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各国政党 > 欧美政党 > 文章正文
 
两场社会运动对美国政党政治的影响
时间:2014-12-15   来源: 《当代世界》    人气:1001
-------------------------------------------------------------------------------------------------------------------

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两党在意识形态、宗教和价值观方面的冲突就不断上升,一些政治共识被打破,中间派的数量大大减少。这一持续了数十年的趋势在小布什总统的任期内没有得到缓解,反而因其在伊拉克战争和国家安全问题上的激进政策而加剧。2008年金融危机使美国社会和政治方面裂痕加速呈现。奥巴马在这一年当选总统,本来反映了美国民众企图克服各种社会裂痕的愿望,但自从奥巴马执政以来,经济复苏的迹象缓慢,与此同时,各种社会矛盾和情绪却强烈释放。

经过多年的沉寂,美国国内的社会运动再次活跃起来。其中,爆发于2009年的“茶党”运动和2011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分别说明美国极右和极左两股力量都试图对美国政治进程施加影响。而这两场社会运动直接在竞选政治、执政理念以及政策主张方面对民主、共和两党形成了冲击,进一步加剧了两党行为的极端化。

美国两场社会运动的爆发及其根源

一方面,“茶党”运动最初是由部分人士对2009年刺激经济复苏计划的抗议发展而来。2009 年初,一些保守派人士开始建立“茶党”的网络组织。[1]20093月,由于美国国际集团(AIG)高层雇员的高额奖金被曝光,“茶党”运动的参与者急剧增加。[2]“茶党”有数以百计的松散团体组成,[3]共同的价值观和政治原则将这个运动凝结在一起,并且得到了共和党右翼组织的资助和指导。“茶党”的主要政治口号就是削减开支、减税和反对政府干预。[4]这些诉求的目标都是反对奥巴马政府执政以来的各项政策,特别是主张废除20103月国会通过的医改法案。“茶党”运动是美国保守主义情绪的回潮,典型的茶党成员以中年高收入的白人男性为主要特征。在短短一年中“茶党”运动就把它的理念传遍了全美,并对2010年中期选举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另一方面,20119月从纽约等大城市发端了“占领华尔街”运动。由于华尔街是美国的金融中心,“占领”这一地点迅速引起了全球瞩目,并以极快的速度从纽约蔓延至全美各地。运动的核心诉求可以归结为抗议华尔街大金融机构的贪婪和胡作非为,并呼吁政府加强金融监管。与“茶党”相反,“占领华尔街”运动明确要求通过再分配的形式来缓解日益严重的阶级矛盾。运动参与的主体是30岁上下,失业或身负贷款,年薪在5万美元以下甚至更低的人。由于运动的参加者要求改革现有的税收制度,提高对公司和富人的税收,增加对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制度的投入,而且抗议活动也得到了全美多个工会组织的参与和支持,因此这个运动带有明显的左翼色彩。“占领华尔街”运动在201110月至11月间掀起了全国性高潮,随后由于天气原因和美国各地警察的清场行动而陷入低谷。

从民众运动的角度讲,“占领华尔街”运动与“茶党”运动有某种相似性,即通过民粹主义的宣泄,逼迫某个政党和部分政治家迁就自己的政治诉求。两者之间最根本的区别在于,“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参加者认为政府有问题的同时也可以解决问题,而“茶党”运动的支持者则通常认为政府不是解决问题的途径,政府本身就是问题。从更深层次的原因来看,两者的出现都是源于美国的经济衰退和更多的人群陷入贫困。这种贫困化对美国社会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造成了极大压力。美国民众中充斥着受挫感和无奈情绪,两场运动都提供了一个宣泄机会和途径。

“茶党”运动与“占领华尔街”运动都是美国草根运动。两者都打出了“非党派”的旗号。共和党在国会成立的“茶党连线”(Tea Party Caucus)[5]也受到了许多茶党活跃分子的批判,认为这是共和党在绑架“茶党”运动。但总的来看,与“占领华尔街”运动相比,“茶党”运动在目标、策略和领袖发挥作用等方面都更有组织性。[6]因此,两场运动在对美国政党的影响力和影响方式方面有所不同,但都推动了两党政治方向的转变。总而言之,左翼民众运动继右翼民众运动出现,表明美国政治极化倾向进一步加剧。

美国政党在两场运动影响下的反应

“茶党”和“占领华尔街”两场草根运动的出现,在短期内都产生了相当强的政治影响力,共和党和民主党两党主要政治人物都进行了大量表态。这加剧了美国社会原本就存在的自由派与保守派的对立。

一、 茶党运动的社会影响力

“茶党”运动在爆发后,有多家调查机构对其影响进行了民意测验。在20091216日《华尔街日报》进行的调查中,有41%的参与者“支持”或“在某种程度上支持”茶党。[7]对于影响力这么大的极右翼思潮,共和党意识到如果善加利用可以获取政治资本,进而将“茶党”的口号作为共和党在2010年中期选举中的口号。在2010年中期选举中,“茶党”支持的140位国会议员候选人全部以共和党身份参选。中期选举的结果使共和党在众议院席位大增,从民主党手中夺回众议院控制权。在众议院新当选的83名共和党众议员中“茶党”人多达60名。民主党虽保住参议院多数地位,但优势被极大地削弱。

众多“茶党”议员进入美国国会对共和党形成了巨大的影响。据《今日美国报》和盖洛普公司联合举办的民调显示,在一份关于共和党领袖考虑茶党诉求到底有多重要的问卷调查统计中,认为非常重要的人所占比例为42%,认为比较重要的占29%。由此可见,“茶党”的基本诉求已经有了相当稳固的民意基础。[8]在关键的投票中,如果“茶党”的利益得不到考虑,足以使共和党议案无法在众议院通过。民主党人则极力将“茶党”人描绘为“政治极端主义者”,称“茶党”主张的诸多建议听似有理却无法操作。

二、“占领华尔街”运动兴起后也迅速在民众中获得影响力

根据路透/益普索公布的民意调查结果,民主党人中有51%的表示赞成这次运动,反对者仅有11%[9]根据《今日美国》报和盖洛普公司的联合民意调查数据,有超过一半的美国普通民众表示听说了“占领华尔街”运动。[10]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对“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态度大相径庭。在民主党中,不少政府官员或含蓄或直白地对“占领华尔街”的动机表示理解或同情。奥巴马总统在2011106日称“这些抗议运动表达了美国人民的不满”。他还借机指责国会中的共和党人,抨击他们阻挠金融监管改革法案的实施。[11]共和党的态度则截然相反,他们抨击奥巴马借阶级战争谋取私利,并将抗议者们称为“一帮古怪的嬉皮士”。共和党和“茶党”运动在政治上是契合的,但民主党和“占领华尔街”并未形成默契的同盟。尽管民主党和“占领华尔街”抗议者在经济不平等和公司责任问题上有着相同的观点,但“占领华尔街”运动不时爆出暴力、蔑视警方和吸毒等问题,让民主党不敢与之过于亲近。尽管如此,民主党中的一些人士力图把这次运动展现出来的力量转换成大选中的选票。民主党国会竞选委员会于201110月发出请愿,寻求党内10万签名者支持“占领华尔街”的活动。[12]虽然“占领华尔街”运动没能像“茶党”那样通过选举的渠道来发挥影响力,但它唤起民主党政府对一些问题的关注,如收入不平等、公司责任、失业问题等。

“茶党”运动和“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兴起极大地加剧了两党的对立程度。这导致有时两党为了获取党派利益做出超越政策目的的对立行为。

国会中两党行为的极端化

近年来美国国会中两党行为的极端化是美国两党斗争之激烈最显著的表现。自从共和党夺回对众议院的主导权以来,奥巴马几乎所有的重大改革议程都受到国会共和党人的强力掣肘。由于受左、右极端思潮的影响,两大政党内部持有激进意见的势力占有一定的比例,即使领导层有意走向妥协,有些议员也不肯保持步调一致。两党政治的极端化导致了更多的立法僵局,主要表现在是否废除医保法案、削减财政赤字与提高债务上限等问题的斗争上面。

一、是否废除医改法案之争

2010323日,奥巴马在美国医改法案上签字,完成了民主党人希望实现“全民医保”的夙愿。而“茶党”运动最初的起源就包括对医改法案的反感。于是共和党谋求以立法的形式废除医改法案,在众议院多次提出废除奥巴马医改法的议案。同时,共和党试图通过司法途径废除医改法案。20118月,设在亚特兰大的联邦第11巡回上诉法院裁定医改法案违宪,使反医改阵营得以将此案提交联邦最高法院。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于2012628日进行了表决,以5票对4票裁定该法案中的“强制保险”措施不违宪。[13]这一裁决令民主党人欢欣鼓舞。但共和党并没有打算在废除医改法案问题上偃旗息鼓,而是继续将这场斗争当做动员本党支持者的利器,为2012年总统大选及国会选举造势。共和党人期待能够赢得参议院多数党地位,以推翻医改法案。因此,民主党和共和党阵营还会继续就医改法案制造话题以拉拢选民。

二、提高债务上限之争

2011516日,美国债务达到国会规定的14.29万亿美元上限。由于84日美国就有一批短期债务即将到期,如果不能在82日提高政府举债上限,将面临违约风险。然而,共和党对于奥巴马政府提高举债上限的企图加以阻挠。其实2010年两党就在政府预算问题上激烈交锋,以两党的妥协暂时避免联邦政府关门。此次共和党则将提高政府举债上限与通过下一年度预算相挂钩。共和党主张可以提高上限,前提是民主党必须同意大幅削减政府开支。民主党则认为,削减开支也要包括削减国防部的开支,而且还要对富人增税。

美国白宫与国会就削减财政赤字与提高债务上限问题进行了数个月的密集磋商,但民主党和共和党在核心利益上立场强硬致使谈判陷入僵局。两党都面临极左和极右派的严重掣肘。在民主党内,对于奥巴马总统可能以裁减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障项目费用为条件,换取对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家庭增税的计划有众多反对之声。共和党不但反对赤字开支,还担心投票同意提高上限将激怒“茶党”的基础选民。

在这场全球瞩目的政治博弈中,“茶党”的力量不容忽视。“茶党”议员要求在大量削减联邦开支的同时反对任何增税行为。2011725日,众议院议长博纳曾提出分两步走提高公债上限方案的版本,但一经提出就立刻遭到了茶党代表的公开反对而流产。[14]直到201182日中午,距离最后期限不到10个小时,奥巴马才正式签署获两院投票通过的提高债务上限议案。[15]根据该法案,未来十年内美国政府需削减2.1万亿美元赤字,以此换取公债上限上调到仅够支持至2012年底的水平。[16]这一法案只说到削减赤字,没提增税,承诺了长期财政改革,却只得到一个短期上调。但即使如此,多位“茶党”议员和地方领袖们仍对妥协方案提出强烈批评。

两党党争在美国政治系统中的扩散

美国政党行为的极端化不仅体现在国会中,也越来越严重地体现在美国整个政治系统中。“茶党”和“占领华尔街”运动在整个美国政治图谱中的影响不容小视。近两年中,美国的选举系统、州政府以及社会治安都涌现出了不同寻常的事件,表明美国政党在左右两股势力的影响下在全国范围内都发生了对抗。

首先,正在进行的美国大选的过程折射出两股草根力量对候选人行为的强大影响。为了争取各自的选民,特别是受“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影响,两党之间围绕社会公平问题的互相攻击越来越尖锐。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抨击奥巴马政府陷于“第三期社会主义癌症”。奥巴马则称共和党人信奉“社会达尔文主义”。2012416日,奥巴马力推的对最富有的美国人征收30%所得税税率的“巴菲特规则”议案在国会参院遭到否决。奥巴马及国会民主党人谴责共和党人“再度选择以牺牲中产阶级的利益为代价保护最富裕阶层减税”。[17]79日,奥巴马敦促国会将针对年收入25万美元以下的中产阶级民众享受的减税政策延期一年,同时中止富人阶层目前享受的减税政策。[18]奥巴马此举是针对11月总统大选决战的一次“战略决策”,旨在将竞选议题从疲软的经济转移到税收公平上。而在共和党方面,罗姆尼于20128月公布了副总统候选人人选,是一位在“茶党”圈子里人气很高的共和党右翼众议员保罗•瑞恩(Paul D. Ryan)。这将进一步加剧美国两党的极端化。瑞恩主张以极端的改革建议和节约建议来解决美国的赤字问题。但在奥巴马和民主党人看来,瑞恩是损害社会福利的企业家。罗姆尼及其竞选团队在战略上断定,这次竞选比的是各自的基础选民。未来的选战将主要围绕削减债务和改革社会保障体系来进行。[19]两党的上述竞选行为表明,两大政党现在并不具备促成妥协的能力。为争取各自的基础选民,各位候选人倾向于强调对立性主张。

其次,威斯康星州州长罢免事件折射出美国两党在地方政府系统内的斗争激烈。2011212日,美国威斯康星州的共和党州长斯科特·沃克(Scott Walker)提出一项工会法议案,希望能够弥补36亿美元的财政赤字。根据该案,除了警察、消防员和州巡警外,威斯康星州、县和地方政府雇员将失去集体谈判权。这导致从214日开始,在工会的组织下,数万民众在威斯康星州议会大厦外抗议,全美各州民众也在各州集会以示支持。[20]威斯康星州的民主党参议员还企图以“集体出逃”的方式使州参议院表决法案时达不到法定人数。65日,沃克在罢免州长选举中击败民主党对手,保住了他的州长官位。这一事件表明,美国两党的争斗已不限于在联邦政府层面,在州政府层面也同样激烈。

再次,民主党议员加布里埃尔·吉福兹(Gabrielle Giffords)遭枪击事件表明美国两党斗争的激烈程度相当严重。201118日,民主党女众议员吉福兹在亚利桑那州与选民举行见面会时遭枪手袭击头部受伤,另外六人丧生。事件发生后,美国人开始质疑是否是两极化的政治活动导致了这一惨剧的发生。吉福兹支持医改法案受到佩林和“茶党”保守派人士的批评。但吉福兹在2010年中期选举中以微弱优势击败了一名“茶党”候选人。在美国众议院20103月通过医改法案后,吉福兹在图森市的办公室就曾遭到破坏。[21]之后接受采访时,吉福兹就曾谈到保守派人士对她的敌意。佩林20103月曾以“瞄准上膛”作号召来鼓动支持者。[22]当中最受争议的便是一张布满瞄准器的美国地图,地图把支持医改的20名众议员列为“狙击目标”。吉福兹当时称,这样的宣传“前所未见”。[23]这一事件充分说明极端思潮在党派互相攻击时可能带来的负面效应。

结论

在极左和极右社会运动的影响下,美国政党行为在奥巴马执政期间变得更为极端化了。政党在美国政治中扮演的角色似乎也比以往更为突出。两党过分利用民粹运动获取选票的行为是一种不稳定的、冒险的发展。共和党受“茶党”运动的影响尤甚于民主党受“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影响。极端主义的政治行为能否取得成功是令人怀疑的。但在大选竞争白热化的2012年,甚至下一任总统诞生之后,都还难以看到美国两党的极端化行为得到缓解。总之,激烈的党派纷争的确导致了决策效率低下,对美国式民主产生了不利的影响,这不符合美国公众对政党和政府的期望。也许到了某个时刻,在选民们奋起反抗并且美国政治体制的功能严重失调的情况下,会迫使政治精英们联手合作。或者某个外部威胁的出现才会促使美国人团结到一起。

注释:

[1] 20092月,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的记者里克•桑特利(Rick Santelli)在节目中表示反对奥巴马政府的房屋救济贷款政策,并呼吁“茶党”再现。于是,很快就有人开始谋划并成立了“茶党”。参见Brian Stelter, CNBC Replays Its Reporters Tirade, New York Times, February 23, 2009, p. B7.

[2] “Thousands of Anti-Tax ‘Tea Party’ Protesters Turn Out in U.S. Cities,” April 15,2009,FoxNews.com,http://www.foxnews.com/politics/2009/04/15/thousands-anti-tax-tea-party-protesters-turn-cities/

[3] 梅根•特鲁戴尔.美国茶党运动分析[J].国外理论动态,2011 ( 8) :77

[4] 参见“茶党”运动的关键组织之一“茶党爱国者”的网站:http://www.teapartypatriots.org/about/

[5] Chad Pergram, “House Gives Bachmann OK to Form Tea Party Caucus,” FoxNews.com,July19,2010,http://www.foxnews.com/politics/2010/07/19/house-gives-bachmann-okay-form-tea-party-caucus/

[6] “茶党”运动的领袖也不是强有力的,这里只是相对而言,很多“茶党”成员根本不认为“茶党”存在领导人,参见Kate Zernike, Unlikely Activist Who Got to the Tea Party Early, New York Times, February 28, 2010, p. A1.

[7] Susan Davis, WSJ/NBC News Poll: Tea Party Tops Democrats and Republicans,December16,2009,http://blogs.wsj.com/washwire/2009/12/16/wsjnbc-news-poll-tea-party-tops-democrats-and-republicans/

[8] Lydia Saad, “Americans Believe GOP Should Consider Tea Party Ideas,” Gallup,January31,2011,http://www.gallup.com/poll/145838/americans-believe-gop-consider-tea-party-ideas.aspx

[9] “Most Americans Aware of Wall Street Protests: Reuters /Ipsos,” Reuters, October12,2011,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1/10/12/us-usa-wallstreet-protests-poll-idUSTRE79B6V120111012

[10] “Most Americans Uncertain About ‘Occupy Wall Street’ Goals,” Gallup, October18,2011,http://www.gallup.com/poll/150164/Americans-Uncertain-Occupy-Wall-Street-Goals.aspx

[11]NewsConferencebythePresident,October6,2011,http://www.whitehouse.gov/the-press-office/2011/10/06/news-conference-president

[12] Daniel Strauss, “DCCC Asks Supporters to Sign Petition in Support of OccupyWallStreet,”October10,2011,http://thehill.com/blogs/blog-briefing-room/news/186467-dccc-asks-supporters-to-sign-petition-in-support-of-occupy-wall-street

[13] Adam Liptak, “Justices, By 5-4, Uphold Health Care Law,” New York Times, June 29, 2012, p. A1

[14] “US Debt: House Vote on Republican Spending Cuts Delayed,” BBC, July 29, 2011, http://www.bbc.co.uk/news/world-us-canada-14328183

[15] 标准普尔公司85日将美国长期主权债务评级从最高级AAA降为AA+,这是自1941年标普开始主权评级以来美国的主权评级首次下降。参见“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Long-Term Rating Lowered To 'AA+' Due To Political Risks, Rising Debt Burden; Outlook Negative,August 5, 2011, http://www.standardandpoors.com/ratings/articles/en/us/?assetID=1245316529563

[16] Jennifer Steinhauer, “Debt Bill Signed, Ending Crisis and Fractious Battle,” New York Times, August 3, 2011, p. A1.

[17] Kim Dixon, “Buffett Rule Fails Senate Vote in Tax Fight,” Reuters, April 16, 2012,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2/04/16/us-usa-congress-taxes-vote-idUSBRE83F1AC20120416

[18] Public Papers of the Presidents, Barack Obama, “Remarks on Tax Reform,” July 9, 2012, http://www.presidency.ucsb.edu/ws/index.php?pid=101338&st=&st1=

[19] Michael D. Shear, “Ryan Brings the Tea Party to the Ticket,” August 12, 2012,http://thecaucus.blogs.nytimes.com/2012/08/12/ryan-brings-the-tea-party-to-the-ticket/

[20] Monica Davey and Steven Greenhouse, “Big Budget Cuts Add Up to Rage in Wisconsin,” New York Times, February 17, 2011, p. A1.

[21] Ben Quinn and Paul Gallagher, “US Congresswoman Gabrielle Giffords Shot as Six Die in Arizona Massacre,” Guardian, January 9, 2011, http://www.guardian.co.uk/world/2011/jan/08/gabrielle-giffords-shot-tucson-arizona

[22] Max Fisher, “Did Sarah Palin's Target Map Play Role in Giffords Shooting?”TheAtlanticWire,January10,2011,http://www.theatlanticwire.com/politics/2011/01/did-sarah-palin-s-target-map-play-role-in-giffords-shooting/21575/

[23] Ewen MacAskill, “Gabrielle Giffords Shooting Reignites Row over RightwingRhetoricinUS,”Guardian,January9,2011,http://www.guardian.co.uk/world/2011/jan/09/gabrielle-giffords-shooting-rightwing-rhetoric

作者:沈鹏

(责任编辑:张泽良)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主管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联系电话:028-86603600 028-86603596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