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党务党建网--www.scdwdj.org.cn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热点专题 > 六中全会 > 文章正文
 
公共文化服务若干界说辨识
时间:2012-10-09   来源: 2012-10-8 北京日报    人气:522
-------------------------------------------------------------------------------------------------------------------
公共文化服务若干界说辨识
 
  近些年来,公共文化服务成为学界研究的一个重点问题,但是,究竟什么是公共文化服务,公共文化服务的具体内涵有哪些,政府在公共文化服务中的作用是什么,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认识。这里对这方面问题略作探讨。
 
  ■关于公共文化服务的几种界说
 
  一是“文化福利”说。不少人把公共文化服务仅仅视为一种“文化福利”,认为公共服务等同于公共福利,作为其中一种的公共文化服务向民众提供的便是“文化福利”。对于“文化福利”合理性的论证又主要基于人们的文化需要,认为生活于社会之中的人不但具有经济方面的需求,而且还有文化方面的需求,人们文化需求所获得的满足程度便构成人们的“文化福利”。然而,需要引起思考和注意的是,一旦把公共文化服务视作一种“文化福利”,那么,公共文化服务的实际运作往往也会像其他公共福利制度一样,难以克服自身这样一个“惯习”:即相对缺乏民众公共文化需求的表达机制和参与的环节。
 
  二是“文化民生”说。为了强调公共文化服务的重要性,有的人还提出了“文化民生”的说法。所谓“文化民生”,就是把为人民群众提供基本的文化保障作为民生问题的一个重要方面,摆在与解决人民群众最基本的“吃穿住行”、医疗、教育等问题同样重要的位置。类似的说法还有:为了强调文化的重要性,有些部门提出“文化也是重要生产力”的观点,或把文化纳入经济范畴来论述。这样的论述,从表面上看好像强调了文化的重要性,实际上削弱了文化的自主性、独立性,以及它相对于经济更为基础的作用,尤其是它的社会治理功能。
 
  三是“文化权利”说。即把公共文化服务当作公民应该享有的一项基本权利。在“文化权利”说的基础上,我国提出“加快建立覆盖全社会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从而“维护好、实现好、发展好人民群众的基本文化权益”。有学者认为,“文化权益”与“文化权利”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二者的差别在于,“文化权益不仅包括文化权利,同时也包括文化利益”。在笔者看来,无论是“权利”还是“权益”,其实质都是一种个体化的概念。这种个体化的概念,如果没有一定的公共意识和公共精神的规约、引导,往往会变成一种对公共性的消解力量。在当下,若只是一味地强调“权利”,而忽视担当与之相应的“责任”,必会造成权利与责任的失衡。文化权利同样也是一种个体化的概念,与之相对,文化无疑是一个公共性的范畴,公共文化服务也具有公共性特点。用个体化的文化权利来论述公共性的文化服务,在逻辑上也说不通。
 
  ■关于公共文化服务的实质和主旨
 
  笔者认为,把公共文化服务等同于一般的公共产品和公共福利,或把公共文化服务视为公民应该享有的基本权利,都没有把握住公共文化服务的实质和主旨。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公共文化服务的实质就是建构公共性,在转型社会中,它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社会治理功能。因此,把“治理”引入公共文化服务,从文化治理的角度重新审视公共文化服务的内涵,就会发现公共文化服务既是文化治理的一种形式,也是文化治理的一项内容。
 
  首先,公共文化服务涉及资源分配、社会整合、政治认同,而这些无疑都属于“文化治理”的议题。换言之,公共文化服务本身是政府文化职能转变的表征,政府文化职能的转变是现代政府治理的一个重要义项。传统政府的文化职能主要是进行意识形态、主流价值等方面的宣传和教育,以及对于文化事业和文化市场的行政管理。公共文化服务作为现代政府的一项主要职能,除了为民众提供文化性公共服务(产品)以外,更主要地是通过它培育公民精神、建构文化认同,在认同、协商的基础上达成和谐治理。现代性治理需要依赖认同、说服和协商,公共文化服务可以在文化治理中扮演更加积极的作用。
 
  其次,公共文化服务还体现在政府(供给者)与民众(消费者)之间的关系上。通过公共文化服务,实质上促进了二者关系的互动和重新建构。一方面,政府通过公共文化服务这种软性治理的方式,使得民众在享受公共文化服务之中,潜移默化地增强了对政府的合法性认同,达到了政治整合的效果;另一方面,民众在享受公共文化服务、参与公共文化生活的同时,也可以从中生长出公民的理性精神,达到社会整合的目的。
 
  再次,公共文化服务涉及政府、社会和市场多元主体关系以及这些关系的协调和合作,也体现了现代社会合作治理的精神。作为现代政府的一项重要文化职能,公共文化服务理应由政府承担和主导,但是政府主导并不排斥市场的机制和社会的参与,而是要积极顺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和现代社会治理的要求,充分发挥市场、社会的作用,使其共同参与到公共文化服务之中。要在公共文化产品的生产、供给和公共文化具体服务中,引入市场机制,优化公共文化资源的配置,鼓励社会捐资、企业投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拓宽支持公益性文化事业建设的途径,建立灵活高效的投融资机制,形成资金来源多渠道、投资方式多元化的新格局;要鼓励社会力量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大力支持民办文化机构、社会文化团体、非盈利公益性社会文化组织发展和文化志愿者队伍建设,最终形成政府、市场和社会三个主体之间良性互动和有效合作的机制,以及网络化的社会治理结构。
 
  最后,公共文化服务也有赖于政府体系内部的资源整合和功能协调,促进政府自身治理结构的转变,形成合作、共赢的政府治理结构。仅从我国现有的公共文化服务涵盖的内容而言,它需要文化、广电、新闻出版、信息、财政等部门的协调和合作,只有这些部门之间真正建立了合作式治理结构,才能达到公共文化服务的最佳价值。
  (吴理财  作者为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院教授)
(责任编辑:施静)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四川党务党建网 All Rights Reserved.www.scdwdj.org.cn
 

主办单位:四川天府党务党建信息服务中心

 
 

主管单位: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联系电话:028-86603600 028-86603596 投稿邮箱:scdwdjw@163.com

 
后台管理 你是第 位访问者 茶叶网