。在墨西哥革命制度党执政后期,“腐败成了革命制度党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的现象”。

三、美国对外战略重点转移,忽视“后院”

冷战结束后,美国调整地区战略,提出“美洲倡议”,构筑以“政治民主化、经济自由化”为基础的西半球新安全体系。但随着“华盛顿共识”指导的新自由主义改革不断推进,拉美地区贫困、分配不公、社会边缘化等问题日益严重,民众反美情绪上升。“9·11”事件后,美国对外战略重点转移到反恐方面,对拉美承诺的经济援助大幅减少,美拉矛盾增多,关系渐行渐远。

四、左翼执政变革图新,业绩可喜

拉美中左翼上台执政后,不论激进左翼还是温和左翼,均采取了一系列变革措施,强调根据本国国情寻找替代模式,推动民族经济发展;关注民生与社会发展,强调社会公平正义,保持了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赢得民众认可。20032008年,拉美经济年均增长4.8%,人均GDP年均增长3.4%,贫困率降低了10.6个百分点。在查韦斯执政的十多年间,委举行的选举和全民公投有十余次之多,除一次以微弱劣势失利外,查韦斯均以较大优势获胜。在卢拉总统执政的八年间,巴西经济保持了年均4.5%的增长率,外贸总额翻了两番,失业率由11.7%降至6.7%,2800万人成功脱贫。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拉美中左翼政府积极采取应对措施,经济快速恢复增长,巴西、阿根廷等率先摆脱危机不利影响,2011年巴西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

拉美中左翼执政面临的主要挑战

一、 “当家不做主”

一方面,拉美中左翼虽然赢得了总统职位,但因势单力薄往往难以单独执政,必须通过政治利益妥协联合其他政治力量执政。由于联合政府由左翼、中左翼甚至右翼组成,往往相互制衡,政府不能将执政党的竞选纲领完全付诸实践,真正反映执政党的意图,因而显得左翼不“左”,“当家不做主”。另一方面,由于国内政治力量多元,除政党外,还有军队、金融寡头、媒体、家族势力等,总统并没有完全掌握国家权力。目前,多数拉美中左翼政府并没有掌握军队、司法、媒体等部门,它们仍由传统保守势力控制。囿于既有的资本主义政治、经济体制框架,一些拉美中左翼政府在结构性、体制性改革方面难有大的作为,只好“穿新鞋走老路”。

二、模式转型艰难

探索符合本国国情的新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不仅是中左翼对选民的承诺,也是稳固其执政地位的重要保证。但是,经济增长与社会公平系二律背反,模式转型并非易事。一是由于执政联盟内各党各派内部关系复杂,政见不一,缺乏足够的凝聚力和向心力,要将替代模式转化为全民和国家意志短期内难以实现。二是新自由主义改革积弊甚多,而拉美中左翼大多上台执政时间不长,普遍缺乏治国理政经验,探索新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

三、自身建设滞后

首先,从思想建设来看,拉美激进左翼提出的“21世纪社会主义”是拉美各种思想的大融合,尚未形成完整的系统,且集中体现了领导个人的治国理念,而大多数温和左翼尚没有明确的指导思想。巴西劳工党虽明确将劳工社会主义作为指导思想,但并没有完全付诸实践。其次,从组织建设看,拉美左翼多由工会组织、社会运动等发展而来,成分复杂,派别林立,组织涣散。由于自身建设滞后,中左翼上台执政后,政府普遍缺乏强有力的执政党作为后盾,而党内精英几乎悉数进入政府任职,不再担任党的领导职务,导致党内人才缺乏,领导断层,严重影响了党的领导能力、组织能力和社会动员能力。

四、腐败问题凸显

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督机制,随着中左翼执政时间增长,党政要员腐败现象屡见不鲜。卢拉和罗塞芙执政期间,高官腐败不断,政府威信受到冲击。查韦斯执政以来,党内外腐败现象日渐显现,一些党的中高级领导人利用职务之便捞取好处,甚至被反对派称为“玻利瓦尔资产阶级”,影响了党的形象。

五、美国因素制约

作为美国的“后院”,拉美国家与美国的关系千丝万缕、根深蒂固。拉美中左翼执政后,在经济、贸易、金融、安全等领域都有求于美国,而美也绝不会放任其“后院”出现强势反对力量,从而失去对拉美控制与影响。

拉美中左翼应对挑战的主要举措

一、不断稳固执政联盟

拉美中左翼制定了兼容并蓄的联盟政策,在与其他政治力量结盟时超越意识形态差别。巴西卢拉总统执政后淡化意识形态色彩,广泛吸收其他中左翼力量甚至右翼力量加盟,注意平衡各党利益,使重要议案在国会得以通过。罗塞芙总统执政后,不仅延续了卢拉总统的联盟政策,而且进一步扩大了执政联盟。阿根廷总统基什内尔、克里斯蒂娜上台后,潜心经营跨党派联盟“胜利阵线”,稳固了执政地位。

二、积极探索替代模式

拉美中左翼执政后致力于探索替代模式,现已形成以巴西为代表的温和左翼和以委内瑞拉为代表的激进左翼两种模式。温和左翼强调通过对话和磋商实现循序渐进的变革,政治上淡化意识形态,联合其他中左力量;经济上在基本延续前政府政策的同时,进行必要的改革,加强国家的宏观调控作用;在社会领域,加大在减贫、教育、卫生等领域的投入。激进左翼则在政治上主张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通过修改宪法扩大民主,实现“参与式民主”;经济上利用资源优势,加强国家对经济的控制,发展以国有经济为主体的多种所有制形式,加大国家对石油等矿产资源的控制,提高外资进入门槛;在社会领域,加大投入,促进社会公正。

三、着力加强自身建设

近年来,拉美中左翼政党把理论建设、组织建设和能力建设作为当务之急,取得了初步成效。查韦斯整合委内瑞拉左翼政治力量,并于2008年成立了委统一社会主义党。200911月至20104月,统社党召开第一次特别代表大会,通过了党的原则声明、党章和基础纲领等重要文件,确立了党的指导思想和奋斗目标,强调了查韦斯总统的领导地位,完善了党的领导机构和各级组织。20118月,巴西劳工党召开四大特别会议,修改了党章,规定在各级领导机构中男女比例各占50%;各级领导中29岁以下的青年比例需达20%;各级领导在同一岗位上连任不得超过三届;继续推进政治民主化进程,使选举过程更加民主、透明。

四、重视社会组织和媒体

拉美中左翼均重视社会组织的作用,将其作为宣传、动员群众的重要渠道。巴西劳工党提出,要把“劳工党建设成为一个有弹性、有动力、能变通、辩证地与社会组织和运动保持联系的民众组织”。为此,劳工党规定党员必须从与党关系密切的社会组织和运动成员中产生,注意发挥党员也是社会组织和运动成员的双重身份,开展发动和组织群众工作。近年来,媒体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作用日益凸显,拉美许多中左翼总结了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更加重视媒体的导向作用,甚至视其为行政、立法、司法权之外的第四权,加强对媒体的争取工作并尽量利用媒体宣传自己。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关闭多家反对派电视台,加强了对媒体的控制和管理,同时通过“总统,你好”电视栏目阐述其执政理念、方针、政策,并与民众互动,赢得大批民众支持。

对拉美中左翼发展的前景展望

一、仍处于重要的发展机遇期

从内部看,首先是拉美中左翼政府上台后取得了较好的执政业绩,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举措得当,成效显著。其次,一些左翼政党或组织重视和加强自身建设,扩大了政治和社会基础。第三,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玻利维亚等激进左翼推动的修宪改革相继通过,为其继续执政、深化改革扫除了障碍。第四,地区一体化不断取得新进展,美洲玻利瓦尔联盟得到巩固、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正式成立,为中左翼发展创造了更加有利的条件。从外部看,国际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暴露了资本主义的体制性缺陷,为拉美中左翼进一步争取民众支持创造了有利条件。

二、温和左翼模式仍将是主流

虽然拉美中左翼普遍拥有广泛的群众和社会基础,但因多数国家政治上仍恪守议会民主、多权分立、军队国家化、多党政治和意识形态多元化等资本主义政治通行的基本准则,经济上仍采用资本主义的基本生产方式,并不具备激进变革的条件,温和左翼的发展模式似将成为拉美左翼的一种主流选择。为维护执政安全,拉美中左翼政府仍将在现行的经济体制内坚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并适度增加宏观调控,其改革不会脱离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的基本轨道。

三、发展前景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一是拉美中左翼现阶段的探索是在资本主义现有框架内进行的一种尝试,其执政理念、政策主张等受到诸多内外因素制约,且缺少执政经验和人才,其未来发展不会一帆风顺。二是拉美各国均实行多党制和代议制民主,定期进行选举。一旦中左翼政党或领导人在选举中失利,其发展势头或将发生逆转甚至可能从此一蹶不振。三是国家和政党的命运往往系于领导人一身,普遍后继乏人。

作者:陈文学

(责任编辑:张泽良)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主管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联系电话:028-86603600 028-86603596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